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712章 上辈子的邬生

第712章 上辈子的邬生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85更新时间:2018-12-28 06:56:47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邬生和唐陌永远不可能完全知道,苏梨为什么会这样。

  他们知道原因,也只知道一部分,并不知苏梨的那些醉话的真正含义。

  苏梨为什么一喝醉就找唐陌,因为上辈子她半辈子就为了找唐陌,半辈子都在愧疚中。

  她上辈子活着的意义,就是找到唐陌。

  唐元宵上辈子,一直不知道苏梨这些挣扎愧疚恐惧。

  直到今日看见苏梨的样子。

  他还记得这一世苏梨上次喝醉时的样子,那时候他心痛愧疚,却并不比这次震撼。

  因为那时的他并不知道,苏梨找唐陌背后背负的沉重。

  “苏梨...苏梨....”

  看着邬生苏梨和唐陌那样离去,唐元宵内心一句句重复叫着苏梨两个字。

  他死死忍住没让自己露出破绽,没让邬生发现。

  他不是怕自己暴露踪迹,而是怕自己被发现后,不管不顾做出冲动的事情来。

  比如抢亲。

  唐元宵知道自己的想法很讽刺,很不可思议,可是看到苏梨那样哭,他除了内疚心痛,更希望能补偿苏梨。

  记起上辈子的记忆,他成了最了解苏梨的那个人。

  就算唐陌就算邬生,也比不上他。

  全世界他最了解苏梨,全世界只有他知道苏梨重生的秘密。

  他们若在一起,也不是不可以不是吗?

  唐元宵心痛到极致,物极必反,反倒是冒出了如此可怕的想法。

  这一刻,他内心质问老天。

  老天对他为何如此不公平。

  为什么要让他记起前世?为什么不早一些让他记起前世?在一切还未定局的时候该多好。

  可偏偏...偏偏在苏梨结婚这一天才全部记起来,记起来了,一切却已经来不及。

  唐元宵都不知道是怎么控制自己目送他们三人离去的。

  心中一时间说不清是悔恨还是心痛愧疚还是什么,只觉得胸口仿佛要爆炸出来。

  唐云霄死死捂住唇,死死捂住喉咙里的痛苦呐喊和呜咽。

  喉间传来腥甜,被唐元宵死死压下。

  唐元宵死死看着那陌生又熟悉的胡同,双眸里剧烈挣扎后,终于还是恢复了平静。

  最后,唐元宵还是选择离去。

  犹如悄然而来,离去的时候也悄然离开,仿佛从没来过一样。

  没人知道他来过这里,就算没人知道,他知道邬生家的地址一样。

  这辈子的唐元宵,自然是不知道邬生家地址的。

  邬生家的地址,唐元宵是上辈子知道的。

  上辈子邬生和苏梨,一生从未有交集,可唐元宵和邬生却不是。

  他们不止有交集,交集还不浅。

  和这辈子有所不同,上辈子,唐元宵一直是邬生提携的。

  唐元宵的优秀忠诚不言而喻,而且上辈子他也没有唐母拖后腿,虽说说不上幸福,可是在仕途上却是平平顺顺的。

  而这一切都归功于邬生。

  他被秦珊珊戴绿帽子,当初闹得沸沸扬扬,是邬生直接将他调了过去,避开了那些纷争,后来才一切顺利。

  邬生就是那样一个好领导好战友。

  后来邬生一路高升,他也跟着一路升,一直是邬生罩着的人,是他上辈子一直最感激的人。

  他们认识了三十年,虽然说不上多亲近,也算不上家人兄弟,可是他们的关系毋庸置疑是亲近的。

  唐元宵也没想到上辈子他和邬生竟然是这样的,羁绊竟然还那样深。

  而对他基本是等于恩人的邬生,这辈子竟然和苏梨有了交集,而且还和她结婚了,他们的关系也变成了如今这样。

  因为苏梨,他和邬生的命运和上辈子也出现了分叉,走向了不同的方向。

  “邬生...邬生...为什么是邬生呢?”

  没记起上辈子的时候,唐元宵从没问过这个问题,可记起来了,他想起上辈子的事,这个问题就忍不住冒了出来。

  深夜,在无人寒冷的街道,唐元宵行尸走肉一般走着,嘴里喃喃着的一直是这个问题。

  “为什么是邬生呢?”

  邬生上辈子没遇到苏梨,更没结婚啊。

  是的,上辈子邬生一直没结婚,一直单身,直到他离世也是如此。

  邬生算是异类了,毕竟像他这样一直不结婚的人不多,不少人当面不敢说什么,背后却不少人议论。

  当然,他也是被议论的对象,他也是异类,毕竟他是唯一一个娶过三个老婆的。

  还一个老婆都没留住,不似死了就是离婚了,还有出轨了。

  他的老婆,一个死,一个卖了继子,一个出轨,说出去都没人信。

  一个不是娶不起却不娶老婆,一个娶了三个老婆,多的太多,少得没有,所以他们一定意义上也算是同病相怜。

  等步入中年,唐元宵也问过邬生这个问题:为什么不结婚?

  邬生的回答是:“没遇到想结婚的人,所以就不结婚。”

  答案就是如此简单。

  后来邬生不知道从哪里抱回来了一个孩子就当做自己孩子养了。

  那个孩子的来历说法众多,有说是邬生儿子,只是孩子妈妈死了或者丢下他们不见了,有说是哪里抱养的,也有说是哪个战友遗孤。

  各种说法都有,不过却没人敢去问邬生。

  邬生说那是他儿子,就真当他是儿子养了起来,养得挺好挺壮实,而且性格也有些像邬生。

  依旧是天生当兵的料,在很小的时候就被邬生丢到了军营里,随着年纪增长,在他身上仿佛看到了第二个邬生的影子。

  唐元宵离世时,那孩子也长到二十几岁了,意气奋发,羁傲不逊,前途无量。

  相对比的是唐陌,冷冷清清,带着一生都无法愈合的创伤,形成了分明的对比。

  唐元宵离世时,最不放心最愧疚的就是唐陌。

  这辈子,这一切却都调换了。

  邬生成了唐陌的...父亲。

  虽然唐元宵不想承认,可是这就是现实。

  唐陌以后就是邬生的孩子,以邬生的性格,肯定会将唐陌当做自己的孩子。

  有苏梨有邬生,如今就那么优秀的唐陌,肯定会比上辈子更优秀。

  当然,也会更幸福。

  唐元宵该欣慰的,可是,却也更难受更痛苦。

  这种阴差阳错,这种想补偿都没法补偿的无奈,还有他们中间巨大的沟壑,那一份无奈,真的能将人逼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