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805章 花开花落

第805章 花开花落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25更新时间:2018-12-28 06:58:27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房间里的苏梨听着客厅的动静,听着那呜咽哭声,轻轻拍着怀里的咚咚。

  “睡吧,咚咚,好好睡吧。”

  咚咚吃饱了,在苏梨的轻拍中慢慢睡下。

  苏梨听到邬琪华扶着荣良工开门出去的声音。

  而客厅里的哭声也越来越小了。

  想来大概...是哭得伤心睡下了吧。

  苏梨看着咚咚的睡颜,听着客厅里的声音,目光慢慢转向了窗外。

  窗外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到。

  什么也看不到好啊,她就需要这样什么也看不到的安静的黑夜。

  邬生已经走了这么多天了,她终于...终于有了可以好好的尽情的哭一哭送一送他的机会了。

  苏梨轻柔的将咚咚放下,盖好被子。

  亲了亲她的嫩嫩的小脸蛋,顿了顿,又亲了一下。

  她的一次,邬生的也算一次。

  苏梨亲完起了身,将吃完的桌子端了出去。

  客厅里如同她所想,娃娃脸三人和唐陌都东倒西歪躺在了客厅地毯上。

  苏梨拿了被子给他们盖上,去厨房下了一碗面,端回了房间。

  关上房间门,苏梨将面放在了桌子上。

  随即她找出邬生的照片。

  再次看到邬生,苏梨嘴角忍不住勾了勾。

  “这么多天没见,真的想你啊。”

  苏梨轻轻**着邬生的照片,最后才放在了桌子上,放在了那碗面条前。

  “你最喜欢吃的鸡蛋面,给你做了一碗,可惜你吃不到了。”

  “你就看看闻闻味吧,反正...你也不够吃。”

  苏梨一边擦泪一边笑。

  之后又站起身,东翻翻西翻翻,找出了邬生喜欢吃的零食,还找了一杯酒。

  “吃的也给你,还有酒。”

  苏梨对着窗倒了酒,“我本来应该陪你喝一杯的,我也很想喝,不过我还在做月子,就不喝了。”

  “我喝了我可能没醉,咚咚却要醉了,为了你的宝贝女儿,你就忍一忍吧。”

  苏梨笑着侧身,看看照片,“看到咚咚了吧?”

  “你千盼万盼的女儿咚咚,长得很像你啊,也像我,现在看着就特别漂亮,以后长大了也肯定漂亮。”

  咚咚在睡梦里吐了两个泡泡。

  “咚咚也和你打招呼呢,你看到了吧?”

  苏梨呼出一口气,“我就说你肯定就在我身边呢,我就一直感觉你还在,还在我身边。”

  “你放心,以后我会好好养大我们咚咚的,也绝对不会让那些小白脸骗走他,只有找到一个像你一样好的,我才让她嫁。”

  苏梨叨叨絮絮,和桌子上的邬生说着话。

  “我这些天想你想得很,可是身上没带照片,想看一眼也没用,好在今天终于回来了,以后我就可以经常看你和你说话了。”

  “不过妈在的时候可能不行,我就找妈不在的时间和你说。”

  苏梨看着邬生的眼睛,仿佛能听见他说不要哭,然后满脸心疼的样子。

  “我也不想哭的,可是谁让你不在呢,我以前一想起你就笑,可我现在一想起你,就忍不住哭。”

  “就算笑着呢,最后也会忍不住哭,都是你的错,谁让你对我那么好。”

  “对我那么好,就一辈子对我好啊,现在...又....”

  苏梨哭得有点大,伤口就抽得有点疼。

  她缓缓吸气,“你之前说生孩子都能帮我生能帮我疼,没有你帮我,我真的好疼好疼啊。”

  “可最后还没能生下来,还是剖腹产的,要是你在,一定不会的对不对?”

  “我也就像普通人一样可以哭可以喊疼了,可是你没在,我都没能喊,因为我怕你更疼...”

  苏梨泪眼模糊,用袖子擦了泪,凑近照片。

  “我都哭成这样了,你还笑,就知道笑。”

  “我跟你说,小陌他转学回原来的学校了,他现在可懂事了,还和我道歉呢。”

  “他还叫你爸爸了,你要听到就好了,现在他叫你你也听不到。”

  “他之前一直和你睁咚咚的小名,结果却没要圆圆了,直接叫了咚咚。”

  “他可喜欢妹妹了,以后啊,他会像之前说的一样做到的,你就放心吧。”

  苏梨嘿嘿笑了一下,“大家不是说了吗,长嫂如母,长兄如父,小陌以后会当好哥哥,做到长兄如父的。”

  “他们年纪也差了十二岁,在古代可不就是都到了可以结婚的年纪吗?”

  “那些生孩子早的,差不多真的都可以当爸爸了。”

  “小陌他今天还喝酒了,喝得有点多了,是和他的张叔叔喝的。”

  “要是你在,肯定是等他大了带着他喝,教着他喝对不对,不过我想了一下,小陌要是醉了,你肯定会笑话他的,你就是这样坏的一个人...”

  “是啊,你就是这样坏的一个人,丢下我和咚咚,明明说好让我们等你回来的。”

  苏梨的眼泪噼里啪啦掉下来。

  “说好的一定在咚咚出生前回来的,现在都过去这么久了,你还没回来。”

  “骗子,邬生你这个骗子,说好白头偕老,你却走得这么早。”

  “让我怎么办,你留下我让我怎么办?”

  苏梨泣不成声。

  “你答应过我要回来的...答应过我的...”

  “你为什么不回来,戒指也被你弄丢了,是不是连回家的路都找不到了。”

  苏梨抬头看向窗外。

  “如果...如果你白天回不来,你晚上回来也行啊。”

  “就到我的梦里,在梦里和我见见也行啊,你为什么不回来呢....”

  “我连做梦都梦不到你,你就不知道去和人学学怎么托梦....”

  漆黑的窗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听了苏梨的话,竟然慢慢的飘下雪来。

  飘飘扬扬,雪花还越来越大。

  就如同那一天,收到邬生牺牲消息的那一天。

  苏梨的哭声慢慢停止了。

  “是你...是你回来了吗?邬生?”

  是邬生回来了吧......

  苏梨擦干了泪,仰着头静静看着那雪花。

  慢慢的,苏梨脑海里想起了初遇邬生的那一天。

  都要看不清的黑脸,眼睛却煜煜发光,那样明亮。

  如同一道光,就此落在了她的身上。

  可惜.....一切成空。

  倾尽繁华,繁华落尽,尽成殇。

  落尽灯花,灯花落尽,尽成怅。

  苏梨的心,寂然无声。

  她的青春将在25岁这一年结束。

  “花开花落,花落花开。”

  这也许会是形容她下半生最好的句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