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719章 影响仕途

第719章 影响仕途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33更新时间:2018-12-28 06:57:20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这种事,她怎么和邬生说。

  邬生从来没问过什么,难道要她主动和邬生说,我和唐元宵没那啥那啥吗?

  实在...实在说不出口啊。

  邬生没想到苏梨会这样回答,他愣了一下,“也是,我也从来没想过问。”

  换做别人,在听到外面那些谣言时,大概会说吧,就苏梨什么都没说。

  “所以啊,我莫名其妙和你说这个...简直...”

  苏梨脑海里猛地想起了某部偶像剧。

  那偶像剧里女主被诬陷跺胎什么的,就跑到男主面前辩白说自己还是小姑娘,结果那男主...华丽丽的误会了啊。

  脑海里想的不是其他,而是想,她为什么和我说这个,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当时这偶像剧太火,这剧情也太狗血,苏梨到现在还记得。

  苏梨侧头瞟了瞟邬生嘀咕,“你不是说你不在意吗?”

  邬生失笑,“是,是,你说得都有道理。”

  邬生附和后,顿了顿接着道,“我就是想和你说,我很高兴很惊喜,我的高兴和惊喜,甚至无法用言语表达。”

  苏梨背对着邬生笑了笑,没说话,可气氛却温馨不已。

  邬生接着道,“虽然很惊喜很高兴,不过你太会给了。”

  他闷笑了一声,胸膛的震动苏梨都能感受到,“也不怕我闹笑话,若不是之前娃娃脸闹过笑话,说不定闹笑话的就是我了。”

  苏梨听到娃娃脸新婚之夜闹的囧事,脸瞬间也变囧了。

  “不...不会吧...”

  “怎么不会,好在之前有经验。”邬生笑了笑,没忍住将苏梨楼得更紧了一些,勾头去亲了亲苏梨的脸颊。

  一下接着一下,因为太高兴,他忍不住唠叨。

  “我很高兴,我真的很高兴,之前说不在乎,可是昨晚,我还是高兴得...”

  他高兴得想哭,比天降五百万还让人惊喜。

  “傻子。”苏梨嘟嘟嘴哼了哼。

  “是啊,我是傻子。”邬生笑着承认了,然后没忍住问道。

  “之前怕你在意,我自己也在意,我一直没问唐元宵和你的事,现在我想问问了,你们...为什么没有圆房?”

  苏梨默了默,“我们结婚是父母定的,之前根本没见过,唐元宵结婚当天回来,结果当天就因为有任务直接走了。”

  “后来,发生了不少事,我就想和唐元宵离婚,他那时候探亲回家,我和他说了离婚的事,自然也不可能...”

  “原来是这样啊。”邬生感慨。

  苏梨没回答,一下子想到了唐元宵。

  想到唐元宵就免不了想起唐母,她没忍住轻轻叹了一口气。

  邬生听到了,无声拍了拍苏梨的肩膀。

  苏梨都想到唐元宵了,他自然也想到了。

  几年前和唐元宵要公平竞争的过往现在回想起来,感慨颇多。

  那时候他还是挺嫉妒唐元宵的,因为他曾是苏梨的丈夫,如今抱着苏梨,想到唐元宵竟然都没碰过苏梨,又有些不是滋味。

  老唐,也不容易。

  “老唐...老唐可惜了。”邬生感慨了一句。

  苏梨轻轻嗯了一声,音调微微上挑,是奇怪邬生怎么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邬生解释道,“他各方面都不错,就是性子不够果决,而且有点...愚孝。”

  苏梨轻嗯了一声没插话,表示自己在听。

  “因为唐母,他的生活一团糟,以后...还会影响仕途。”

  邬生声音有些淡,不过语气里的可惜也完全能听得出来。

  苏梨思绪飘得有些远。

  上辈子唐元宵和她都过得痛苦,可是唐元宵的情况要比她好一些。

  他并没有身心都收到重创,虽然心里肯定也苦,可是仕途上却很顺,唐母早早去世,给他带去了痛楚,却没影响他的仕途。

  所以才一路做到了军长......

  她离世前那一次见面,他们的地位天差地别。

  苏梨回过神来,“大概就是有所失必有所得吧。”

  想到唐母的身体,她去看邬生。

  “邬生,之后的事会怎么处理?唐母那样子...”苏梨摇摇头,顿了顿试探问道,“还有今天李...那边联系你了吧?”

  苏梨说的事她被关的事,这件事已经报案了,最后肯定要处理的。

  只是这两天是他们结婚,张队长他们才默契的没来打扰他们。

  想来过了明天,这件事就要提上日程了。

  马上就要过年了,这件事在年前怎么也得有个章程。

  昨天李献来了婚礼,今天下午,苏梨看到邬生出去一会了,是娃娃脸来找他,隐约听见将军的字眼。

  想来是李献来找过邬生。

  结婚第二天就找上门来,想来是想见见邬生,为什么见,也离不开叶欣兰的事了。

  邬生眼底的平静因为苏梨的话而打破,他嘴角嘲讽扯了扯。

  “嗯,说是在胡同外呢,我没去。”

  李献没脸来家里,更不可能见邬琪华,就想着在胡同外见邬生一眼,可惜邬生不想看到他,就没去。

  听说在外面等了好几个小时。

  苏梨转回身伸手抱住了邬生,拍着他的后背,“不想去就不去。”

  邬生享受着苏梨的安慰,脸上再次露出笑容,心里默默想,这些糟心事,因为苏梨的安慰,也没那么糟心了。

  他特别乖巧的答道,“好,不去,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

  苏梨拍着他后背的手一顿,想抽回转身却被邬生抓住了。

  “老婆,我这么听话,是不是该奖励我。”邬生笑嘻嘻的有点不正经,“比如亲一下?”

  “你这人...”苏梨哭笑不得,“说着正事呢。”

  “说完了啊,要睡了,我们得忘掉这些糟心事,说点做点高兴的事,带着好心情睡,会睡得更好更香甜。”

  邬生指了指自己的唇,“老公不听话要罚,听话要奖励啊,来,苏梨。”

  苏梨看着一咬牙,用手去掐住苏梨微微嘟起的唇,“亲,亲,一天到晚就知道亲,一把年纪也不知道害臊。”

  “一把年纪?你怎么能嫌弃老公老呢,老婆。”邬生被掐住嘴,却还是堵不上他那嘴。

  苏梨叹了一口气,放开邬生极快背对邬生。

  邬生用比她更快的速度将她捞了回来,“你不亲我,我亲你啊。”

  说完,邬生就去亲苏梨的脸,苏梨被他亲得痒,抬手去推,

  “痒。”

  邬生一听到苏梨说痒,一下子想到了昨晚的坑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