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784章 遗体

第784章 遗体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94更新时间:2018-12-28 06:58:15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管大江的担心,在场的都有。

  邬琪华冷静了一些后,看向了苏梨。

  “苏梨,不然你在家吧,我一个人去。”

  她看看旁边的唐陌,“小陌,你陪着你妈妈,我去请邻居过来陪你们。”

  邬琪华不能一直沉浸在悲痛中,她还要顾着苏梨。

  苏梨如今双身子,可容不得半点意外。

  若是邬生真走了,那苏梨肚子里就是...就是唯一的遗腹子啊。

  遗腹子...遗腹子啊......

  邬琪华不知道是哭还是要笑。

  她以前一直最害怕什么?最害怕邬生若是走了,连个后都没有。

  她一直不逼邬生结婚,可是她有时候会不受控制的想这些问题。

  现在邬生结婚了,苏梨还怀孕了,他也算有后了。

  可是...可是为什么还是如此悲伤。

  遗腹子,遗腹子啊,没有父亲,这孩子怎么办?

  还有苏梨,苏梨要怎么办啊。

  他要真丢下了她这个老婆子还有苏梨孩子,他们要怎么办?

  苏梨要怎么活下去?

  邬琪华一瞬间想到太多太多,真正心乱如麻。

  苏梨却摇头,“不,我也去,我要亲眼确认。”

  她不相信什么遗物,她也不相信邬生什么牺牲了。

  怎么可能呢?

  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最后,荣良工苏梨和唐陌都一起去了。

  雪下得太大,路况不好,视线也不好,又是晚上,开得特别的慢,特别的艰难。

  可是又不能不开,这样的天气,还有苏梨他们的条件,老的老小的小怀孕的怀孕也没走路去的条件。

  这一走,最后竟然花了一个多小时。

  等到了都晚十一点多了,比走路都慢了。

  邬琪华和苏梨这一路的心情都特别奇怪,莫名希望一直没到,好像这样就可以改变眼前的情况似的。

  一路上,管大江紧闭嘴巴,没说出任何消息。

  到了部队,下了车,到保存遗体的房间外,管大江才不得不将事情的情况和苏梨他们说了。

  能说的,他们都说了,除了执行的什么任务。

  任务依旧是保密的,只确认,邬生他们完成得很好。

  时间推迟了,可是邬生这一次却是立了大功的。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结果回归途中,却出现了意外。

  邬生他们这次只去了五个人,有三个人就是娃娃脸他们,提前分开去处理其他事情然后自行归队。

  剩下的一个和邬生一起善后返回,依旧搭乘的直升机。

  结果,回来途中,谁也没想到直升机出现意外了。

  直升机里疑似被放了炸耀,回归途中曝炸了。

  而事发当时,出事地点特殊,还有海上风暴天气。

  最后推测,直升机可能在坠机过程中,被卷入了暴风中,最后不可避免的...分崩离析,连残骸都找不齐。

  根据传回来的最后讯息,能分析出来的就是这一点。

  部队里是两天前收到消息的,也就是在邬生晋级通知都确定,苏梨他们来询问又回去后那天。

  得到消息后,部队立刻派出了能派出的兵力去搜寻。

  邬生一手创建培养的特战队几乎全员出动。

  通过两天两夜的搜寻,通过特战队不眠不休的寻找,用邬生教给培养他们的一身本事,终于在一座小小的孤岛上找到了一些直升机残骸、遗物、遗体。

  同邬生一起的那个战友的遗体找到了,惨不忍睹,也不完全,破损还有被不知名东西啃食得厉害。

  而邬生,比他还惨,连那样的遗体都找不到了。

  只在岛上找到了部分...遗体。

  是的,部分遗体和遗物。

  一点衣服布片,加一截带着金戒指的一根无名指,就是邬生留下的全部。

  那戴着戒指的手指是娃娃脸找到的,之后也是娃娃脸他们确认那是邬生的。

  因为那是他们亲眼看着邬生戴上去的。

  出行任务期间,他们是不可能带任何首饰的,包括结婚戒指也是。

  邬生一般情况下戒指不离手,要动手或者执行任务期间,就会将戒指挂在脖子上。

  这些他们很多人都知道。

  那天完成任务后,他们几个瘫倒在地,娃娃脸就躺在邬生旁边。

  他看着邬生拿出戒指,亲了亲,还喊了苏梨的名字。

  再然后笑着将戒指戴在了无名指上。

  娃娃脸亲眼看着这一切,嘿嘿笑了两声后,喜滋滋的跟着他从脖子上拿出自己的结婚戒指也戴了上去。

  不过他戴的是中指。

  娃娃脸是完全见证苏梨和邬生的相遇相恋过程的,邬生求婚用的戒指啊,还有后来苏梨买的对戒他都知道。

  后来他结婚,也学了一把,小红和他也有了结婚戒指。

  娃娃脸亲眼看着邬生戴了戒指后,才和他分开的。

  谁曾想,再见面,却只有了戒指和指头。

  不提娃娃脸他们的悲痛欲绝,经过他们确认,又有戒指遗物,后来还通过医学检验,最终确认,那就是邬生的。

  除了手指,邬生的遗体没找到,本来该抱有一丝希望,可是却没人敢想。

  因为实际情况想到的想起来的只会更残忍。

  一切的一切都在证明,邬生遇难牺牲了。

  那样的人物,那样的邬生,最后竟然落得连完整尸首都没留下,谁也没想到,谁也想不到。

  情况太过惨烈,不管是谁说起来都难以说出口。

  管大江说的时候,出了一身又一身冷汗,尽可能避免一些恐怖用词,将基本情况交代了。

  苏梨的唇,被她生生咬出了牙印。

  血丝冒了出来,衬着她惨白的脸色,看着触目惊心。

  管大江他们看得想让苏梨松开,可是这个时候,苏梨又怎么会有精力在意小小的血丝。

  谁也顾不上。

  苏梨他们先看到的是遗物。

  衣服布片已经不成样子了,上面血迹斑驳,苏梨只看了一眼就迈开了头。

  然后就是那枚戒指。

  看到那熟悉的戒指,苏梨目眦尽裂。

  只一眼,她就认出来了,那是邬生戒指。

  因为这戒指是他们天天戴的,是他们的结婚戒指。

  不管是邬生还是苏梨都一直很看重,苏梨的就戴在她的手指上。

  苏梨接过戒指,手抖得不像话。

  “不可能...不可能的,这就是一枚戒指,可能是不小心掉下来的,邬生肯定还活着。”

  她摇着头,不断的重复着这一句话。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