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761章 他是个男人啊(下)

第761章 他是个男人啊(下)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289更新时间:2018-12-28 06:57:57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怎么了?”察觉到了邬琪华的打量,荣良工歪头,“疼吗?”

  邬琪华急忙扭开头,“没事,不疼,你专心开车。”

  “哦。”荣良工点点头特别听话。

  邬琪华:“.......这会你怎么又...又这么好说话了?刚才你怎么不听?”

  荣良工无奈,“我要是跑了这辈子都没脸见你了。”

  “车子还有漏气的时候呢,你跑就跑呗...”邬琪华话音未落,车轮胎就...漏气了。

  邬琪华:“.......”

  哎呦她这个乌鸦嘴啊!

  好在附近正好有修的地方。

  将车停进去后,荣良工再次果断的将邬琪华从车里抱了出来。

  邬琪华被抱得都没脾气了,顶着众人怪异的目光,想和荣良工谈谈,结果...结果还没谈呢,就巧遇了英雄救美的唐陌。

  之后被荣良工抱着见到了苏梨的邬琪华,已经无力解释什么了。

  将唐陌交给苏梨后,邬琪华麻木的已经知道妥协了,不想被抱,就让荣良工背了出来。

  可是邬琪华刚被背起来,她就有后悔了,因为她想起来荣良工的背被打过。

  于是乎,一路回去短短几步路,邬琪华都冒汗了。

  因为她怕压倒荣良工背上被打的地方,就挺直脊背尽量不靠近荣良工。

  她出了一声汗,荣良工也出了一身汗。

  背人嘛,肯定是靠近了柔顺的更好背,那种硬邦邦的,可想而知多困难了。

  到了邬家,邬琪华松了一口气,荣良工更松了一口气。

  “你快坐下,我帮你看看背后的伤,上点药。”

  一停下邬琪华就道。

  “没事,就挨了那么一下,不上药也会好的。”

  荣良工说完看了看邬琪华建议,“不过邬姐,下次背你的时候你能不能别那么僵硬,能不能靠近一点?靠近一点我好...”

  他说着视线不经意落在邬琪华胸前,声音一顿后脸忽然一红,再不说后面的话了。

  邬琪华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荣良工的诡异,脸瞬间也囧了。

  “你...我是怕压着你的背上的伤才...”她解释了一句,去发现越解释越尴尬越不对。

  她猛地咬牙,一拍旁边的桌子。

  “说这么多废话,还不快把衣服脱了!”

  这一声吼得可真是有力。

  荣良工手哆嗦了一下,立刻去接衬衫纽扣。

  等荣良工的衬衫解了一般,露出里面的背心时,邬琪华似乎才反应过来。

  “先把我的医药箱拿过来,我给你上药。”

  荣良工拿过来医药箱,邬琪华接过来后立刻挥手,“背,背对我。”

  脱了衬衫,荣良工背就露了一半,上面的伤也就显露无疑了。

  荣良工给人文弱书生的形象,原因之一是他白。

  脸到了这个年纪,不算太白了,不过身上却很白。

  因为白,所以上面一道道的打痕就越发触目惊心。

  邬琪华看了一眼倒吸一口凉气,倒是顾不上其他的了。

  “你...你可真是,这样重的伤,你还背我,我脚就崴了一下算什么。”

  邬琪华骂着,里面的关心却完全遮掩不住。

  背对她的荣良工面上的不自在和红色退了一些,笑了笑温和道。

  “没事,没那么疼,就是看着吓人而已,养两天就没事了。”

  “这可不能开玩笑,你里面疼不疼,不知道有没有伤到里面啊。”邬琪华却着急不已,拉开他的背心将整个后背都看看。

  因为太心疼,手指还不小心碰两下。

  她没注意到手下的背骤然紧绷起来,也没看到背对她的邬琪华脸瞬间大红,紧紧抿唇。

  邬琪华叨叨絮絮担心着,小心给荣良工上药。

  背后上完了,又让荣良工转过脸来。

  他脸上被挠了一下,也有红痕,邬琪华也给他上了药。

  荣良工脸还有些红,不过邬琪华没注意到。

  倒是在她专心上药的时候,却发现荣良工一直在看她。

  因为上药,他们离得很近,几乎近在咫尺。

  邬琪华就愣了愣,“你看什么?”

  荣良工移开了目光,邬琪华却看见他喉结滚了滚,似乎是咽口水。

  气氛一时间有些异样。

  邬琪华察觉不对,加快速度上了药。

  “好了。”

  荣良工应了一声,慢慢站起身,拿过一边的衬衣要穿上。

  “你等等,药还没干。”

  邬琪华急忙叫停,这一看,她才发现,荣良工瘦归瘦,可是脱了衣服,也不是白斩鸡。

  虽然白,可是...肉似乎还是挺紧的。

  邬琪华反应过来自己想什么,急忙咳嗽一声移开视线。

  荣良工没发现邬琪华的目光,干干站了一会,最后穿上了衬衣。

  “我去做饭,邬姐你等一下,我做好了端过来给你。”

  “啊,不用了,你受伤了还做什么饭。”

  邬琪华立刻阻止。

  “没事,做个简单的,一会就好了。”

  荣良工已经出去了。

  邬琪华根本叫不回来。

  她看着门口愣了一会,看看崴到的脚忽然笑了一下。

  “老了老了,怎么忽然精贵起来了,这么点崴伤...竟然也被大惊小怪了,年轻的时候...这算什么呢,我都不带眨眼的......”

  她低低说着,声音说不出惆怅还是什么。

  邬琪华对小混混嘴里嘴里的雇主,心里有猜测。

  或者说不可能没有猜测,前脚叶母来后脚就有他们来,想不到一处都不可能。

  就因为心里有猜测,邬生和苏梨问,她才没多说。

  这件事太糟心了。

  他们知道也就是跟着恶心而已。

  邬琪话希望不是,可是结果却不尽人意。

  第二天她自己去查了查,就发现背后的人就是叶母。

  而邬生也查出来了。

  邬琪华也瞒不住,和邬生说了让他别在意,可是邬生怎么可能不在意。

  他的脸色差到了极点。

  李献身后的叶欣兰、叶母叶家如今给他的感觉,就是讨人厌的牛皮糖,总是在不注意的时候黏上来,然后恶心你。

  邬生说事情交给他处理,他去解决教训。

  结果邬生还没行动呢,后脚李献就来了。

  李献是次日天刚蒙蒙亮时来的,八月的天亮得早,他来的时候不过六点,胡同里的人基本都还没起床。

  门被敲响的时候,邬琪华刚洗完脸。

  她平时这个时间肯定还没起床,不过因为事情太糟心,睡得并不算好,早早就醒了。

  她的脚只是被崴了一下,养了一天两夜,倒是好了很多,走路垫着点脚就行。

  邬琪华早起打算去隔了几条街的地方买好吃的早点,因为离得远,一般吃不到。

  邬琪华爱吃,邬生也爱吃,她想买了给邬生,让他心情好点,也想买给荣良工吃。

  给荣良工只要是想谢谢他。

  计划很完美,结果还没出门,门就被敲响了。

  “谁啊。”邬琪华问着开了门。

  等看到门口站着的是李献的时候,邬琪华都怀疑自己看错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