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766章 你躲我追

第766章 你躲我追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217更新时间:2018-12-28 06:58:00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到了学校门口,邬琪华头也不回进去了,根本不去送荣良工。

  荣良工扬声和邬琪华道别,“邬姐,下班了我来找你,我们一起回去。”

  邬琪华走了两步扭头冷哼,“找我?你能走到这里吗?”

  荣良工笑着点点头,“我能的,这个路我记了很久了。”

  实在找不到,他就麻烦一下他的助理,让助理把他送到这里来。

  反正荣良工相信,邬琪华无论如何都不会放下他不管,一定会将他带回家。

  邬琪华可不知道荣良工此刻内心想法,听到他说记得,不那么相信的冷哼了一声进去了。

  都是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也不能闹得太不愉快。

  以后她远离他一些就是了。

  如此想着,邬琪华下班的时候提前二十分钟下班打算先走人。

  没想到到了门口就看到了等着她的荣良工。

  也不知他什么时候来的,看到邬琪华出来,立刻站直身,“下班了。”

  他猜到邬琪华今天可能会早下班,中午都不休息先忙完事情,然后早两个小时来等果然是对的。

  邬琪华看着荣良工的笑脸:“......”

  她那口气憋在胸口,真是上不来又下不去啊。

  可是最后她还是容忍荣良工这大尾巴跟着她回去了。

  如同荣良工猜测的一样。

  这一晚的晚饭,荣良工做了端给邬琪华了,不过邬琪华连门都没开。

  荣良工也不意外,就给她放在了门口。

  之后邬琪华没拿,他也没恼,默默端着回去洗了碗。

  第二天,照旧跟着她去上班,跟着她下班,照旧给她端了菜,变着花样的,都是邬琪华喜欢吃的。

  邬琪华上下班早一个小时晚一个小时都避不开荣良工,让邬琪华都怀疑自己被监视了!

  荣良工和邬琪华就这样杆上了,你跑我追的,四面八方还有说客,让邬琪华防不胜防。

  当然,她也完全不知道,荣良工在和她表白这一晚就去新房子那边拜访邬生苏梨了。

  他的态度很端正的。

  拿着菜,还有一些礼盒,穿着正式去拜访了。

  他的目的也很明确,他想娶邬琪华,希望邬生苏梨他们同意。

  荣良工连唐陌的意见都没放过。

  荣良工和邬生这一晚出去喝酒了,喝了两个小时才回来。

  邬生没醉,不过看着喝了不少,回来叨叨絮絮和苏梨说了很多他和邬琪华以前的事。

  邬生不说,苏梨却知道,邬生这是事到临头不舍了。

  虽然是他的母亲,可是荣良工找上门来这个时候,他的心情大概也有点像‘嫁女儿’吧。

  没喝醉却有些飘了的邬生,这一晚忽然觉得还是生儿子好了。

  “.....生了女儿,以后我肯定舍不得嫁出去,为了以后不让姑娘老了老了都嫁不出去,也为了防止以后的女婿被我打死了,还是生儿子算了。”

  邬生特别特别无奈的叹气,“娶人家姑娘回来好好对人家吧,我也还能保护儿子不被打死。”

  苏梨:“.....那就去招个上门女婿。”

  真是够了,孩子还没生就想着打死女婿。

  “也对哈,不过不是说上门女婿心里都不高兴吗,要是让我们咚咚受委屈了可怎么办?”

  邬生摇头,“只要咚咚受了委屈,我还是会忍不住想把他打死的,上门女婿也没法解决这问题。”

  苏梨真正哭笑不得。

  哭笑不得后,这一段时间因为怀孕变得挺多愁善感的苏梨,看着邬生的样子,眼睛忽然有点酸。

  他此刻,大概是舍不得邬琪华吧。

  苏梨没说话,一下接着一下拍着邬生的背。

  邬生趴了一会又精神起来了,和苏梨说起了荣良工。

  “荣叔...还是不错的,他和我道歉,说原本应该先找我谈,在和妈妈坦白的,可是当时情况特殊,就先和妈妈说了,再来找我。”

  邬生拉住苏梨的手,“以前妈替我做主,现在我也替她做主了呢。”

  苏梨摸摸他的下巴,“那你对荣叔还满意吗?”

  邬生这次沉默了一下,“满意也不满意...酒量不行,身手也不行...”

  很满意,也最不满意,大概就是这种了。

  “不过他倒是和我说了那谁来找过妈了。”

  邬生眸光一下子冷了。

  “叶家...被护得太猖狂了,是该让他们知道天高地厚了,不然还不定做出多少伤天害理的事呢。”

  邬生舍不得邬琪华的这个坏心情,终于找到了发泄口。

  之后几天,邬生说会给叶家教训,怎么教训的苏梨不知道,反正邬生心里有分寸。

  邬琪华也没管。

  邬琪华也不知道,在她和荣良工你追我躲的几天,荣良工不说每晚,隔三差五就去找邬生去了。

  偶尔还带着小陌一起去。

  当然,苏梨也没被冷落。

  托邬琪华的福,邬生苏梨小陌三人可吃到了不少好东西。

  到了开学前最忙碌的时候,邬琪华被荣良工‘烦’得真正心烦意乱。

  忍不住开始真的认真思考和荣良工的可能性。

  她不想不行啊,荣良工固执得要死,简直就是一条路走到黑的节奏。

  自从表露心意后,这厮脸皮就厚了起来,木纳纳的人,慢慢的表现出了他独特的喜欢的方式。

  一是粘人,老来找邬琪华,恨不能时时和邬琪华黏在一起。

  二是烦人,不是给她这样就是给她那样,什么好东西坏东西都要和她分享。

  三是撒娇!没错,就是荣式撒娇!

  他围着邬琪华转,反过来也想邬琪华围着他转,每天这样也叫那样也叫,我要什么什么扒拉扒拉,最后还是靠邬琪华的武力镇压或者威胁才能消停。

  四是话痨,不善言辞的荣良工,在日以继夜的努力中,好像打通了任督二脉,开始话痨起来。

  看到邬琪华就变话痨,巴拉巴拉说个不停。

  当然,还时不时的再意想不到的时候对着邬琪华来个荣式撩。

  邬琪华总是被出其不意的荣式撩给吓到或者撩到。

  一来二去的,邬琪华的老人心就有点不受控制的动了。

  一切渐入佳境,邬琪华和荣良工成是早晚的事。

  这一点,邬生和苏梨都看得清楚。

  叶母那边邬生接手了,毫不例外被弄得鸡飞狗跳。

  邬生做什么向来喜欢快很准,打蛇打七寸。

  叶母既然是因为叶欣兰次发疯,那就还是以叶欣兰来结束。

  几天后,第一次去探监的叶母就面如血色回来了,从此之后就开始装鹌鹑了。

  叶家老实下来,邬琪华和荣良工渐入佳境,邬生就没费心了。

  至于李献,光是邬琪华和荣良工渐入佳境的消息,就足够他喝一壶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