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789章 难产(下)

第789章 难产(下)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19更新时间:2018-12-28 06:58:18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别晕过去...打起精神来...”

  苏梨耳边传来医生的声音,竭力睁大眼睛。

  从醒过来开始,苏梨就强迫自己忘了所有,只想专心生产,生下她和邬生的孩子。

  唯一的孩子。

  她就算拼死,也要把孩子生下来,让孩子健康长大。

  因为这是邬生的骨血,可能是邬生最后的骨血。

  苏梨竭尽全力保持清醒,唯一的念头就是生下孩子。

  原本想拼着这么一口气生下来的,可是生孩子却没那么简单。

  疼,前所未有的疼,让她原本就少有的力气原来越小。

  那种疼痛,让她忍不住想大哭大喊想崩溃。

  “邬生,邬生,邬生,我疼.....“

  她心里一遍遍呐喊这,可是没人回答,没有邬生。

  没有了邬生,苏梨每一次张嘴,最后都没能发出声音。

  邬琪华看她不出声,又紧张有心疼,都急坏了,却不知,苏梨也想哭也想叫,可是她最后却没有。

  因为邬生已经不在了,邬生不在了,从此以后再没人那样心疼她,再没人分了她的痛,一切都只有她自己承当。

  邬生不在了,她只有坚强起来,只有忍受着这些疼痛,省着力气,将力气用在生孩子上。

  她没资格喊了。

  那个会不知不觉被邬生宠成娇气的会喊痛的苏梨,再也娇气不起来喊不出来了。

  苏梨咬着毛巾一次次,一次次揪住床单忍耐,忍耐着疼痛过去。

  传单被抓得变形,身上的衣服全部被汗湿。

  苏梨就这样一直熬到了天渐亮,熬了一夜。

  可是情况依旧没有进展。

  苏梨一次次掐自己,让自己保持清醒,可是到最后,连掐自己都已经没用了。

  她慢慢感觉到了冷,越来越冷。

  眼前也一阵阵发黑发虚。

  “医生,孩子什么时候可以生出来...”

  苏梨拿下嘴里的毛巾,呐呐问医生。

  医生已经顾不上回答她了。

  两个医生蹙眉交谈,表情不是很好。

  “...到现在宫口才开了三指,还一直出血,产妇状况又不好,根本不能熬不到工口全开,就算开了,怕也是没力气生,再这样下去,会越来越危险的。”

  “出血很严重吗?”

  “一直在出,按照我的经验,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就算侥幸生下来,也会大出血。”

  “这还是最好的状况,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最大的可能就是...”

  一尸两命。

  医生不用说,已经心知肚明。

  “你的意思是...剖腹产吗?”后来的医生问。

  “如果止不住出血的话,剖腹产也不一定能扭转情况。”之前一直看着苏梨的医生沉声。

  “不管什么情况,得尽快和家属说。”后来的医生道。

  “唉...”医生叹了一口气,“她老公是军人,听说出事了,就是这样才被刺激到了,这个时候和他们说也是...”

  他们的对话,苏梨听得断断续续迷迷糊糊。

  她拍打着床,使劲抬头去看,嘴里尽量大声喊。

  “医生...医生,孩子还好吗?孩子什么时候能出生...”

  苏梨说着控制不住的打颤。

  医生终于听到她的声音过来看了一眼,面色微变,再看看苏梨打颤,面色更是大变。

  “医生...”苏梨听不到回答,又叫了一声。

  她还想说话,可最后还是被越来越冷的黑暗淹没。

  “病人,病人能听到我说话吗?”

  医生叫了几声无果,产房内气氛大变。

  产房外,邬琪华和唐陌荣良工,就那么坐着等了一夜。

  斜对面的那一家,一直听着里面的产妇喊痛,听得椅子很烦躁。

  听不到苏梨声音的邬琪华和唐陌,更加烦躁不安。

  他们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熬过去这度日如年的这一夜的。

  等清晨来临,外面的雪慢慢停下,天空渐渐亮起来时,耳边传来了一声响亮的婴儿哭声。

  两家人一起猛地站了起来,异口同声。

  “是桂娘生了吗?”

  “是苏梨生了吗?”

  “是妈妈生了吗?”

  异口同声过后,就是默契的看着产房门口。

  最后却是隔壁的门开了,护士抱着一个襁褓出来,“李桂娘的家属在哪里?”

  那男人和婆婆欢天喜地迎了上去,“是小子还是姑娘啊?”

  和他们这边欢天喜地对比明显的是邬琪华唐陌这一边。

  他们失望不已,满脸失望坐下。

  “也不知道苏梨怎么样了...”

  邬琪华话音刚落,这一边的产房门也猛地被打开了。

  邬琪华唐陌如同弹簧一般弹了起来,“医生...”

  不等他们开口,医生已经沉声开口道。

  “孕妇晕过去了。”

  “什么?”邬琪华差点没一屁股坐地。

  “她还有大出血征兆,又没有力气生产,可能需要进行剖腹生产。”

  医生停顿了一瞬,“手术需要家属签字同意,你们谁来签?”

  她的目光在邬琪华和荣良工身上看。

  邬琪华退后两步稳住自己的身体,“只有这一条路了吗?”

  这个时期剖腹产还没那么多,都是不得已危险的情况才有的,接受度还不高。

  “如果再拖下去,病人和孩子都只会更加危险。”医生陈述事实,“越拖越危险。”

  唐陌在一边忍不住了,“为什么现在才提出要手术,我妈都疼了那么久了,如果要手术就该早点手术,为什么拖到现在危险了才通知,她都熬了这几个小时了!”

  唐陌怒而出声。

  苏梨怀孕后,邬生查了无数孕妇资料,生产的资料也不少。

  唐陌跟着听过看过,也专门查过。

  苏梨在现代见多了越来越成熟的越来越多的剖腹产,还和唐陌谈过,所以唐陌也了解。

  因为了解,所以他才更心疼更愤怒。

  妈妈都疼了这么久了,然后告诉他们危险要剖腹产是什么意思?

  那不就是无端受了生产和手术两种痛苦啊,而且主要是她说了危险,是拖到危险了才......

  唐陌的话和视线,让医生都有些狼狈,“按照医院的规定,还有正常情况下,剖腹产都是无法顺产才通知的。”

  这个时候,不像后世,病人在事先就可以自己选择。

  医生深吸一口气,“孕妇的情况不好,需要你们尽快做出选择并签字...”

  她的话还没说完,助产护士急匆匆走了出来,“医生,病人出血控制不住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