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759章 不要脸

第759章 不要脸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41更新时间:2018-12-28 06:57:55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苏梨看到唐陌就问了转学的学校怎么样。

  唐陌有些犹豫,“妈,我再想想这件事,过两天给你答复。”

  苏梨缓缓点头,“好。”

  苏梨觉得唐陌应该不会转学了,所以打算将这件事暂告一个段落。

  他的事情暂告一个段落,邬琪华的事情...却才开始。

  邬生回来时的脸色,不是很好,就算他掩饰了,可是苏梨还是敏锐看了出来。

  苏梨第一反应就是邬琪华的事。

  等她问了,邬生没有隐瞒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邬家,邬生走后一直发愣的邬琪华,深深叹了一口气。

  等看到推门进来的荣良工,邬琪华眼底的复杂就更多了。

  昨天,荣良工同样挂了彩,为什么会挂彩,和苏梨他们猜测得差不多,就是因为邬琪华。

  邬琪华被人找麻烦了,被堵了。

  而这找邬琪华麻烦的不是别人,正是叶家人。

  叶家即叶欣兰这边的娘家人,早年并不知道邬琪华邬生的存在,是后来才知道的。

  和很多人一样,叶家人不恨李献,理所当然的恨死了邬琪华和邬生。

  可是因为李献这个女婿身份不一样,叶欣兰又一心一意对他,所以他们也没办法。

  叶家人算不上多有权有势,早前还是书香门第,现在就是商人了。

  名下有两家工厂,因为有李献,日子倒是也过得不错,虽说没有大富大贵,却也一直不愁吃穿。

  李献位置越来越高,叶家对李献就越来越客气,毕竟他们也是仰仗他吃饭。

  这样过了二十多年了,结果叶欣兰犯事了,要被抓进去坐牢了。

  这件事,叶家人完全无法接受,可是因为李献的态度,他们也不敢在背后做什么动作,无非就是咒骂几句而已。

  叶欣兰的父亲已经去世了,不过她的母亲还在世。

  叶母年轻的时候就是暴脾气,做事有点冲动,风风火火的,就是老了后身体不怎么样,医生说她不能受刺激。

  人不能受刺激,而偏偏性格又是冲动的,大家就都习惯了只和她说好事。

  她年纪大了,精力有限,日子倒是也安稳。

  叶欣兰的事情也是,大家都不敢告诉她。

  叶欣兰是小女儿,是叶母一直最宠的,如果知道女儿去做牢了,那还得了。

  大家就这样瞒了几个月,叶欣兰到底是嫁出去的姑娘,叶母一开始也没怀疑。

  可是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时隔几个月,叶母最后还是知道叶欣兰的事情了。

  这可是捅了叶母的心窝子了,很多人老了会讲理,而有些人就会越老越不讲理,叶母就是典型的,总倚老卖老。

  当然,她还欺软怕硬,怕自己女人被嫌弃,怕李献不要休回家,也不敢找李献的倒霉。

  毕竟李献都因为女儿提前退休了,错过了大好前程。

  叶母最后直接找到了她自认为的罪魁祸首邬琪华。

  邬琪华这人,是叶母一直恨得咬牙切齿的,她一直觉得邬琪华就是插手女儿和李献的,是她勾引了李献,然后才导致女儿一生不幸的。

  所以,她谁也没找,直接找了她二十多年前就想找,恨不能弄死的邬琪华。

  邬琪华压根不认识叶母,看一个老太太怒气汹汹找上门还以为怎地了。

  等知道叶母的身份,听到叶母的目的,知道她是为叶欣兰抱不平,在听听叶母骂的,差点没被恶心吐。

  邬琪华觉得和叶母多说两句都嫌多。

  有其母必有其女,叶欣兰那异常的脑回路,大概也是遗传自叶母了。

  “老太太,你说的乱七八糟的话我听不懂,不过针对你女儿坐牢这事,我儿媳妇一点错没有,你要是不服,可以提出上诉,别来找我。”

  “你若一直闹,我不介意找公安,你若敢打人,我不介意将你送去监狱跟你女儿做个伴。”

  邬琪华不管叶母的辱骂,转身就走了。

  心里却呕得要死。

  她以前一直不去想过去,可是看看现在的事,想想李献早前的行为,也想问一句,自己年轻时候是不是瞎了眼?

  李献以前...并不是这样一个人。

  到底是李献被改变了,还是以前她压根没真正认识过李献呢?

  不管是什么原因,邬琪华只能说,她如今想起李献,除了失望还是只有失望了。

  仿佛昔日暗恋的校草,隔了二三十年见面,变成了啤酒肚加发际线到后脑勺中年男人一般。

  不,应该是比这更失望。

  毕竟邬琪华是眼睁睁看着这份变化的,感受的哪只是失望,是绝望啊。

  邬琪华摆脱叶母之后,就去接了荣良工,然后一起去菜市场买菜。

  等吃了荣良工做出来的美食,邬琪华彻底得到了救赎,再不去想叶母这个糟心的人了。

  叶母来找她骂这件事,邬琪华谁也没说。

  却没想到,叶母竟然没有底线到,会找一拨人来教训邬琪华。

  这一拨人的来头,邬琪华遇到的时候还没有确认,之后才得以确认。

  人是叶母吩咐孙子找的。

  那孙子就是叶家的大孙子,也就是叶欣兰的侄子。

  叶欣兰没有亲生孩子,一直对这个侄子很好,没少给这个侄子好东西。

  这侄子从小就优越于人长大,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

  他早就想为他姑姑报仇了,可是一直没机会。

  叶母被邬琪华气回去以后,咽不下这口气就和孙子偷偷商量了。

  两祖孙狼狈为奸,最后想出个教训邬琪华的办法。

  他们找的是街上的那种小混混,也不是多十恶不赦的人,平时就是收点保护费什么的,人给钱让他们去教训人,当然乐意。

  考虑到邬琪华只是个女人,他们就只去了三个人。

  三个流里流气的人去堵邬琪华,没想到还多出来了个荣良工。

  不过荣良工一开始他们也是没放在眼底的,这种一身书卷气的瘦弱书生,一般胆子都很小。

  “这个大叔,这女人若不是你老婆,你就利索点走开些吧,别被打到了。”

  邬琪华接到荣良工后,三个小混混就扛着铁棍抽着烟来了。

  还特别好心的提醒荣良工快走。

  “你们是谁?”邬琪华皱眉,荣良工也皱眉。

  “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女人得罪人了,我们要替人教训教训她。”

  大热天还穿着皮夹克显酷的领头小混混吐出一个烟圈吊儿郎当说道。

  他身后的小混混将铁棍拿在手里敲,震慑荣良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