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749章 长见识

第749章 长见识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63更新时间:2018-12-28 06:57:46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邬生看看时间,和苏梨感慨。

  “每到这时候,我就希望你不要太能干,像其他嫂子一样,不用去上班,就在家相夫教子,或者种种菜。”

  “那我要是变成黄脸婆了,你不嫌弃我?”苏梨嗤嗤笑。

  “历来只有你嫌弃我的。”邬生实话实说。

  苏梨又忍不住笑了,她想亲一亲邬生,结果刚从邬生怀里出来,就看到车前的几个同事正满脸别扭飞快从车前跑过。

  呃......

  苏梨立刻坐直了身体,拍拍脸打开车门。

  “以后不许在电视台门口勾我了。”

  苏梨下车前对邬生道。

  邬生下车目送苏梨上去,嘴里嘀咕,“明明是你勾我。”

  他转身就要回车上走,却听见一个有些犹豫的打招呼声:

  “邬生?”

  邬生扭过头去就看到了李安娜,他眉头微微一皱,身体不自觉往后仰。

  “你好。”

  他随口打了个招呼就要上车,那李安娜却几步间走了过来。

  “您来送苏梨上班啊?您对苏梨可真好,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哪天...”

  李安娜笑着想和邬生套套近乎,用手撩了撩刚烫的最时髦的卷发,妖娆不已。

  她之前每次这样的时候,总是无往不利,想来邬生也没法拒绝。

  李安娜红唇轻扬,就要说出最关键的一句,结果邬生忽然干呕了一声。

  “呕”邬生面色难看,捂着嘴干呕了两声后,捂着鼻子顾不上太多,直接后退了几大步。

  李安娜僵在原地,满脸不敢置信:

  邬生这是...这是被她恶心吐了?

  恶心吐了?!!!

  李安娜只觉五雷轰顶,都要怀疑自己早上上厕所没擦干净身上有屎味了。

  “你.....”她脸色难看到极致,恼羞成怒,被气得眼泪哗啦一下掉了下来转头就跑了。

  她还从没受到过这样的侮辱!

  哭哭啼啼跑进电视台的李安娜拉住一个人,也顾不上是男是女就拉着人往上凑。

  “我身上是不是有什么味道?”

  让李安娜如此失态的罪魁祸首邬生,干呕了好几下后,看着李安娜走了,狠狠松了一口气趴在后备箱上喘气。

  “到底都喷了什么,都香得臭了。”

  李安娜委屈,邬生还委屈呢,他抽抽鼻子,心有余悸。

  “幸亏...幸亏部队里没有这样的人,不然可怎么办。”

  “幸亏苏梨不会孕吐了,不然她可怎么办?”

  和这样的同事工作,怎么吐得完!

  邬生等了一会,吹了一阵风把李安娜好不容易弄来的骄傲的香水味散了些才急忙回了车里,逃也似的开走了。

  心里打定主意,以后看到花枝招展的女人一定要远远避开。

  这一天,苏梨发现李安娜在背后瞪了她好几眼,愤愤不平的样子,让她莫名其妙。

  她又没得罪她!

  与此同时,邬生这一天的心情也挺微妙。

  因为他和唐元宵因为工作关系,遇到了。

  本来苏梨怀孕的事情,不应该传得太开,不过因为邬生神奇的孕吐反应,唐元宵一到部队就听人说到了。

  唐元宵自然并不知道苏梨已经怀孕的事实。

  他知道这一天会来,可是却没想到竟然会这样快。

  听到苏梨怀孕,他身体不受控制的僵了一下,思绪纷乱。

  等在听到邬生的孕吐,他表情就更复杂了。

  邬生对苏梨的感情,再次让他看了个清楚,再提提醒他,他应该忘掉苏梨。

  彻底忘掉苏梨。

  苏梨已经结婚生子,嫁的还是对他这样好的邬生,他还不甘什么?

  唐元宵看到邬生心中复杂,邬生心中当然也自有计较。

  当然面上都是客客气气的。

  等说起正事来,倒是心无旁贷了。

  之后有五六天,邬生和唐元宵都因为工作关系,和几个战友一起,出了个公差。

  就这几天,唐元宵亲眼目睹了邬生是怎样诡异的。

  他们这出去,可不是去轻松的,也没有住个旅馆什么的,就是在野外,洗脸都能不洗就不洗了。

  目睹过邬生早起干呕,不时呕吐后,唐元宵和同行的几个人,看到了邬生嗜酸的一面。

  山上各种酸得能将人牙齿酸掉把人脸皱成一团的野果子,大家都是吃了一口就呸呸吐了不敢吃了。

  邬生却眼睛大亮,然后面不改色吃得特别香的将遇到的野果子都吃了。

  他们在野外待了几天,邬生就吃了几天,一把一把的拿着吃,他吃得津津有味,唐元宵他们却看得脸都绿了。

  “我家里嫂子生我侄子时也是这样的,杨梅、梅子一把一把的吃,拿着酸菜腌萝卜当零食吃。”

  跟着邬生出来的特战队的一个战友,总忍不住去看邬生肚子,若不是很确定邬生是男的,都要怀疑邬生揣着个娃了。

  他无限感慨,却特别积极的给邬生找野果子。

  “老大,老人常说酸儿辣女,老大,你这一胎肯定是儿子!”

  邬生吃着野果子的动作一顿,“真的?”

  他顿了顿,“其实我也很想吃辣的。”

  他想要女儿.....

  邬生想着,都没发现战友的语病。

  围观的唐元宵:“.......”

  什么叫‘老大你这一胎肯定是儿子’?

  更无语的是,邬生竟然没发现这语病也没纠正。

  唐元宵默默走开了。

  结果到了晚上,邬生再次让唐元宵刷新了他的三观。

  几人在野外扑腾四五天了,身上不可避免一声汗臭味。

  晚上他们轮流守夜,唐元宵接替邬生,让邬生去休息时。

  邬生脱了一直穿着的鞋,似乎是想抖一抖鞋子,将鞋子里面不小心落进去的小石子什么的抖出来。

  然后,唐元宵就眼睁睁看着邬生脱了鞋,刚要抖,却被自己的鞋臭熏吐了。

  “呕...”邬生跑去一边吐去了。

  留下唐元宵在原地风中凌乱。

  之后...他再没有在邬生面前脱过鞋子了。

  等一切结束回到帝都,分别的时候,唐元宵不自觉的拍了拍邬生的肩膀说了句。

  “辛苦了。”

  “没事,撑过这段时间就好了。”邬生微笑。

  有些孕妇的孕吐一般怀孕满四个月或者五个月的时候就结束了,他的情况大概也差不多。

  邬生想得没错,不过他的孕吐时间稍微有点长。

  一直到孩子有五个月了,苏梨肚子都挺起来了,邬生还在孕吐中。

  那时候已经是夏季,进入了七月份。

  七月份,唐陌从国外归来,倒是抓住了邬生孕吐的尾巴,有幸围观了男人孕吐的场景,长了一把见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