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804章 喝醉

第804章 喝醉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48更新时间:2018-12-28 06:58:27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像我呢,我爸爸以前和我说过,我小时候一直吃手来着,长到几岁还吃手,大拇指都被我吸得小了一截。”

  苏梨放下碗道,“那时候为了治我的毛病,我爸在我手上涂过花椒和辣椒。”

  苏爹用这样的方式,苗凤花就简单干脆得多,直接就打。

  苏梨小时候没少因为这挨打,这些事情离得太遥远了,她也就隐约有点记忆。

  “那咚咚可得现在就开始纠正。”邬琪华凑近咚咚,“听到了没啊,咚咚。”

  咚咚露出无齿的笑,把邬琪华稀罕得不行。

  苏梨看着他们笑,抬起碗逼着自己喝下去,目光慢悠悠落在了房间上。

  这房间苏梨不陌生,是老房子这边的新房。

  当时虽然他们不住这里,不过这里都是布置过的,被子啊这些都是换了新的。

  大红被,还有大红囍字,一进来就是喜气。

  苏梨邬生没在这住过几次,不过对这房子也很喜欢。

  两套被套床单换着来,还都是红色,只是大红和浅红的区别而已。

  结婚后这房间一直都保持着喜气洋洋的样子。

  那一天等邬生回来时,这房子也是这样的,不过这次回来...却一切都变了。

  老房子里里里外外贴的囍字,还有红底对联都被撕了,全部换成了白色。

  屋子里也是,大红色的被子都换成了蓝色白色。

  入目所见,没有一点红色了。

  完完全全将红色换成了白色了。

  苏梨看着默然又难受。

  她、唐陌、邬琪华、荣良工谁都没说过,可是都默契的都着素了。

  鲜亮的衣服颜色再没上过身,到了面前可以穿的都是素色的白色的衣服。

  连同咚咚的也是。

  早前买好的那些鲜嫩漂亮的颜色再没上过身,都是挑的素色白色,没有都新买了。

  都在为邬生守孝。

  为邬生守孝啊。

  守孝...守孝....

  早前在医院不明显,回到家里就明显了。

  苏梨深呼吸,不再继续想,而是转移注意力去听客厅那边的声音。

  “他们吃得还好吗?”

  邬琪华侧头看了一眼,“喝了酒,应该好着呢,就让他们好好吃一顿吧。”

  都这么久了,大概都没好好吃过一顿。

  “嗯。”苏梨点了点头。

  客厅这边确实喝上酒了。

  因为他们需要酒。

  娃娃脸他们三个不说,荣良工也喝上了。

  喝了酒,如同邬琪华所说,气氛确实好了一点,也开始吃东西了。

  唐陌陪坐,履行了主人的责任。

  看着他们没酒了就倒酒,又招呼他们夹菜,脸上满是认真。

  娃娃脸看了他半响,忽然拿过一边的空杯子,也倒上了一杯酒。

  “来,小陌,你也要长大了,该学着喝酒了,喝一杯。”

  如果众人皆醉我独醒,今晚注定难受,何不也喝一杯,好好发泄发泄。

  这个孩子...压力不比他们小。

  娃娃脸将酒杯递到了唐陌面前。

  唐陌看着怔了一下,第一反应就是拒绝。

  “我不喝了叔叔,我喝不了,我还小呢。”

  他年纪小,苏梨一直不让他喝酒,他喝过的酒就是以前邬生带着去喝的果酒。

  可面前的不是果酒啊。

  娃娃脸顿了顿,一口闷了那酒,“那就去拿点酒精度高的果酒,那个你总能喝吧。”

  他说完还真找了出来,然后给唐陌倒上了。

  “好了,可以喝了,喝吧,没事,试试看你的酒量。”

  唐陌刚要回头去看房间,怕苏梨听到,娃娃脸似乎知道他的想法。

  “别去看你妈妈奶奶了,没事的,她们不会说你的,不让你喝醉就是了。”

  娃娃脸笑了笑,看着唐陌犹豫接过酒杯。

  唐陌看着酒杯,其实...也有点冲动。

  娃娃脸鼓励看着他,“没事,喝一口试试。”

  唐陌小心的试探喝了一口,差点没被呛。

  虽然是果酒,带着果香还酸酸甜甜的,可是也带辣又辛啊,喝下去就一冲。

  可是唐陌看着娃娃脸他们哈哈大笑闷了一杯时,他忽然觉得酒...确实是好东西。

  吃了点菜,唐陌又端起喝了一口。

  连唐陌都喝了,其他人更不能少。

  唐陌拿出了三瓶白酒,最后都下肚了,那果酒也尽数进了他肚子里。

  好在一桌菜也下肚了。

  他们吃饭喝酒,却一直挺安静,就是正常的聊两句然后走杯。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半个多小时后。

  苏梨和邬琪华这边吃完了,正围着咚咚乃呢,就忽然听到客厅里传来一大声喊的声音。

  “我去看看。”邬琪华急忙站了起来。

  结果一分钟后,邬琪华就回来了。

  “有点喝高了喝醉了,小陌也喝了点,眼睛都是红的。”

  邬琪华说完才坐下,外面就传来了一声压抑的哭声。

  这只是一个讯号,接下来就是越来越多的哭声。

  伴随着‘老大’的喊声。

  酒从来就不能消愁,借酒消愁愁更愁。

  只不过借酒能发泄一下也是好的。

  一开始还能听到唐陌的劝解声,可是没多久,唐陌的劝解声也变成了哭声。

  伴随着‘爸爸’的哭声,混杂在成年人的哭声中。

  哭声都不高,可是却足够压抑。

  邬琪华的眼睛已经红了。

  “这些孩子...怎么就喝醉了呢,我出去看看。”

  邬琪华起身出去,就看到荣良工站在客厅,正看着这边。

  他的眼睛也是红的,只是还不算烂醉,应该还保持着理智。

  邬琪华松了一口气,“你们也不少喝点,都喝醉了...”

  邬琪华话还没说完,人就被拉到了温暖熟悉又陌生的怀抱中。

  “琪华,邬姐...”荣良工抱着她,仿佛要将她嵌入怀中。

  “荣良工,你放手。”邬琪话的眼泪瞬间决堤,却咬着牙说道。

  “我不放,我不能放...”

  荣良工喃喃,不断收紧手臂。

  “不要推开我,邬姐,我可以等的,不管你要多久,我都可以等的,只要不推开我。”

  邬琪华推着荣良工的手,顿然就失去了力气。

  他果然...果然都知道。

  也是啊,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的态度呢。

  邬琪华心中酸涩难当,想开口却不知道说什么。

  “我都可以等的...”荣良工又说了一句,长长呼出一口气抱着邬琪华不动了。

  这一夜,这一晚,这屋子里的人,都是伤心人。

  娃娃脸唐陌的哭声还在继续,邬琪华荣良工都感受到了肩膀上的湿意。

  一屋子的伤心人,泪流成河。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