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713章 大大大大惊喜

第713章 大大大大惊喜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76更新时间:2018-12-28 06:56:54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苏梨是被渴醒来的,醒来时眼睛微微有些不适,眨了眨才睁开。

  睁开了眼睛,苏梨脑子清醒了一些,很快就察觉了异常。

  她正睡在一个熟悉的怀抱中。

  怀抱很熟悉,可从来还没有在一张床上醒来过,更没有醒来就感受到过。

  苏梨懵了一瞬,就想起她和邬生结婚了。

  再然后,记忆回笼,想到自己之前做的事,苏梨有种五雷轰顶之感。

  她...她那么大胆了,结果...结果竟然喝醉了...喝醉了不算,还丢脸丢到了姥姥家,闹到了邬琪华小姑姑他们面前。

  苏梨咬着指头很想给自己两巴掌。

  虽然醉酒了,不过那酒是药酒,倒是没有宿醉后的毛病,就是...就是太丢人了。

  苏梨动了动头,看看一边还默默燃烧的囍烛,然后悄悄抬头去看头顶的邬生。

  结果看到了一双明亮的丝毫没有一双睡意的眼睛。

  苏梨一下子就愣住了,和邬生呆呆对视。

  最后还是邬生打破了沉默。

  “醒了?”

  短短两字,声音沙哑性感撩人。

  如此近距离,又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苏梨心重重一跳,忙不迭要推开邬生要起身。

  结果手忙脚乱,差点没一头摔下床。

  邬生叹了一口气,长臂一伸,将她捞了回来,按在床上。

  “乖乖待着。”

  邬生坐起身来,给苏梨倒了一杯温开水。

  “喝吧。”

  苏梨爬起来愣愣接过水,一口干了后,满足呼出一口气。

  “你怎么知道我渴了?”

  邬生接过她手里的杯子放到一边,“我是神算子行了吧?”

  苏梨抓了抓头,看着邬生咬了咬唇,“我...我是吵醒你了,还是你还没睡?”

  邬生用一言难尽的目光看着她,慢慢坐在苏梨面前,慢悠悠看着她。

  “你说呢?”

  这一句话特别的慢吞吞,特别的意味深长。

  “你觉得我能睡得着?”

  和苏梨共处一室,还在同一张床上,他还能睡着?他的心得有多大?

  新房这边其他房间倒是很多啊,邬生去其他房间睡也可以,可是他怎么可能去?

  新婚之夜新房床上怎么能空着,他不放心更舍不得放下苏梨,所以就算折磨也一定要和苏梨待在一起。

  和唐陌一起回到新家,到了十点多近十一点,苏梨就满足拉着唐陌和邬生的手睡过去了。

  她睡着了,唐陌也很懂事的,不可能赖在这新婚床上,自然就回他的房间睡了。

  邬生轻轻给苏梨擦了脸擦了脚,看唐陌也睡下了,收拾了一下也跟着睡下了。

  这‘睡下’自然只是一个说法,邬生真能睡着才怪。

  他清醒得不要太过分。

  在苏梨睡下后,他唯一做的事就是看苏梨,还有控制自己。

  所谓甜蜜和折磨并行,痛苦而幸福就是邬生的真实写照。

  邬生看着苏梨的目光越来越暗,幽深不已。

  苏梨被他的目光,还有那暗示意味的话语弄得小鹿乱撞,语无伦次。

  “...现在几点了,你应该睡的...我不是故意喝醉的,我没想到那是酒...”

  苏梨的话,在邬生慢慢的一点点靠近中,最后都消音了。

  “我也没想到那是酒,好在...是酒也没事,现在才两点,还来得及。”

  邬生声音越来越暗哑。

  苏梨听得脸热,心跳得仿佛要跳出胸口,整个脑子都懵了。

  “什么...什么还来及?”

  “你说呢?”邬生的脸凑到苏梨面前,凑近她的耳边低语。

  苏梨整个人僵住,想要退后却没来得及,下一秒整个人就落入了熟悉的怀抱,眼前一暗,唇就被吻住了。

  被吻住的前,苏梨听到邬生道——“当然是洞房。”

  半夜两点,什么还来得及?当然是洞房。

  新婚之夜...不容错过,两点嘛,还来得及。

  长夜漫漫,非常来得及。

  苏梨脑子迟钝的终于反应过来邬生的意思时,一切已经来不及。

  一股陌生的刺痛穿透她的时候,被邬生特意纠正的惯的会疼的毛病没能忍住,低低闷哼了一声。

  邬生...邬生已经疯了也已经傻了。

  他不敢置信看着苏梨,眼睛已经彻底红了。

  东方亮堂起来后,邬生坐在床边看着苏梨的睡颜,看着她梦中都微蹙的眉头,那叫一个幸福加心疼。

  当然,面上残留更多的还是震撼和震惊。

  虽然事实摆在眼前了,可是邬生还是觉得不可思议,还处在懵逼中。

  他看了一会,呆了一会,掐了自己一把,感觉到疼就忍不住龇牙笑。

  邬生的视线最后落在了床单上的红梅上,红色床单,落下也不显眼,可是却真实无比。

  邬生缓缓呼出一口气,心里默默的再次感谢娃娃脸。

  为什么感谢娃娃脸,因为娃娃脸在他之前结了婚,然后在他之前闹过了笑话啊。

  若不是有娃娃脸在前,有过经验,说不得闹笑话的人就是他了。

  一把年纪了还是童子鸡,不好的大概就是这一点吧。

  娃娃脸是,他也是,所以娃娃脸才闹出了那笑话。

  邬生傻笑起来,心里默默决定以后要对娃娃脸好。

  娃娃脸闹的事,小范围内传开了,大家好哥们的免不了一番笑话,也免不了说些为了避免以后大家闹笑话,要带着大家去‘见识’,不过说笑归说笑,却没人去。

  对娃娃脸嘴里会笑话,不过实际上都是善意的笑言。

  物以类聚,常聚在邬生身边的这些军人,是真正顶天立地的,他们对国忠诚,重情重义,对妻子,也是如此。

  闹笑话也罢,怎么样也罢,婚后忠诚唯一是他们应该对妻子做的呃,就如同妻子会对他们一般。

  人人都知道邬生娶的苏梨是二婚,是嫁过人的,邬生也一直知道。

  说完全不在意是不可能的,这事想起来就会心酸酸的很醋,不过这些在他追求苏梨时,就注定比不过心中的情义。

  他认定了苏梨,不要说苏梨嫁过人,就是生过孩子,那也是他认定的。

  苏梨结过婚又如何,他们这些日子的相处,足够将这些磨灭。

  邬生珍重苏梨,不在意苏梨结过婚,结果...结果苏梨却给了他个大惊喜。

  邬生打死也想不到苏梨和唐元宵结过婚,却根本没同过房。

  因为完全想象不到,所以他有种被五百万大奖砸中之感。

  实在是...实在是太惊喜了。

  “之前...之前怎么也没和我说,也不怕我闹出笑话。”

  邬生看着苏梨低语,心里甜如蜜,幸福得要飞起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