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782章 牺牲

第782章 牺牲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32更新时间:2018-12-28 06:58:13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管大江从未想过,他这一辈子竟然会成为通知邬生家属,告知邬生遇难牺牲的消息。

  他从未想到过。

  更不知道,说一句话,竟然比出无数个任务难,比连续两三个月魔鬼训练还要难。

  管大江用尽平生的力气说出了老大遇难牺牲的消息。

  可是他内心也都是茫然的,或者说还在无法接受的过程中。

  邬生遇难牺牲的消息传回来时,他和无数人一样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怀疑自己做了梦,怀疑自己疯了。

  可是事实就是事实。

  这一次任务,管大江没一起出,娃娃脸一起去了。

  娃娃脸他们是押送东西归队的,他们人还没回来,邬生他们遇难的消息先传回来了。

  娃娃脸本来意气奋发抬头挺胸意气奋发回来,结果迎头就是一棒。

  一起先回来的娃娃脸他们同样无法接受事实。

  回队后连椅子都没沾一下,娃娃脸他们转头又走了。

  他们不信,他们要去找邬生他们。

  在所有人都不相信中,消息却一个接着一个传回来、被确认。

  直到被交予前来转告通知家属的任务,管大江才一点点清醒过来。

  他们从部队出发,再到邬家,用了不少时间。

  在胡同外,他们还等了一会,因为看时间,差不多是晚饭时间了。

  管大江想着,还是让人用了晚餐再去说吧。

  否则之后怕是也吃不下去饭了。

  就这样找了理由等啊等,等得车上都有了厚厚一层雪。

  他们又商量了一下,准备一会先找个理由,将邬琪华请出来单独谈。

  按理,邬琪华年纪也不小了,通知她邬生牺牲的消息有点残忍。

  可是也没办法,因为邬生的父亲早早离开了。

  邬生的情况,前来通知的他们都知道。

  父亲早早去世,和母亲相依为命,去年过年前娶的嫂子又身怀六甲。

  是个人都知道怀孕的人要特别注意安全,不止身体上的,还有心理上的,不能受惊吓更不能受刺激。

  他们家里倒是还有个唐陌,可却还是个孩子。

  邬生看重苏梨,也看重唐陌,如果唐陌再大一些,能撑起这个家也好。

  可是他才十二岁,他还是个孩子,还撑不起这个家。

  到头来,这个家就是老的老小的小,怀孕的怀孕。

  如此情况下,他们只能找邬琪华了。

  单独找婶子出来,然后一点点的将消息透露给她,是他们的计划。

  而嫂子苏梨,就是能瞒多久就瞒多久了,最少也得等到孩子平安出生。

  等一切都商量好了,天也黑了,晚饭应该也差不多吃完了。

  再也找不到找不到理由等下去,管大江他们才下了车。

  沉重的心情沉重的步伐,他们无力观察周围的环境,直到站在邬家门外。

  站到邬家门外了,听着里面隐约传来的说话笑声,抬起敲门的胳膊就仿佛有了千斤重。

  这是一个幸福美满的家,他们却要亲手将这个家推入地狱。

  没有了邬生,这里的欢声笑语都将失去。

  他们很清楚这一点。

  所以他们在门外又站了好一会,才终于敲响了门。

  敲开了门,他们才知道不管做了多少准备,都是没用的。

  不管做了多少计划也是没用的,计划没有变化快。

  从一开始,就没按着计划走。

  管大江心里焦急不已,后悔不已,可是却没时间自责,也没时间改正。

  事情就这么一步步的,一步步的走到了这一步。

  管大江对着苏梨,看着苏梨,因为她一句句的逼问恳求,亲口说出了一切。

  不,或者说喊出了一切。

  “没有,老大没有受伤,老大他...他遇难牺牲了。”

  老大他...牺牲了啊。

  那个顶天立地,那个他们最爱戴最敬爱的老大,牺牲了啊。

  管大江不敢去看苏梨的眼睛。

  他内心已经被生生的伤痛和自责淹没。

  他最终连这个事关老大的任务都没完成好,对着嫂子说出了这一切。

  管大江无限悲凉。

  而苏梨则完全愣住了,听愣住了。

  “什...什么?你说什么?”她无意识重复着,脑海里一片空白。

  遇难?

  遇难是什么?

  遇难...遇难......遇难......

  还有牺牲....牺牲...牺牲.....

  什么遇难牺牲,邬生怎么可能遇难牺牲!

  上一次他受了那么重的伤,他都挺过来了,怎么可能直接牺牲。

  他...应该就是受了点伤而已,对,应该是受了一点伤。

  她一定是听错了,听错了.....

  有雪花飘飘悠悠落在了苏梨的额头上,接触到温热的皮肤,一点点融化。

  冰冰凉凉。

  失神的苏梨猛地回过神来,一直往下滑的身体,忽然猛地跃起,抓住管大江的衣领喊。

  “你说错了对不对,邬生只是受伤了对不对?”

  “你是不是说错了?你再说一遍?”

  “嫂子,对不起。”管大江悲痛不已,差点没被苏梨拽倒。

  他低着头再次道歉。

  “我不需要你的道歉,别和我说对不起,告诉我,你是胡说八道,你说的都不是真的!”

  苏梨瞪圆了眼睛,死死看着管大江。

  “你就是说错了,你就是弄错了。”

  管大江看着苏梨,悲痛不已,他也想他是说错了,他也想他是胡说八道啊,可是不是啊。

  可惜不是啊。

  “嫂子,您别激动,您肚子里的孩子要紧...”

  苏梨死死看着管大江,打断她的话,“你别废话,我要你再说一遍!”

  “你说的什么意思,你再说一遍试试?”

  管大江牙齿咯噔作响,闭着眼无力再说了一遍。

  “嫂子,老大他...遇难牺牲了。”

  苏梨的揪着他衣服的手开始颤抖起来,声音也开始发颤。

  “怎么还是遇难牺牲,为什么还是遇难牺牲?我......”

  顿了一顿,苏梨的眼睛猛地睁圆,声音忽然凄厉尖锐。

  “我不信,我不信,打死我也不信的,你休想骗过我!”

  管大江热泪滚滚而下,艰难的再次说出了几个字。

  “嫂子,请您节哀。”

  苏梨抓着管大江的手一点点,一点点放开。

  不是请你冷静,不是请你小心,而是请你节哀。

  遇难牺牲.....节哀....节哀.....

  苏梨的世界......轰然倒塌。

  眼前一片黑暗。

  脑海里最后的印象是邬琪华陌生的爆发的哭声。

  惊天动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