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807章 葬礼前夕

第807章 葬礼前夕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78更新时间:2018-12-28 06:58:29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邬琪华每一句邬生,都让人痛彻心扉。

  因为咚咚,因为眼前的状况,不止是苏梨没有好好哭过一次,就是邬琪华,除了最先接到消息,不也都和苏梨一样忍着。

  一忍就是半个月。

  她熬了半个月,憋了半个月。

  直到终于病倒,才不再压抑自己,才得以宣泄自己的感情。

  苏杏明明都没见过邬生,却因为苏梨和邬琪华也哭成了泪人。

  原本她还想劝苏梨月子里不要哭了,最后她自己都变成了泪人。

  看看还在襁褓中什么也还不知道的咚咚,苏杏背对着人,也想哭一场。

  咚咚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气氛影响,邬琪华病倒后,一直很乖,连哭都没哭过一下。

  邬琪华半夜开始发烧生病,第二天打上针,退下来一些,可是很快又发烧了。

  帮忙看病的医生,也是胡同里的老熟人了,让苏梨他们不要着急,慢慢治吧。

  针打了,药也不能吃太多,就只能物理降温。

  这一天,邬家一天都是低气压。

  到了傍晚,唐陌放学回来后,想办法让眼睛都红肿得不行的苏梨去休息,接替了看顾邬琪华的活。

  邬琪华烧得糊涂,开口闭口就要邬生,唐陌不厌其烦拉着她的手答应着。

  “小骗子,你是我大孙子小陌,不是邬生。”

  晚上八九点的时候邬琪华清醒了一点,睁开眼睛看到唐陌,拍了拍他的手。

  “小陌啊,以后你就像你荣爷爷一样去当个科学家...不对,是去当个物理学家,别去当兵了。”

  邬琪华拉着小陌的手和他断断续续唠叨。

  “你爸爸这样走了,你妈妈就够可怜了,别让她也像我一样......”

  “我听你的,奶奶,我都听你的。”唐陌拼命点头。

  “乖,听话。”

  邬琪华满脸欣慰,眼泪却又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你爸爸要是也和你一样听话,他也就不会这样早就走了....邬生啊...”

  邬琪华哭着哭着,人大概又迷糊过去了。

  唐陌跪在邬琪华床边,拉着她的手,黯然神伤。

  邬琪华的枕头底下露出一角照片,唐陌伸手扒出来看了一眼,叹了一口气。

  都是邬生的照片。

  有邬生小时候不多的照片,还有年少时的,刚入伍时眉飞色舞穿着军装嘚瑟的样子。

  更有他不久前孕吐时的狼狈模样。

  这是邬琪华的收藏,之前她应该没少看,特别是夜深人静无法入睡时。

  唐陌沉默的将照片塞回了枕头底下。

  “小陌啊,你快去吃饭,别饿着了...”

  邬琪华眼睛闭着闭着,忽然睁开眼,看了一眼唐陌忽然叮嘱。

  “好,奶奶,我会去吃的。”唐陌急忙答应。

  结果却发现邬琪华又闭上眼睛了。

  刚才她压根就没彻底清醒。

  唐陌怔怔看着邬琪华,看着她鬓角的斑白,看着她眼角的细纹,眼睛慢慢红了。

  他的奶奶,之前那么爱开玩笑那么调皮,总是开他玩笑逗他,他还叫过阿姨的奶奶,原来真的老了。

  人老了,有时候并不一定是因为年纪,因为岁月流逝。

  就如同邬琪华,在短短半个月,在短短一天之间,就这样如此迅速的衰败衰老下去。

  他们家真的变成孤寡老人了......

  唐陌眼底慢慢露出沉思,还有熟悉的坚毅,似乎下了什么重要的决定。

  做好饭的苏杏,刚叫小陌先吃饭,荣良工就来了。

  “我来看看邬姐。”

  “荣爷爷,你来了,我正好要吃饭,那就麻烦您帮忙照看奶奶了。”

  “麻烦什么。”荣良工手里还端着一个搪瓷小锅,盖着盖子。

  “我给你奶奶熬了点粥,正好喂她吃点。”

  “哎,那麻烦您了荣爷爷。”

  荣良工摇摇头,进了邬琪华的房间。

  邬琪华还在发烧,烧得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嘴里发苦,哪里能吃粥。

  荣良工想尽办法也没将粥喂进去。

  邬琪华倒是被他折腾得清醒了一点。

  看到荣良工,邬琪华倒是不喊邬生了,可是照旧哭得厉害。

  “荣良工...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是我要辜负你了...对不起.....”

  邬琪华断断续续哭着,道歉着,

  荣良工看着邬琪华的眼泪,静默不语。

  唐陌本来要进去,却只是在门口站了片刻,之后转头去看妹妹了。

  邬琪华病倒的这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第二天,邬琪华的状态依旧不算好,还是烧,一天迷迷糊糊的还是低烧,一直到第三天温度才真正降了下来。

  之后陆续养了好几天才慢慢恢复了。

  这一病,虽然挺伤身的,可是医生说病倒了反而好。

  不然郁结于心,对身体更不利,病了就是发出来了。

  苏梨听了后怕不已,对苏杏更是感激。

  如果不是苏杏来了,邬琪华肯定连病都没机会病了。

  邬琪华病倒,荣良工大概也急,等退烧下来,他的嘴都起泡了。

  而苏梨因为邬琪华病那天跟着哭太多,之后精神一直都不大好。

  苏梨状态不好,邬琪华又这样,荣良工唐陌被逼着去上班上课,苏杏一个人可真忙不过来。

  幸亏,邬夏回来了。

  邬生出事前,邬夏好巧不巧的回去老家那边了,原本是去附近出差的,离家近就回去了一趟。

  没想到就传来邬生出事的消息,邬奶奶受了刺激一下子病倒了。

  病逝特别严重,差点没直接就跟着邬生去了。

  病危通知下来,怕连邬奶奶最后一面都见不到,邬冬也顾不上苏梨他们这边,连夜从学校被叫了回去。

  邬奶奶年纪大了,本来身体就一般,这一病倒好几次差点没去了。

  后来还是想看一眼咚咚,想送走邬生,才又挺了过来。

  邬奶奶还要再养一养,邬冬就留在家里了,倒是邬夏知道邬琪华也病了,想办法赶了回来。

  邬家上下老小,都病倒了。

  好在最后又都撑了过来。

  等邬琪华痊愈,苏梨剖腹产的伤口算是差不多都恢复时,做月子也接近尾声了。

  苏梨精神身体也恢复了许多,只是却越来越爱发呆发愣了。

  不止苏梨,邬琪华唐陌都是如此。

  因为苏梨出月子之时,也就到了邬生的葬礼之时。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