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785章 肝肠寸断

第785章 肝肠寸断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09更新时间:2018-12-28 06:58:15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递给苏梨戒指的是部队里的领导,最是器重邬生。

  当然,除了他,所有大大小小的领导都来了,还有一些老首长。

  李献却没在里面,因为他听到消息就直接晕了过去,被送到医院抢救后,到现在也还没醒。

  “请节哀,我们永远不会忘记邬生的功劳,也永远不会忘记他的牺牲。”

  “部队里已经在准备追掉会,他新的晋升认命已经下发,在他牺牲前就已经确定了,他是我们国家最年轻的将军。”

  “我们会一直铭记,也会让所有人铭记他,他是我们所有人的英雄。”

  领导红着眼对着邬琪华和苏梨说道,“你们也是关荣的英雄家属,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会代替邬生照顾你们。”

  苏梨摇头,“都不需要,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邬生要活着,只是一个戒指而已,我不相信他死了。”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不相信。”

  苏梨一辈子也不会相信邬生死了的事实。

  邬琪华在一边已经泣不成声,“苏梨,你别这样...别这样。”

  “没事的,妈,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苏梨抬头,“不是有遗体吗?我要去看,去确认。”

  根本就没有遗体,所谓的遗体只是一部分,那样的...怎么能让苏梨看见。

  家属会疯的。

  邬生的坟墓都只能立个衣冠墓而已。

  大家都阻止苏梨,可是不管是谁都没能阻拦住苏梨,邬琪华和唐陌也没办法。

  最后苏梨终于见到了放在冰块里已经变色变样,看着甚是恐怖的手指。

  苏梨只看了一眼,就被唐陌蒙住了眼。

  可是这一眼...已经够了。

  苏梨心中大恸,肝肠寸断。

  她捂着胸口椎心泣血,却完全失去了声音,连哭都忘记了。

  “妈,你呼吸,呼吸。”唐陌大急,和邬琪华荣良工一起,要将苏梨扶出去。

  苏梨却猛地扑上去抱住装着冰块手指的铁盒子不放。

  她甩开唐陌和邬琪华,忽然力大无比。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我要给邬生戴戒指。”

  “这是邬生的戒指,我们天天戴的,他每天都戴着的,你们怎么能把它摘下来。”

  被甩到一边的邬琪华和唐陌,听着苏梨说的话只觉万箭穿心。

  “苏梨...”

  “妈...”

  两人同时喊了一声,凄然无比。

  “妈,你别这样,我们走吧。”唐陌爬过去去抱住苏梨。

  “放开我,我要给邬生戴戒指。”

  苏梨目光发直,拿着戒指,正要去拿手指戴,被抱住后立刻挣扎。

  “苏梨,你别这样,我们快出去吧。”

  邬琪华反应过来,也上前去抱住苏梨。

  站在一边的领导迈开头不忍看,急忙挥挥手,让人去拿了那铁盒回来。

  苏梨看见他们过来抢盒子,脸色大变。

  “放开,不许拿!”

  她用力挣扎起来,邬琪华和唐陌两人因为她的肚子顾忌着,不敢用全力,最后竟然又让她给挣脱了。

  苏梨扑上前再次抱起了那铁盒,死死抱住后,低头看着那手指,看着那手指上即便变样得厉害还是可以看出长期佩戴而留下的戒痕,泪如雨下。

  从邬生那一次求婚到她答应,偷偷买来戒指给邬生戴上开始。

  邬生基本都在戴,苏梨所见,从来没离过手,不管白天黑夜。

  从对戒再到结婚金戒指,戒指在变,戴的地方却没变。

  这么多年下来,不管是她的还是邬生的,手上已经有了戒痕。

  这个戒痕,曾是他们的甜蜜,说好了一辈子不摘下的。

  她曾无数次摩挲过这里,摩挲过这手指。

  可现在...即便手指要腐烂了,戒痕犹在,可戒指却被拿了下来。

  “这是邬生的戒指,你们为什么要把戒指拿下来,为什么要拿下来...”

  “为什么要拿下来...”

  苏梨的哭声问声,在场的无不动容,亲自拿下戒指的领导红了眼想说话,可最后张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苏梨哭着,低头看着紧紧攥在手心里的戒指,就要再次给手指戴上。

  邬琪华扑上去嚎啕大哭。

  “苏梨,我们出去吧,出去吧,求你了,我们回去吧,你别这样,别这样啊。”

  别这样一刀刀的戳她的心窝子啊。

  她怎么忍心,怎么忍心看苏梨给戴上戒指。

  怎么忍心......

  “苏梨,妈从没求过你,这一次妈求你了,我们出去吧...出去吧....”

  唐陌咬了咬牙,去掰苏梨紧抱着铁盒的手。

  苏梨听着邬琪华的哭声,怔愣了一下,转回头泪眼朦胧看向她。

  邬琪华哽咽,“你听得到妈说的话了对不对,苏梨,我们出去,我们出去,我们就让邬生安心上路吧,好不好?”

  苏梨听着悲不自胜,摇着头终于发出了声音,“不!”

  这一声,悲痛欲绝。

  “不,不要,不好,妈,不要,邬生,邬生,邬生会回来的。”

  唐陌的手一抖,本来差不多挖回来的铁盒,再次落到了苏梨怀中。

  苏梨死死抱着铁盒泣不成声:

  “邬生说好要陪我一辈子的,他说好让我等他回来的!”

  “邬生他没死,他不会死的,他答应过的事从来都会实现的,他不可能死的!”

  苏梨这一哭,让在场的人眼睛再次湿润。

  管大江狠狠抹了一把脸,“嫂子,您别这样,老大他不是故意丢下你们的。”

  “不,我不相信,不可能,不可能的,邬生不可能死,你们谁也不许说。”

  “他知道我和孩子还在等着他,他说好回来的,说好的这是最后一次的!”

  “他说过的话,我每一句每一字都记得,记得清清楚楚。”

  苏梨的哭声,一声声,撕心裂肺。

  “我都记得的...他说过的话,我都记得的。”

  邬生说:苏梨,我答应你,这是最后一次,我最后一次这样走,你放心,我这次回来,一定给你和孩子安稳的生活,给你们最好的一切。

  邬生说:我会长长久久陪着你们,谁也不能欺负侮辱你们,让你们安安稳稳幸幸福福。

  邬生说话时的一幕幕,还在苏梨脑海中清晰无比。

  他走的时候的样子,也依旧深深刻在她脑海里。

  她织的毛衣打的手套,她准备的惊喜,都还留在那被子里,等着他掀开呢。

  他怎么可能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