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735章 她是神经病(下)

第735章 她是神经病(下)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28更新时间:2018-12-28 06:57:34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而那些装疯子的,不仅要去比普通监狱更可怕的地方服刑,还要交一笔钱,让工作人员‘收拾’自己。

  还有什么比这更可怕更郁闷的事。

  特殊监狱推出一来效果显著,多少原本‘疯了’的嫌疑人不疯了,而特殊人群神经病疯子作案的案子也骤然减少。

  很多人都说这事‘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所以到如今还有余热。

  唐元宵这一提出,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唐母的情况,普通监狱当然无法接收,如同之前所说,就是被判刑了也就是监外执行而已。

  可唐元宵这一提出就彻底变了。

  唐母瘫了照旧要去服刑,特殊监狱接收的。

  老和瘫,已经不能成为她逃脱法律责任的理由。

  苏梨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唐元宵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不止苏梨,连邬生都很意外。

  不过想起过年的时候去看唐元宵,想起他那时候的表情,他又释然了。

  那时候他不知道唐元宵打算做什么,现在看来就是这个决定。

  暴风雨前的平静,就是他最后的孝顺吧。

  那时候看到唐元宵照旧那样照顾唐母,还以为他会继续无条件的‘愚孝’,想不到不是。

  邬生看着唐元宵面露沉思。

  苏梨看着唐元宵,表情复杂到极致。

  养了这些日子,唐元宵的伤已经养好了,如今又恢复正常上班了。

  之前唐陌走之前,唐元宵联系过她一次,和唐陌见了一天,给了唐陌钱,送了一些东西,算是给唐陌提前道别。

  之后唐元宵就在没联系过了,也再没见过了。

  唐元宵比起之前,瘦了一些,精神却还不错。

  他看着还是他,可其实又不是他。

  唐元宵到底变了,多了上一世记忆的他,不可能不变,苏梨重生后也改变了太多太多。

  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暂且不知道,只是唐元宵比起之前,确实沉稳了太多太多,也果决了许多。

  他早前的所有优柔寡断,都因唐母。

  他的改变果决,也从唐母开始。

  愚孝,只会害了唐母,害了更多人,唐元宵再清楚不过。

  唐元宵察觉苏梨和邬生的视线,平静看了回来。

  这两人,不管面对谁,他都无法平静,可是不论如何,他都得平静面对。

  邬生和唐元宵在半空中短短对视了几秒后,默契错开视线。

  邬生心中不知为何警铃大作,他总感觉唐元宵变了,变得.....像是一把完全开封的利器,平时收敛了所有锋芒,却无比危险。

  “还真是...”邬生心中暗自嘀咕。

  邬生看到的,苏梨也看到了,她的目光倒是有些恍然。

  虽然样貌年轻了很多,不过再见唐元宵,他周身的气质样子,倒是和前世那军长唐元宵几乎一致了。

  “倒也好...以后好好拼个前程...”

  苏梨心中默默想,这样的唐元宵,比以前好多了。

  唐母一开始并不知道这件事,等后来清楚这件事的时候,已经是法院下判决的时候了。

  听到判决结果,听到正要再去坐牢,而且这一切罪魁祸首还是唐元宵的时候,唐母要疯了。

  “你这个不孝子,你这个逆子,你这个禽兽,你竟然要亲手将你妈我送到监狱,我...我要杀了你,早知今日,当初生下来我就应该用一泡尿溺死你...”

  唐母大骂,她之前一直有着侥幸心理,觉得怎么样也不会坐牢,结果...结果...

  唐母的辱骂,唐元宵听着眉头都没动一下,等她骂完间歇说了一句。

  “这也是为了你好,你进去我还要交钱呢,你就当我给你多请了几个护工吧。”

  “以后每个月不出意外,我会去看你一到两次,你好好反省服刑,别因为闹事被加刑,死在监狱了。”

  唐元宵声音温和,听着却让人心底发凉。

  唐母死死等着唐元宵,“你是谁?你不是我汤圆,我的汤圆不可能这样,你是被哪个孤魂野鬼,占了我家汤圆的身体。”

  唐元宵表情诡异,却没开口说话,只是让开路,让工作人员带走唐母。

  唐母争取最后的机会,“唐元宵我告诉你,我要是被你逼死了,你这辈子也别想活得安稳。”

  “我就是为了活得安稳才这样做。”唐元宵站在原地,目送唐母被拉走,好一会才对着空气道。

  唐母和叶欣兰都被判了两年有期徒刑,判得稍微有点重了。

  唐母是因为惯犯的原因,叶欣兰则是如同苏梨所说,因为她的态度因为她闹出自杀那一出,影响特别不好才会被判重了。

  叶欣兰身上的伤痊愈得差不多了,达到了收监条件,被判刑后也是直接去服刑的。

  本该最激动的她,在这一天却异常的安静,比起唐母这边的闹腾,她那一边几乎是完全没动静。

  她最绝望的时机已经过去,此时倒平静了。

  被带走前,她只问了李献一句话。

  “你会和我离婚吗?”

  李献的头发已经全白,短短日子,徒然老了几岁,摇了摇头。

  “不会,当年我和你承诺过,我这辈子都不会抛弃你,你永远会是我的妻子,直到我离世。”

  叶欣兰听到话的刹那,那个神情比被判决时还悲伤。

  仿佛这个时候,李献的话才是对她的判决一样。

  她哭不出来,更笑不出来,嘴角扯了两下转身走了。

  转过身刹那,叶欣兰泪流满面。

  她身上的雍容华贵早已流逝,满脸的枯燥,瘦柴如骨。

  身体四肢从骨子里传来的疼痛,她也分不清是骨折未愈还是因为老寒腿,反正她这辈子大概都摆脱不了这一份痛了。

  她原先保养的柔光润滑的一头黑发里,悄然爬上了白发,可她却压根不在意。

  她什么都不在意,因为她不知道要在意什么。

  听到李献说不会离婚的话,她该高兴的,可是她心里空落落的,压根高兴不起来。

  忽然觉得还不如说会离婚呢,多好笑的想法。

  可是她真那么想了,李献的答案,让她忽然迷茫了。

  因为她忽然不知道她前面的人生到底有什么意思?

  她折腾那么多,那么多的执念,到头来确实一场空。

  她一直怕被李献抛弃,可结果李献真的能说到做到,一辈子都不会抛弃她。

  那她之前那些挣扎那些痛苦的,到底为了什么...为了什么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