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799章 也许还活着?

第799章 也许还活着?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68更新时间:2018-12-28 06:58:24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邬琪华和苏梨叨叨絮絮说起了之前的事。

  “邬生那些战友啊,一个个的悄默默的来,我也不知道他们来了多少人,邬生的领导也来看过你,来了几茬,都抱了咚咚。”

  “还有李红芹她们还帮你守夜,邻居也都来了,他们送的鸡蛋全部加起来啊,你一天吃十个都吃不完。”

  这个时候月子里送东西大头就是鸡蛋。

  土鸡蛋好吃营养,而且也放的住,埋在粮食里半年也坏不了,不像饲料鸡下的后世的那种,很容易坏。

  邬琪华说,苏梨就静静听着,等咚咚吃饱了,邬琪华抱着他拍拍背出了气,让她躺在旁边了,苏梨才终于问了邬琪华她最想问的问题。

  “部队里还是没其他消息吗?邬生还是...还是....”

  还是说他去了吗?还是没找到人吗?

  难道就没有一点其他的消息吗?

  苏梨明知道不可能,还是抱着那一点点可能性问。

  邬琪华自然知道苏梨说的什么,摇了摇头。

  “没有,他们...已经找遍了,到昨天还在找,可能今天才撤回来。”

  邬琪华也知道这个问题是必然谈到的,犹豫了一下就回答。

  “部队里已经在准备追掉会了,考虑到你的情况,还有我和小陌的意见,可能...可能一个月后再举行。”

  这是她和唐陌一起去部队商议的结果。

  本来不应该拖这么长时间,可是谁让情况特殊呢。

  苏梨作为邬生的妻子,作为未亡人,不可能缺席。

  苏梨要出席,她自然想等苏梨的身体养好,出了月子才去。

  不然苏梨的情况,可能直接在追掉会上倒下,伤神又更伤身体。

  时隔一个月,不管是苏梨还是她,也许都能接受这个现实,也许都能平静一些。

  邬琪华没将这些考虑告诉苏梨,也没机会告诉了。

  因为苏梨好不容易停下的泪,因为这两句话又被勾了出来。

  或者说,根本不用勾。

  于苏梨来说,只要想起邬生,伴随的一定是眼泪。

  眼泪,很多时候并不受自己的控制。

  “追掉会...追掉会...”

  苏梨喃喃重复着,从未想过自己竟然就要参加邬生的追掉会了。

  她重复着,无意识的去摩挲去找手上的戒指,结果却一下子摸了个空。

  苏梨脸色一下子变了,“戒指,我的戒指呢?还有邬生的,邬生的戒指...“

  邬琪华急忙拉住她的手,“别急,别急,妈给你收着呢,在这。”

  邬琪华急忙从兜里拿出装好的戒指,放在苏梨手中。

  邬生的戒指,因为之前苏梨晕倒,掉在了部队那边,是那些战友捡到后给送来的。

  那天那么乱,好在戒指好好的,没有被踩坏弄坏。

  苏梨看着手里的戒指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在。”

  苏梨急忙将自己的戒指戴上。

  戴完就看着邬生的戒指发起呆来。

  看到戒指,苏梨不可避免的就想起了那无名指。

  一想起来,苏梨的心就忍不住颤抖。

  她的邬生,她的邬生这样离去就算了,还只留下...只留下那么一根指头吗?

  连全尸都没有.....

  苏梨想起了,邬琪华自然也想起了,她的手不受控制的颤抖,努力让自己不去想,而是岔开话题。

  “苏梨,邬生的戒指,不然你给我,我给你收起来。”

  拿着邬生的戒指,每天看着不是睹物思人,那每天都得哭。

  这可不行啊。

  苏梨真的不能哭,坐月子哭了,以后有得罪受的。

  “妈,你就让我拿着吧,我找根项链戴起来,戴在脖子上。”

  苏梨回过神来就拒绝,想了想又有些犹豫。

  “妈,你说这戒指不然还给让邬生带走,给他戴上。”

  邬琪华听了心里就一抽,“戴什么,你留着不然我留着。”

  她不能去想那指头,一想到心就抽。

  苏梨深呼吸又深呼吸,“我就想戒指陪着他下葬也好,不然我怕他难过。”

  什么都没了,只剩下那么一根手指,结果还没能戴戒指,多残忍。

  “你别说了,苏梨,你别说了。”

  邬琪华听着终于崩溃。

  “妈,对不起,是我的错。”苏梨急忙道歉。

  “你不用道歉,我就是难过,就是难过啊...”

  邬琪华摇头不已。

  苏梨闭了闭眼,“我总觉得...总觉得邬生没死,他不可能丢下我们的。”

  就一个手指头,说不定其他还好好的呢,真是没找到人而已。

  真的,可能邬生真的没死呢。

  他不是那么容易死的人,不可能就这么无声无息死了的。

  苏梨脑子里疯狂想着,没忍住和邬琪华说了。

  邬琪华深深叹气摇头,“苏梨,不可能的,部队那么多人都找不到他,而且和他一起的那个战友都那样了,连直升机都支离破碎了,他一个血肉之躯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还活着。”

  邬琪华死死拉住苏梨的手,“苏梨,你别这样想了,别这样折磨自己,就...就接受事实吧。”

  这世上比绝望更痛苦的是带着希翼的绝望。

  如果没有一点希望,绝望到底了,绝望过后也许还能慢慢走出来,可是带着希翼就不是了。

  绝望的现实,又不可避免的想着希翼,那种折磨可想而知。

  那些白发人送黑发人,那些丢失了孩子的家长为什么那么痛苦就是因为如此。

  如果确定孩子没了,家长会痛不欲生,可是因为知道结果,可能还没那么折磨痛苦。

  可是孩子生死不知,也许死了,可是又可能活着,那种痛苦绝望挣扎才是最可怕的。

  邬琪华认识一个朋友,那个朋友的女儿,上高中时忽然失踪了,留下了可能遇难的讯息,可是就是找不到尸体。

  找不到尸体,是不是被人杀害也不知道,凶手不确定,什么都确定不了。

  案件陷入死胡同,人失踪了,没有踪影,尸体也没有。

  她的父母就一直找一直找,找了许多年,一直在挣扎痛苦。

  直到后来找到了遗骨,这对夫妻才终于走出了绝境中。

  安葬了女儿后,他们虽然痛不欲生,可是到底平静了很多,至少没之前那么折磨了。

  邬琪华不希望苏梨处在那一对夫妻那样的处境。

  虽然她也痛不欲生,可是她还是要告诉苏梨,邬生死了,接受这个现实吧。

  和她一样最希望邬生活着的邬琪话都没肯定自己的话,苏梨眼底的光一点点暗淡了下去。

  最后不管心里怎么想,她也没说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