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787章 难产(上)

第787章 难产(上)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241更新时间:2018-12-28 06:58:17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荣良工一直陪在一边,他脸色也很晦暗,毕竟他曾经的妻子,就是因为生孩子一尸两命的。

  他竭力冷静,看着邬琪华,还要注意着唐陌。

  荣良工自认识唐陌以来,他都是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最狼狈的时候不过是看到唐陌英雄救美的时候。

  可此刻的唐陌,那样的无助恐惧,还有脆弱。

  如果苏梨真出什么意外,唐陌会变成什么样子,荣良工也不知道。

  今天一天一夜,过得却仿佛比一年还漫长,事情接踵而来,无暇迎接。

  荣良工怎么也没想到邬生竟然会这样走了,这个消息,将所有的欢声笑语和幸福画上了句点。

  他亲眼看着邬琪华一瞬间憔悴下去,仿佛徒然间老了几岁,她这些日子眼里发着的那些光,也一同暗淡了下去。

  荣良工心中剧痛,恨不能将这些痛苦都揽过来让他来痛。

  可是却不能,也做不到。

  “邬姐,你和小陌在这里守着,我去想办法弄点吃的来,苏梨如果能吃下东西,说不定会有力气。”

  荣良工的话,让邬琪华回过神来。

  “对,对,我怎么没想到呢,是要给苏梨做点吃的,做点红糖鸡蛋吃一吃。”

  邬琪华打起精神,看看时间,“那就麻烦你了。”

  “麻烦什么,你们好好待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很快回来。”

  荣良工叮嘱完看邬琪华点头,才匆匆忙忙离去。

  转了个弯,他就看到了走廊上站着或坐着的眼熟的管大江他们。

  一看到荣良工,大家立刻站了起来,“生了吗?”

  他们问的几乎要异口同声了。

  荣良工看着他们有感激又复杂,“哪里有那么快,才进去的。”

  他回答完,欠身感谢他们,“谢谢,真的谢谢你们。”

  他们之前身上好多人连军大衣都没穿上就跟着跑出来了,这一路下来,雪化的化,身上基本都是潮的。

  这大冬天的,虽然进来医院暖和了些,可是还是可以想见他们的冷。

  荣良工怎么能不感谢这群可敬可爱的他们。

  荣良工这样慎重,大家都立刻让开摆手,说不用谢,一个个的都有些不自在。

  “我们就是想等着消息,可站在那边又太不好,才在这里守着。”

  管大江解释了一下。

  将人送到后,他们是可以回去的,管大江也让大家回去了,可是谁也没走。

  大家都不愿意走,管大江也没办法。

  荣良工能理解他们说的不太好的意思,生产这件事又不是可以控制时间的,不管白天还是三更半夜说来就来了。

  产房里不止苏梨,产房外也还有其他的家属在等候。

  管大江他们如果站在那,实在太显目了,感觉确实是不大好。

  “一时半会...怕是不会有消息,生产一般没那么快的。”

  荣良工作为过来人道,“这医院里又冷,其实你们可以先回去,这边一有消息就会和你们说的。”

  大家沉默了,不过最后到底还是不想走。

  荣良工着急且没办法,也就不多劝了。

  他转身要去忙,走了两步又回头和管大江道,“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管大江想也不想同意了,还叫了一个战友一起。

  荣良工再次道谢,他请管大江帮忙,除了确实需要帮手外,主要是他需要引路人。

  他不认识路,怕一会找不回来。

  荣良工再回来,已经是差不多半小时后了,有管大江在一旁帮忙,他借了厨房食堂,做了红糖鸡蛋。

  另外还出钱买了食堂的面条,煮了一大锅热气腾腾的面条,盛了两碗给邬琪华和唐陌外,其他却是给管大江他们的。

  荣良工还和医院借了一些干净的毛毯,也都是给他们的。

  管大江和那个战友,一人抬着一大锅面条,一人拿着毛毯,心里又是感慨又挺不是滋味的。

  他们到底给人添麻烦了。

  他们觉得不好意思,荣良工还觉得自己做得有限。

  面条都煮了,不能浪费,最后他们就裹着毯子,吃了那一锅面条。

  吃下去后人身上从里到外的暖和了起来,可是苏梨这边还是老样子。

  一直等下去也不是办法,过了一个小时,管大江再过去看,看他们还在,叹了一口气又劝了一遍。

  这次,管大江他们沉默了一下后答应了。

  他们还是回去的好,不在这添乱了。

  他们在是因为着急关心,可是他们在这,也不可能不让人在意。

  荣良工他们的情况已经这样了,还要分心来照看他们,他们心里也不是滋味。

  凌晨三点多近四点,管大江和荣良工打了个招呼后,带着人一起回去了。

  他们走后,他们之前所待的位置,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

  浑身泥烂满身狼藉的这个人,不是谁,正是唐元宵。

  唐元宵比苏梨他们之前得到邬生牺牲的消息。

  记忆觉醒后近一年期间,唐元宵不显山露水,却因为工作出色上级越发重视,不久前晋升了一级,跨入校官行列。

  就在他一点点平复自己的心情,准备好好祝福苏梨邬生,而自己专心忙碌时,邬生牺牲的消息,毫无预兆的传了回来。

  唐元宵第一反应自然是不可能,消息错误了。

  因为不说其他,上辈子邬生可没有经历这一茬,更没有死。

  上辈子,他死的时候,邬生还活得好好的,怎么可能死呢?

  唐元宵不相信,正好他也在休息,二话不说就踏上了寻找邬生之旅。

  他那时候没多想,只想可以的话,将邬生救回来。

  邬生不能出意外,不然身怀六甲的苏梨该怎么办?

  这是他唯一想到的。

  他就那样去了,结果却毫无所获。

  或者说,只获得并确认了邬生真的牺牲的消息。

  唐元宵心越来越沉,不敢置信加复杂的悲痛,让他差点没疯,再之后,他以最快速度返回了。

  他担心苏梨担心唐陌。

  结果他的担心成真了。

  唐元宵赶回来,听到的就是苏梨悲伤过度晕过去,还生产的消息。

  听到这消息,他差一点没站稳,之后怎么赶来医院的他都不知道。

  他脑海里控制不住的回想起十余年前的往事,崔韵当年就是生唐陌没熬过去的。

  崔韵当年的情况和苏梨不大一样,又异曲同工,唐元宵太知道这个时候苏梨生产的危险了。

  当年崔韵一直沉浸在悲伤中,后来生下唐陌就走了,唐元宵就感到了深深的自责和无力。

  如今,时隔十余年,他再次感受到让人绝望的无能为力。

  苏梨就在产房里生死间徘徊,可他却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做不了,甚至连面都没法露。

  只能躲在暗处挣扎自责无能为力,只能这样...等着。

  等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