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711章 坑邬(二)

第711章 坑邬(二)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25更新时间:2018-12-28 06:56:47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唐陌听了邬生的解释:“.......”

  “你妈妈醉了就找你,找不到就哭,我没办法....”

  邬生满脸无奈,“你知道的。”

  唐陌自然不会忘记那次难忘的苏梨醉酒经历,看着邬生,唐陌脸上第一次闪过同情。

  “妈妈。”唐陌目光转向真努力看她的苏梨,心又酸又甜又软,“妈妈。”

  他叫着,拉过苏梨的手,“我在这呢。”

  一直低低喃喃着小陌的苏梨,使劲看眼前的人。

  “小陌?你是小陌?”

  唐陌狠狠点头,“是我,妈妈,是我。”

  苏梨猛地直起身子,伸手去捧住唐陌的脸,差点没一头从邬生身上栽下。

  “小心。”唐陌和邬生齐喊。

  “小陌!”苏梨大喊,“我终于找到你了。”

  邬生忙蹲下将苏梨放下,苏梨下一秒直接整个就朝着唐陌扑过去。

  “小陌,你真是小陌,你都长这么大了,呜呜,我终于找到你了,我就知道我会找你的。”

  “你饿了吗?有没有被冻着饿着?那些拐子是不是虐待你了...呜呜都是我的错,都是我没看好你。”

  苏梨抱着唐陌就哭了起来,唐陌愣了一下,看向了邬生。

  邬生满脸无奈点头。

  “小陌,都是我的错,都是我害得你不会说话了,我...我给你钱,你要买吃的...”

  邬生一听急忙开口,“快哄她。”

  别又脱衣服了。

  不用邬生说,唐陌已经有经验了。

  “妈,我没事啊,我好好的,我没冷着我也没饿着,我也能说话,你看,我好好的,你别哭了好不好?”

  唐陌扶着邬生,去擦她脸上的泪。

  苏梨怔怔看着唐陌,好似终于反应了过来,“小陌...”

  “对,我是小陌,妈妈我都很好,我没事......”唐陌再次安抚。

  苏梨的情绪渐渐镇定下来,也不再哭了,拉着唐陌的手不放手。

  邬生在一边帮忙,和唐陌一起半抱半扶着往胡同走去。

  即将要走到胡同尽头的时候,邬生忽然回头。

  他看了一会胡同,没看到什么,又转了回去。

  进了邬家,邬琪话小姑姑看到邬生和苏梨,也免不了一番惊讶和哭笑不得。

  胡同渐渐安静下来,邬家却热闹了起来。

  有人从外回来,也进了胡同,一个又两个,却没人发现,对面树荫下角落里的一双眼睛。

  时间慢慢过去,那双眼睛动也不动,好似眨都没眨。

  过了一个多小时后,胡同又热闹了起来。

  却是苏梨和邬生唐陌又出来了。

  虽然苏梨喝醉了过来了,可是这里又不是新房,再怎么说也不能这样随便睡下,新人还是要去新房子睡的。

  所以最后待了半个多小时后,邬生带着苏梨又返回新房子。

  唐陌当然一起跟着回去。

  找到了唐陌,苏梨总算安静了下来,邬生背着苏梨,苏梨拉着唐陌的手,一起回新房子。

  “小陌啊。”走了几步路,苏梨就喊一次。

  “我在呢,妈妈。”唐陌不厌其烦的一遍遍回答。

  “邬生....”苏梨喊完唐陌,唐陌答应了就会开始喊邬生。

  “我也在,背着你呢。”邬生轻声回答。

  苏梨嘟嘟喃喃说着,微微闭着眼就会安静下来。

  走了一小段又喊小陌邬生,听到他们答应又放心下来,一直循环。

  他们走得不快,慢慢悠悠的,一家三口慢慢远去,路灯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配合着那声音,有种岁月静好之感。

  一家三口,温馨又美好。

  街道上渐渐安静下来。

  过了很久,却忽然响起了压抑的呜咽声。

  那细碎的压抑的,被压在喉咙,还用手捂住的压抑哭声,在静谧的夜,更显悲凉。

  还有一丝渗人。

  很快,这一丝呜咽就被猫叫声压过去了,好似是幻觉一般。

  可...其实并不是幻觉。

  等入了深夜,万物静谧的时候,那树影下一动不动的东西...或者说人影动了。

  蹒跚的一步步往街边走去,头上的白纱布,在夜里还是能看清。

  那是...唐元宵。

  唐元宵从唐母病房出来,就直接人事不省,直到天都黑了才转醒。

  醒来的唐元宵,比之前平静了很多,或者说真正心如死灰。

  他醒来第一时间见了等着他醒来的公安,针对唐母做的事,除了抱歉没说太多,只希望公安秉公办案。

  唐母如今已经算是惯犯,这个年纪这样的身体还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也是头一份了。

  公安对唐母也很无语,这样的老人,他们犯事简直就是带去麻烦,抓他们去监狱,特别是唐母这样的,哪个监狱愿意接收。

  监狱又不是养老院,都怕上了年纪还犯事的。

  可若真的什么都不惩罚,那他们不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人老了或者小孩年纪还小,并不是能犯罪的借口。

  如果没有作为,那些坏人想做坏事,直接教唆小孩老人就行,可是这样是不行的,如果真这样,那这世界也要乱了套了。

  唐母这样的人,去坐牢难,不坐牢罚款,苦的是做子女的。

  见唐元宵的公安看唐元宵满是同情,不过唐元宵没有太多的心情去注意公安的眼神。

  见过公安后,唐元宵谢过一直守着他的林欢竹,请她不用担心,让她先回去。

  林欢竹不放心,可是唐元宵态度坚决也只能走了。

  林欢竹走后,唐元宵一个人在病房里坐了很久,谁也不知道他想了什么。

  唐元宵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邬生家胡同的。

  等他反应过来,他已经站在胡同对面了。

  他自然知道,他无论如何也不该出现在这里,更不可能进去。

  他这个前夫进去算什么呢?抢亲?示威?恶心邬生?让苏梨难堪?

  他什么都不能做,所以恢复理智后,他就死死控制自己让自己隐藏起来。

  就在唐元宵逼着自己回去的时候,没想到却意外看到了出来送邻居的唐陌。

  看到唐陌,唐元宵真正心如刀割,看着唐陌站在胡同发呆,看着他寂寥的样子,唐元宵差点没控制住自己。

  等他死死控制住自己没现身时,更让唐元宵想不到的是,邬生和苏梨竟然来了。

  以那样奇怪又熟悉的组合方式到来。

  听到苏梨的哭声还有还有她找唐陌的样子,唐元宵的心就如同被人插了一刀又一刀,鲜血淋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