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781章 遇难?

第781章 遇难?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84更新时间:2018-12-28 06:58:12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屋里的所有人眼睛都一亮。

  “肯定是邬生回来了!”

  “叔叔回来了!”

  他们异口同声。

  邬琪华和荣良工从厨房出来,苏梨和唐陌已经站起身快步朝外面走去要去开门了。

  “这孩子,还敲门!!”

  邬琪华念念叨叨,“不过他每次都敲门,回来都没带钥匙,就知道我们在家。”

  她也跟在苏梨他们后面。

  苏梨脸上带笑,快步走出去,恨不能飞起来。

  可是她飞不起来,甚至走不快!

  因为前面的大肚子,她脚压根不能迈太大!

  “妈,你小心点,还下着雪...”

  唐陌倒是走得快,可是他还得看得苏梨啊。

  雪下得越来越大,鹅毛般的大雪飘飘而下,地下的已经铺得厚厚的一层,踩着咯吱作响。

  出了屋,唐陌护着苏梨走过院子去开大门。

  “别以为你不说话,我们就不知道是你。”

  苏梨脸上扬起笑一把打开了大门,“邬生。”

  门打开,外面站着的人确实是穿着军装的,可是...视线落在人的脸上时,却发现并不是邬生。

  苏梨脸上惊喜的笑变成了好奇。

  “咦?不是邬生?”

  她忍不住朝他们的后面看,“邬生呢?”

  “他是不是故意躲起来了?我们都知道他要回来了,这样可一点都不惊喜。”

  苏梨笑眯眯,“你们是跟着邬生一起去知性任务回来的吗?来得正好,我们刚做好了饭菜,保准你们吃饱。”

  苏梨一边说着一边四下看,“好了,邬生你别躲着了。”

  结果看了他们身后,又看看门口都没看到邬生。

  门口站着的三人,都穿着军大衣,大雪下得大,头上肩膀上都铺满了雪了。

  站在左边的人,苏梨看着很眼熟。

  因为这人之前见过,初次遇到邬生时跟着邬生的,除了娃娃脸就是他了。

  也是特战队的,后来一直跟着邬生。

  他一脸憨厚,看着就是老实人,本人性子也是。

  名字也特别的实在,叫管大江,苏梨虽然只听过一次,也记住了。

  其他两个,苏梨就不认识了,不过不用说就是邬生的战友了。

  “躲到哪去了,邬生这是闹什么,还是...”

  苏梨觉得奇怪,“邬生没跟着你们一起回来吗?”

  她问着,邬琪华和荣良工出来了。

  “邬生怎么没跟着一起回来?“跟在后面的邬琪华也问了一句。

  管大江这时候终于出声了,“嫂子,不好意思,我们想.....”

  管大江想说想和邬琪华单独说说话,毕竟苏梨这样的状态不适合听。

  没想到苏梨愣了一下,急忙摆手打断他的话。

  “哎呦,你别说不好意思,是我失礼了,老说邬生,都没了礼数。”

  苏梨不好意思,邬琪华也不好意思接着道:

  “是啊,快进来,先进来坐吧。”

  “对,对,先进来,这雪下得这样大。”

  苏梨拍拍自己大脑养鱼小脑豆腐渣的脑袋,侧身招呼请他们进去。

  结果管大江却没动。

  “你们快进来啊,这天这么冷,快进来。”

  苏梨招呼着,看他们还没动,脑子灵光一闪还想到:

  难道邬生在哪看着,给他们出了什么鬼主意?

  因为天色暗了,因为雪花,不管是开小差的苏梨还是后面的邬琪华,都没注意到门口三人的脸色。

  倒是唐陌看他们不进来,面色也不对,倒是注意到了。

  唐陌拧了拧眉,看看他们的身后,总感觉这样的大雪天来,好像应该有什么重要的事。

  按理说叔叔也不该开玩笑......

  这天气这情况,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唐陌皱了皱眉,刚想开口说话,门口站着的三人,已经先一步敬礼了。

  整整齐齐的敬礼后,还是一句道歉。

  “婶子,嫂子...对不起。”

  他们没因为苏梨和邬琪华的邀请而动,就那么站着敬礼开口了。

  苏梨侧着身体,脑子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怎么...怎么还说对不起?”

  她有些茫然的重复了一遍。

  为什么又要说对不起呢,刚才也是她错了,一心以为是邬生回来了,才闹出了笑话。

  邬琪华也有点懵,挥挥手想挥开前面的挡视线的雪。

  “什么对不起啊?”她也说了一句,“你们太客气了,是我们招待不周才对。”

  管大江他们放下手,看着邬琪华,“婶子,您能出来一下吗?”

  这话说得苏梨和邬琪华都纳闷。

  唐陌看着他们三人发红的眼角,瞳孔猛地一缩,拳头骤然捏紧。

  “叔叔出什么事了?他受伤了?”

  他脱口而出问了一句。

  刚要说话的邬琪华愣住。

  苏梨也愣住了,她不敢置信侧头看向唐陌。

  “小陌你胡说什么呢。”

  唐陌愣了一下,看看苏梨的肚子忽然反应过来,抓了抓头呃了一声,竭力想恢复表情。

  “不许胡说八道!”苏梨看他不说话,第一次呵斥唐陌。

  呵斥完她往旁边呸了三声,“呸呸呸,童言无忌。”

  她说完却没听到反驳声,愣了一下猛地侧头看向管大江他们。

  门口的管大江三人满脸僵硬,似乎还没从唐陌忽然说的话中反应过来,而他们脸上的悲戚诡异她也终于注意到了。

  苏梨脑子轰的一声,腿瞬间一软。

  “妈。”唐陌眼疾手快扶住了苏梨。

  门口的三人看着苏梨的大肚子,额头青筋跳了两下,眼睛越发红,咬牙开口。

  “没有,没有的事!”他们回答了,可是欲盖弥彰的意味太明显。

  “不要骗我,休想骗我!”苏梨猛地扑过去,揪住他们的衣服质问,“邬生真受伤了?他伤了哪里?人在哪?”

  “没有。”管大江又说了一句。

  “你们别想瞒我,我要知道,我得知道,你们说,我承受得住。”

  苏梨声音紧绷,却语速极快开口。

  管大江看着苏梨,还想做最后的挣扎。

  他来的时候被叮嘱了,这事千万不能让嫂子知道,她大着肚子受不得刺激。

  可是没想到他们在门外做了那么久的心理建设,还想了办法,结果敲门后一家人都出来了,苏梨还在最前面。

  一来二去,一下子闹成了这样的局面。

  管大江的挣扎,苏梨离得那么近,看得一清二楚。

  “别瞒着我,瞒不过去的,你说,你快说,邬生到底哪里受伤了?危不危险...”

  苏梨厉声问着,就听到耳边忽然传来管大江压抑的声音。

  “没有,老大没有受伤,老大他...他遇难牺牲了。”

  最后四个字,管大江是闭着眼睛喊出来的,含着无限的悲愤。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