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792章 都是命

第792章 都是命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89更新时间:2018-12-28 06:58:19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看着妹妹小小的软软的小手,唐陌心中软得一塌糊涂,可一番似是豪气又似是责任的沉重感也油然而生。

  叔...爸爸没了,他得长大,照顾保护好妹妹,保护好妈妈,还要照顾好奶奶。

  唐陌的眼睛,从之前的慌张无措迷茫伤痛中,一点点变化,透出了一股不符合年纪的坚毅。

  邬琪华看看唐陌又看看咚咚,慢慢的呼出一口气。

  这一切...大概都是命。

  为什么邬生找了苏梨,而苏梨偏偏带着个唐陌。

  才结婚,邬生就多了一个这么大的儿子,大概也是老天的安排。

  邬生走了,留下幼儿寡母,可唐陌很快会长大。

  不用多少年,再过三四年,十五六岁的少年,也是小大人了,在古代都可以成亲当父亲了,也可以独当一面了。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唐陌也可以早点当家了。

  唐陌长大了,这个家也就撑起来了。

  邬琪华满心复杂,抬手轻轻拍了拍唐陌的肩膀。

  接下来的时间,两人除了看苏梨,就一直看着咚咚。

  没办法,只有看着咚咚,他们才能暂时忘记其他,能笑得出来。

  咚咚睁着眼睛看了他们一会,最后张开小小的嘴打了个哈欠后,没一会就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睡得呼呼的,可香,时不时动动小嘴巴。

  怎么看都看不够,怎么看都都好看。

  邬琪华和唐陌一直看咚咚睡觉都看得目不转睛的。

  等差不多要到十二点了,苏梨还是没有醒来,他们才急忙去找了医生。

  医生过来看了情况,也没办法,只能等着说让苏梨自己醒来。

  这个时候也没必要,非得用药让苏梨醒来,那样对苏梨的身体更不好。

  苏梨暂时没有危险,暂时不醒来也没办法了。

  邬琪华和唐陌,草草吃了荣良工端来的饭后,开始想一个严峻的问题。

  咚咚醒了吃什么?

  咚咚出生了,可不是以前那样苏梨吃什么,她也就等于吃什么了。

  她醒来可是要吃奶的,可是苏梨又没醒,该怎么办呢?

  邬琪华刚想到这个问题,从外面回来的荣良工默默的递给了邬琪华一袋奶粉。

  “苏梨如果还不醒,就暂时让她喝这个。”

  邬琪华接过后,看着荣良工表情满是复杂。

  荣良工从昨晚到现在,一直在一边忙碌着。

  他话不多,也不硬插话,可是他一直一边默默忙碌,张罗着一切。

  若不是他,她和唐陌沉浸在伤痛中,还不知道怎么乱了。

  “谢谢你了。”邬琪华低声道谢。

  “谢什么。”荣良工看看时间,“琪华,你们先在医院这边,我回家一趟,把东西收一收再拿过来。”

  “你之前不是收拾好了苏梨生孩子时要用的东西吗?还要不要添加什么东西?”

  邬琪华恍然,“对,应该要去拿那些东西的,看我糊涂的...”

  她拍了拍脑门,“没有什么东西添加的,我也想不起来,你回去看着帮忙拿吧。”

  “那行,我先回去,最迟三四点就赶回来了,你有事就联系我。”

  荣良工细细叮嘱。

  “好。”邬琪华犹豫了一下,“今天就麻烦你了,等送来了东西你就回去休息吧,还得上班呢。”

  “再说吧。”荣良工并不觉得他这个时候能放下邬琪华去上班,不过为了避免她费神也就没多说。

  荣良工叮嘱完,和医生护士打好招呼就走了。

  邬琪华愣愣目送荣良工离去,看着门口发愣。

  本来...本来一切都计划好的,他们都谈婚论嫁,甚至都差不多定了结婚日期了,可是......

  可是...该怎么办呢?

  如今...一切都打乱了。

  他们之间还能有美好的未来吗?

  如果邬生在,她可以悠哉哉过自己的日子,没事帮着带带咚咚,逗着她玩玩就好。

  可是现在....可是现在......

  邬琪华的眼睛,越来越暗淡。

  早前她容光焕发精神抖擞而被忽略的细纹,此刻密密麻麻爬满了眼角,一夜之间,邬琪华老了好几岁。

  她没照镜子,更不知道她原先一头乌黑的秀发,鬓角已经爬上了青丝。

  一夜之间,爬满了。

  怎么也拔不完了。

  可邬琪华也不会去拔了,邬生的离世,注定让她再也变不回那个无法容忍白发,每次注意到都要拔掉的赶时髦的老太太。

  邬生,她的邬生,她的儿子邬生......

  邬琪华想到邬生,眼泪迅速爬上了眼眶。

  她的邬生啊,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他走前,她也只是接到了电话,连面都没见到。

  她甚至都没能和他好好多说几句话,最后还嫌弃他唬他...早知如此,那一天,她无论如何也该回来,回来看一眼邬生的。

  不,是早知如此,她应该回来,拼了命也阻止邬生去的。

  不管什么大义什么责任,她首先是个母亲啊。

  邬琪华的眼泪,哗啦啦流下。

  她背对着唐陌,死死控制情绪,压根不敢回头,就怕唐陌看到了难受。

  可邬琪华不知道,唐陌早就看到了。

  更不知道,背对着她的唐陌,不知何时也转过身,背对着她看着窗外。

  窗外什么也看不到,他转过去,只是因为脸上的泪。

  不管是邬琪华还是唐陌,他们此刻都有一个通病:

  不能独自发愣,注意力不能不集中。

  只要心神放空,只要独自发愣,眼泪变会不受控制的不请自来,无法控制。

  邬琪华的内心,随着邬生的离去,已经千疮百孔,或者说已经空了一个大洞,这辈子都无法补回来了。

  这一个空落落的大洞,会一直跟着她,直到她死去。

  这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留下的后遗症,无药可解。

  若是能痛痛快快哭出来,尽情悲伤也还好,可是对如今的邬琪华来说,连这都成了奢侈。

  她连这个都做不到,因为她的心神要放在新生的孙女身上,要放在还昏迷不醒的苏梨身上。

  这对邬琪华何其残忍。

  同样的,对邬琪华又何其幸运。

  因为有了孙女,因为有苏梨唐陌要操心要看着,让她的心再次有了牵挂,有了希望。

  因为这牵挂,因为这希望,让她还有活下去的动力,不会一味沉浸在哀伤中伤身伤神。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