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788章 难产(中)

第788章 难产(中)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254更新时间:2018-12-28 06:58:17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唐元宵已经近两天没吃饭没休息了,眼睛里布满血丝,木着脸无声无息站在一侧,侧耳听着产房那边的动静。

  苏梨进去,外面只有邬琪华和唐陌,老的老小的小,他得等着看着,看能不能做点什么。

  邬琪华唐陌他们完全想不到唐元宵这个人,也没有精力想。

  荣良工端来两碗面一碗红糖鸡蛋,邬琪华根本顾不上那碗面,端着红糖鸡蛋就往产房去。

  孕妇生孩子是力气活,红糖鸡蛋这样的医生是不会拦着的,甚至是鼓励吃的。

  可是苏梨她吃不下,她也吃不了。

  邬琪华送去的红糖鸡蛋,不过是放在一边罢了。

  邬琪华忧心忡忡回来,唐陌失魂落魄,荣良工拿来毯子将他们裹起来,他们也任由摆布。

  而那两碗面,也注定是白做出来的。

  因为他们都吃不下,他们哪里有心情吃。

  荣良工没办法也只能放到旁边不管,坐在一边陪着他们等。

  不远处的对面是其他等待的家属,一个男人一个老人家,看样子是婆婆和丈夫。

  产房里面时不时传出来痛苦的喊声,每喊一次,男人就看一眼,坐如针毡。

  “怎么还不出来,还一直这样喊。”

  男人有点烦躁。

  “生孩子可不能这样喊啊,喊多了没力气...不过生孩子都要喊,都忍不住。”

  那个婆婆叹口气安慰男人,“没事,别担心,她怀像一直很好,只是没那么快而已。”

  邬琪华无意识听着他们的对话,忽然道。

  “苏梨怎么没出声?”

  唐陌和荣良工就一愣,随即侧耳听,心中一惊。

  是啊,苏梨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无声无息呢。

  女人生孩子都是疼得死去活来的,不管是谁,都不可能不出声的,喊着哭着才是正常现象,就如同旁边产房里的。

  她就一直在叫在骂在哭,这才是正常现象啊。

  邬琪华猛地起身,去拍产房的门。

  “苏梨,苏梨你还醒着吗?医生,苏梨还醒着吗?她的情况是不是不好?为什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半响后,门从里面开了,医生的脸露了出来。

  她眉头紧锁,表情不是很好。

  邬琪华还没说话,就听到苏梨虚弱的声音。

  “妈,我醒着呢,没事,你别担心。”

  邬琪华松了一口气,“是不是特别疼?还有没有力气?你疼的话就叫出来,没事的啊,妈和小陌还有你荣叔都在外面,你别怕。”

  “我不怕...”苏梨才回了半句,后面似乎就因为太疼,被压抑的呼吸声代替。

  “好了,家属就在外面等着,有什么情况会和你们说的。”

  医生很快关上了门。

  邬琪华还想说话,却已经来不及,她张张嘴想再开口,又怕饶了苏梨心神,就又闭了嘴。

  邬琪华转头就看到唐陌站在一边脸色惨白。

  “小陌,你怎么过来了。”

  邬琪华脸色一变,急忙推着唐陌往木椅去,“是不是被吓到了?”

  她拍着唐陌的背,“没事啊,没事,别怕,生孩子都是这样的。”

  唐陌鼻尖仿佛还充斥着那血腥味,还有医生满是血的手,也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奶奶,我...”

  唐陌想说话,可是最后却压根说不出来,猛地抱住邬琪华。

  “奶奶,我怕。”

  声音里满是脆弱和害怕。

  邬琪华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也一下子被他勾了出来。

  “没事的,没事的,你妈妈会没事的。”

  她何尝不想哭,此刻于她于唐陌,就是真正的昏天地暗。

  可她连哭都不能好好哭一哭,还未从邬生的消息中缓过神,苏梨又徘徊在鬼门边。

  老天不公啊.....

  邬琪华只想问问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们。

  邬生已经被他们收走了,苏梨和孩子,总算要他们好好的吧?

  如果连苏梨和孩子都出现意外,她怎么办?唐陌怎么办?

  邬琪华和唐陌两眼泪婆娑,可顾忌着产房里面的苏梨,连哭都不敢哭,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

  如此压抑的哭声,反倒让人更心酸。

  荣良工站在他们两旁边,拍着他们的肩膀,使劲抬头抑制泪水。

  斜对面的那母子两都被镇住了。

  他们看着邬琪华他们,想了又想干巴巴好心安慰。

  “会没事的,会好好生下来的...”

  荣良工勉强对他们点点头算是道了谢,将邬琪华和唐陌带回了椅子这边坐下。

  “老天保佑,一定要苏梨他们母子平安,我愿意折十年二十年的寿...只要苏梨孩子平安。”

  邬琪华双手合十,顶着脑门闭着眼喃喃,已经被逼得从来不信这些的她都说出了这种话。

  唐陌埋着头,听着邬琪华的声音,死死咬住唇陷入了自责中。

  对不起叔叔,是我错了。

  对不起妈妈,是我错了。

  我不应该不听话,不应该任性,不应该不听你们的话非得转学,让你们伤心。

  唐陌自责又无助,他之前总和邬生争来争去。

  邬生在的时候,他没觉得怎样,直到邬生不在了,他才知道邬生对于他们代表着什么。

  唐陌前一段时间那样反常,实则也跟邬生有关。

  和苏梨之前想的一样,唐陌一方面觉得邬生好,结婚也好,更喜欢妹妹。

  可是另外一方面,看着苏梨和邬生那样期待妹妹,感情那样好,心里又难受。

  他日渐长大,更知道父母对孩子代表着什么。

  他不叫邬生爸爸,除了不习惯也是别扭。

  他甚至自怨自艾过,他的亲生父亲在他没出生前就死,唐元宵虽然还叫着爸爸,可是不生活在一起,也和一般意义上的爸爸相差甚远。

  而邬生名义上也是他的爸爸,算起来他有三个爸爸,可是却没一个是真的爸爸。

  他看着那些同学的爸爸妈妈,不是不羡慕的,也羡慕思语有个特别慈祥可亲的爸爸。

  这些复杂的想法,让他的心情变得很奇怪。

  一方面喜欢邬生,喜欢新家,一方面又会别扭,心里会有遗憾,这样矛盾的心态让他的行为也开始矛盾。

  世人常说,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唐陌此刻完完全全体验到了。

  邬生是他们家的天,撑起他们的一片天,他在这片天下却不知道不知道他的意义。

  邬生完完整整承担起丈夫,承担起了父亲的责任啊。

  而自负已经长成大人长成男子汉的他离承担起一个家的责任...还那么远,那么远。

  唐陌内心的复杂忏悔,邬琪华的痛哭,身在产房里的苏梨都不知道。

  她已经没时间注意那一些了。

  她已经疼得整个人都是恍惚的。

  一阵阵无法形容言语的疼痛,不停歇的朝她下来,她浑身大汗,如同脱了水的鱼,张着嘴艰难呼吸着,艰难挺着,却越来越恍惚。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