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733章 跳楼(下)

第733章 跳楼(下)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10更新时间:2018-12-28 06:57:33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苏梨没看任何人,而是继续道。

  “这么和你说吧,因为三楼太矮了,就是头着地也不一定直接就死,按照正常情况呢,跳下来就是会摔断四肢的骨头,也许还有几根肋骨。”

  “当然,碎骨可能还会划破内脏和血管,造成内出血什么的,内出血的话快的大概要8~20分钟会死,这是比较好的,慢的熬两三天吧,你确定...你还要跳?”

  苏梨说话的语气明明还是挺温柔的,可是大家不约而同的感觉到了毛骨悚然。

  连同之前天不怕地不怕的叶欣兰,都僵住了,她的身体甚至在无意识的直起来了一些。

  苏梨看着叶欣兰的小动作,嘴里继续道。

  “嗯,当然,我说的还是好的,毕竟不管怎么痛苦,不管多长时间,也达到死的目的了,还有一种呢...就是我说的死不了,残了。”

  “着地的时候如果运气不好,伤了颈椎腰椎什么的,那就是瘫痪一辈子了,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叶欣兰被苏梨说得猛地打了一个冷颤,明明已经打了退堂鼓,可是却嘴硬道。

  “你别吓唬我,你以为我会怕吗?我不怕的,你不答应我就跳下去了。”

  自杀的人,或者说叶欣兰这样状态的人,除非一鼓作气死了,不然就会越来越怕。

  意图自杀,或者自杀没死的人,之后一般会比一般人更怕死,叶欣兰此刻就有点这样的情况,她身体已经抖得不行了,只是死命咬牙想达到目的罢了。

  苏梨又抬头看了一眼叶欣兰,想着邬生他们大概还在做准备,就继续拖延时间道。

  “你说的事我答应没用的,已经进入程序了,事情就不会因为我们的意志而发生改变。”

  “而且...叶夫人,您不知道吗?你今天就算跳下来,只要不死,还是要接受法律裁判,不会发生任何改变,即便残了全身瘫痪了也一样。”

  “或者还因为你闹出跳楼威胁这事,判得还更重一些。”

  叶欣兰一听,简直要疯了,“不可能,你骗我,你休想骗我。”

  “骗你,我有骗你的必要吗?我说的都是真的,如果人人都像你一样跳楼威胁一番就没了罪行的话,那不是全乱套了。”

  “杀人放火了自杀威胁一通就没罪了?那些杀人犯劳改犯都用这一招了,那这个社会还了得。”

  苏梨无语到极致,都不知道叶欣兰脑子里是怎么想的了,这么大的事,又不是儿戏。

  苏梨话说到这里,不管懂的还是不懂的,都没人敢说话了。

  叶欣兰眼中的疯狂褪去,只剩下退缩,她想退缩了,可是因为整个人都在颤抖,而且之前为了达到目的,身体又一直往前倾。

  本来想直起身的她,一个不注意,竟然直往前载去,她惊呼一声,手忙脚乱想稳住自己身体,却完全忘了她手脚还没好。

  她这一自救挣扎,扯动了还没痊愈的骨头,瞬间坏事。

  “啊...”伴随着一声尖叫,叶欣兰竟然直直往下载去。

  “啊。”

  “天啊。”下面的人放声尖叫,面色大变,一个个的急忙想往后退。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叶欣兰脱离顶楼刹那,后面一个绳子逃生从后而降,一把套住了叶欣兰。

  “啊...”叶欣兰尖叫着,声音里满是恐惧,身体忽然巨疼。

  可下一秒,她却愣住了,她感觉自己没在下降。

  睁开眼后,叶欣兰看到自己身上被套上的绳子。

  她被吊在半空,被人死死拉住了。

  而她头顶,那熟悉到不能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帮我一把。”

  伴随着邬生冷静的声音,之后几个人一起合力,将叶欣兰拉了上去。

  下面看着的人,和苏梨一样都狠狠松了一口气。

  “吓死人了,真是吓死了。”

  “幸亏有老大。”

  “对啊,对啊。”

  大家都在后怕,都在夸奖邬生。

  苏梨狠狠松了一口气,回想刚才邬生在千钧一发时刻做出的行为,嘴角也勾了勾。

  虽然场景不合适了,可是苏梨脑海里不受控制的响起了一首歌。

  “套马地汉子,你威武雄壮......”

  呃......苏梨的脸有些囧,被吓得过快的心跳,倒是因为这一番苦中作乐,慢慢缓和了下来。

  楼顶上的叶欣兰再次脚踏实地踩在了地面上时,她才后知后觉后怕了起来。

  “我...我...呜哇...”

  叶欣兰崩溃大哭。

  邬生一言不发丢下手里的绳子,转身就要走。

  瘫软在一边的李献,急忙叫住了他。

  “邬生,你等一等。”

  刚才叶欣兰栽下去刹那,李献大喊了一声扑了过去,可惜压根来不及,幸亏...幸亏有邬生。

  “邬生,谢谢你,谢谢你不计前嫌救了她,是我们对不住你...”

  李献语无伦次。

  叶欣兰听到李献的声音,也停止了大哭,而是看向了邬生,泪眼朦胧道谢。

  “谢谢你,邬生,谢谢你,对不起,我想不到你会救我。”

  邬生神情依旧不变,丝毫不见动容,懒洋洋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了。

  “死,不是便宜你了?”

  李献和叶欣兰愣了一下后,叶欣兰再次对着李献哭了起来。

  “老公,老李,我要怎么办?我要怎么活下去,我要怎么办啊。”

  这话,叶欣兰对李献说了不下百遍了,早前李献还会一直安慰叶欣兰,可这次李献安慰不出来了。

  “怎么办?我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闹出了这么大的事,叶欣兰以为只有她过不下去了吗?

  李献惨笑。

  叶欣兰闹了这么一出,社会影响极其恶劣,还是在家属院里闹,如同苏梨之前说的,对叶欣兰没有一点好处。

  本身以为叶欣兰身份较特殊,而且自身也受了伤,并没有对她和唐母进行羁押。

  发生了这件事后,在法院开庭前,叶欣兰要被羁押了,以免后面闹出更大更不好的事。

  叶欣兰还没从之前的状态中缓过神来,就被人带走了。

  李献一个字也没说。

  叶欣兰被带到车上前,才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开始拼命挣扎求救起来,可是都没用。

  经过邬生和苏梨身边,叶欣兰将之前说过的话又重复了重复,可是又有什么用处,最后被强行带上车走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