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721章 乌烟瘴气

第721章 乌烟瘴气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80更新时间:2018-12-28 06:57:21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秦珊珊还穿着两年前的衣服,看着戾气横生,偏偏看到他们嘴角扯着却笑了出来。

  “老公,婆婆。”

  她笑着过来,“你们竟然来接我了,我都想不到也不敢想呢,真是谢谢你们了,我太感动了...”

  她目光冷冷说着,嘴里的话感情却极为丰富,看着无比诡异违和。

  苗凤花眼皮重重跳了一下,忍无可忍打断了她的话。

  “你从哪里看出来我们是接你的,废话不要多说,我们苏家可要不起一个坐过牢的人贩子做媳妇,传出去十里八乡里都要笑话吐唾沫的,我们苏家可丢不起这人。”

  “我们今天是来离婚的,你识相点。”

  苗凤花毫不拖泥带水,今天这个婚一定要离了,不然苏家祖宗都要从地下跳起来了!

  苗凤花说着,苏旦就站在一边不断点头。

  秦珊珊的脸,随着苗凤话的话,立刻拉下来了,阴沉得可怕,加上那眼睛,让人看着都害怕。

  “离婚?做梦呢,我的一生都毁在你们手里,毁在你们苏家手里了,现在想要把我踢开?苗凤花,你是还没睡醒还是做白日梦呢?”

  秦珊珊眼底闪过刻骨的怨毒,嘴角狠狠斜了一下。

  “离婚...呵,除非我死了,不然这辈子想都别想。”

  苗凤花看着秦珊珊死猪不怕开水烫,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听着她的威胁,脸皮狠狠抽了抽。

  “你说不离就不离啊,既然你这么不识相,那我只能走...走法律程序了,我就不信离不掉这婚!”

  苗凤花是做过功课的,都能说出来走法律程序这句话了,说得底气也足。

  秦珊珊再次冷笑,“法律程序?呵...你要走就走啊,你敢走就走啊。”

  苗凤话眼底闪过得意,刚要说她当然敢,就听秦珊珊继续道。

  “我劝你们想好在做,你们以为离婚就可以摆脱我了?别做梦了,你们这辈子也别着踢掉我重新娶媳妇!”

  秦珊珊笑了起来,笑得特别的诡异灿烂。

  “你们要敢去我也就敢做,你们说谁家媳妇,我每天都去找那人,你们这辈子都别想摆脱我,我生是苏家的人,死是苏家的鬼,我会一直待在苏家。”

  “想洞房?想生儿子....呵呵呵,我看你们能不能生下来,十个月怀胎时间,什么意外都可能出,随便踢几脚就没了不是,就如同我的孩子一样。”

  秦珊珊语气越来越狠,眼睛慢慢红了。

  苏旦看着秦珊珊一抖,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除了这些...一包老鼠药还可以什么都解决,你们要是一直坚持,可别怪我弄死你们,反正坐牢我也做过了,也习惯了也没什么可怕的。”

  秦珊珊冷冷一笑,“当然,你们也可以动手杀了我,只要你们有本事。”

  人,历来都是光脚不怕穿鞋的。

  秦珊珊一生已经彻底被毁了,连监狱都去过了,她还有什么怕的,她再也不怕,无所畏惧了!

  面对这样秦珊珊,苗凤花怎么会是对手。

  “你...你...你这个贱人,别以为我怕你,我弄死你,想毁我苏家,我呸。”

  苗凤花说着,可一看就是在虚张声势。

  早前她和秦珊珊势均力敌,可眼下,她毫不疑问是落在下风的,不是秦珊珊对手。

  苗凤花被逼的死死地,因为她不敢杀人。

  她没那胆子,苏旦更没有。

  可秦珊珊有,她看着苗凤花和苏旦的眼神可怕至极,是真的能杀人的。

  于是,这一场对仗结局不言而喻。

  说好的来离婚,最后却演变成了被秦珊珊黏上带回了老家。

  他们不想带,可是这也不是他们说了算的。

  一个人要是没有了底线没有了在乎的,就会变得无敌起来。

  秦珊珊就是如此,连老赖苗凤花和苏旦都没办法。

  苗凤花对上秦珊珊,不是对手又没办法离婚,最后没办法灰头土脸离开了帝都。

  不管是她还是苏旦,都顾不上苏梨了。

  秦珊珊倒是还记得苏梨,恨死了苏梨这个罪魁祸首,可是这次监狱之行,也让她对苏梨产生了惧怕之心。

  苏梨说到做到,真将她送到了监狱里,而苏梨那个间夫......

  秦珊珊一想起邬生,就忍不住打个冷颤。

  那是比苏梨还可怕的存在,她这两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她都不知道。

  因为邬生,她被监狱里的人‘特殊照顾’了,那些日日夜夜那些手段,想起来就不寒而栗。

  她不怕做牢,怕的是邬生使出的那些手段。

  邬生看重苏梨和唐陌,在背后用点方法警告秦珊珊,让她害怕,做得光明正大,甚至特意让秦珊珊知道。

  可是知道归知道,却没法改变,更拿邬生没办法。

  你恨死恨毒了某个人,却拿他没办法,只能看着.....这大概是人最绝望最恨的了。

  秦珊珊恨不能冲过去杀了苏梨和邬生这对间夫银妇,最后却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不敢做。

  满身戾气怨气需要发泄的秦珊珊,将这一些全部发泄在了苗凤花和苏旦身上,显得越发可怕。

  秦珊珊不装了,什么也不做,就那么好吃懒做大爷似的张扬回了苏家。

  苗凤花和苏旦恨死郁闷死,可惜却不是对手,也无法摆脱,如同秦珊珊说的,除非杀了她。

  可杀人哪有那么容易,他们没那杀人的胆子不说,秦珊珊也防着他们,哪那么容易,于是接下来的日子,秦珊珊和苗凤花苏旦三人就进入了一个死循环状态。

  我防着你你防着我,我恨你你恨我,却一辈子别想摆脱。

  苏旦那是又烦又怕,最后又免不了去喝酒。

  他一喝那酒,立刻就变了个人,又开始打人。

  打秦珊珊打苗凤花,不分青红皂白的打,打完拉着秦珊珊就强上。

  他们三人的地位就这样平衡了,一起处在地狱中。

  这中间不管是苗凤花还是苏旦都动了不少脑子,想过卖掉秦珊珊,想要孩子甚至在外偷偷偷过寡妇,可惜最后都没用,都被秦珊珊搅黄了。

  秦珊珊底子还在,作妖作福养起来后,也不老实起来,最后竟然还偷人。

  村里的还有城里的,只要她想就偷,反正她也生不了不怕怀孕,没钱了想好东西了也去偷,肆无忌惮。

  那样子和暗娼都差不多了,苏旦和苗凤花气得要死,村里人对秦珊珊恨之入骨,却拿没脸没皮的她没办法。

  苏家乌烟瘴气,苏家村也没好到哪里去,被一个秦珊珊搅乱得一塌糊涂。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