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762章 中老年偶像剧(上)

第762章 中老年偶像剧(上)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94更新时间:2018-12-28 06:57:58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为什么邬琪华会怀疑,因为除了最初再遇到的时候找过她,李献后来再没来找过她了。

  就算是之前苏梨的事情,李献也从没直接找上过邬琪华。

  当初邬琪华走得坚决,后来就算再遇,就算李献猜出邬生的身份,也因为邬琪华的决绝,没敢来找。

  邬琪华当初说得清楚,若是李献敢再来找他们,别怪她不客气。

  李献是知道邬琪华性子的,知道如果他再去,可能会带着邬生从此去到他一辈子也找不到的地方。

  而且他又已经娶了叶欣兰,说好了一辈子不辜负她。

  和邬琪华再见,对两人反而不好。

  于是,之后两人几乎形同陌路。

  除了叶欣兰脑子犯浑,邬琪华给李献传信警告过两次外,再无交集。

  邬琪华希望一直是这样,就算是出了叶母的事也是如此,可没想到李献竟然来了。

  李献的到来,让邬琪华意外不已,却也皱眉不止。

  想起李献早前给苏梨邬生道歉的事,邬琪华更是条件反射就厌恶上了。

  这丈母娘做了坏事第二天就找上门来了,消息挺灵通。

  不,应该说太灵通了!

  邬琪华甚至能想象李献第一句话肯定是‘对不起’。

  邬琪华一点不想看见李献,也不想和他说话,可是他找来家里了,为了不让邻居看到他,注意到他,进而注意到他和邬生相似的相貌,只能忍气吞声,什么也不说,直接跟着李献出来。

  沉默的一前一后,走出胡同后走了几米远站定。

  邬琪华站定,能离李献多远就离多远。

  若不是需要说话,而说话还不能大喊着,邬琪华是恨不能隔着一条街了。

  站定后,邬琪华四下警惕看着四周,那神情要多戒备有多戒备。

  李献将一切看在眼里,真是难受至极。

  他们相爱的那些时光过往,即便过了三十多年,依旧在记忆里那么鲜活。

  可是记忆里的故人,看他的眼神却如此疏离戒备。

  能离他有多远就多远似的。

  李献心痛,却知道自己理亏,他深呼吸又深呼吸,千言万语的话想说,可是最后只汇成了一句——

  “对不起。”

  邬琪华听到预料当中的对不起,眼底嘲讽一闪而过。

  “替你的丈母娘侄子道歉?”

  邬琪华语气里控制不住的满是嘲讽。

  这算什么呢?当初叶欣兰绑苏梨,他出面道歉,甚至威胁,现在叶母侄子搞事,也是他出面道歉。

  简直...简直太搞笑了。

  李献听出邬琪华嘴里的嘲讽,同样无地自容,无地自容到想钻到地里。

  他觉得没脸见邬琪华,可是又不得不见。

  他看着邬琪华风化依旧或者说更成熟更有魅力而且还年轻的脸,再想想自己满头白发的样子,心中难受至极。

  他这个样子,和邬琪华站在一起,还真是不配。

  他也不想老,可是这不是他能控制的。

  李献心中一时间又难受又悲凉,他看着邬琪华的样子,忽然悲伤到极致。

  他们就这样阴差阳错的蹉跎了一生啊。

  明明不该是这样的,可是...他却注定只能辜负她。

  不止辜负她,还让叶家的人闹到她面前,他还得必须出面道歉。

  也怪不得她这样恨,且满身都是刺。

  李献几乎要被愧疚和悲凉淹没了。

  “琪华,是我辜负了你,还让你受到他们的骚扰,都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

  李献满脸沉痛,“这么多年了,我一直竭力想做好一切,可结果却总是这样。”

  “对不起,琪华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负你的,只是我...我愧对欣兰答应了她,我这辈子都不会弃了她。”

  邬琪华一脸见鬼的表情看着李献,想打断李献莫名其妙的深情流露,可是却压根打不断。

  隔了二十多年了,李献终于站在邬琪华面前,在脑子里绕了二十多年的愧疚的话只想一口气说出来。

  “我不能离婚,你性子又是最高傲的,我们就只能这样蹉跎...是我辜负了你。”

  李献差一点老泪纵横。

  邬琪华也差一点泪奔,不是感动,而是郁闷的。

  “不是,你今天来到底想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说这些话,你不会以为我一个人是因为你吧?”

  荒唐,太荒唐了,太可笑了。

  到底是什么让李献这样认为的?

  邬琪华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了。

  李献看着邬琪华,那目光隐忍,而且露出了然的样子。

  仿佛是在说,琪华,这些事情你不说我也明白的一样。

  邬琪华差一点没被呕出一口老血。

  “你...你现在就走,我不想看到你。”

  邬琪华看李献要说话,怕他说出更让她呕血的话,深呼吸下逐客令。

  李献并不知邬琪华的真实心理,他更没想到,三十多年的时光,改变得太多太多,脑子里还是三十多年前邬琪华的样子。

  那时候的邬琪华深情专注,说过这辈子就认定他,若他负了她,她就去做尼姑去。

  话是玩笑话,可是邬琪华如今有何尝不是在做尼姑。

  只是另类一些而已,因为有邬生。

  李献和叶欣兰做了几十年夫妻,可是他对她更多是亲人一般,从年轻到现在,比起其他夫妻,亲近次数要少许多。

  李献想着这些往事,脑子里很乱。

  “好,我走,我很快就走,我只是不放心你,想来看你一眼,和你道歉。”

  “琪华,若是...若是这一生死前,我......”

  李献话还没说完,就因为忽然出现的男人给打乱了节奏。

  男人,一看就是知识分子的男人,而且...是年轻的男人。

  比起已经白发上头的李献,年轻太多太多的男人。

  这个温文尔雅的男人,上前来无声的搂住了邬琪华的肩膀。

  刹那间,只觉两人真是天作地设.....

  李献的脑海有一瞬间的空白。

  脑子里瞬间闪过无数念头:这男人是谁?和邬琪华什么关系?

  他为什么要搂着邬琪华,难道他们两再谈对象?不,不可能的.....

  李献脑子里一片浆糊,思绪纷飞,一时间那感觉复杂到极致。

  陌生又熟悉的那种名为嫉妒名为警惕还有不敢置信的情绪,涌上了心头。

  而被搂住的邬琪华脑子也空白了一瞬。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