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707章 咳咳咳(一)

第707章 咳咳咳(一)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237更新时间:2018-12-28 06:56:44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你胡说什么,我...我听不懂。”苏梨想理直气壮的,可惜最后...又结巴了。

  什么叫污污的味道,她不懂,她什么都没想。

  邬生听着苏梨的声音,笑得不行了,死死忍住没发出声音。

  “是吗?你听不懂只会脸红是不是?”

  邬生一本正经回道,语气里却依旧满是笑意。

  苏梨:“.......”

  “哎呀,我作为男人,其实应该先脸红的,可是因为一直担心某人的身体倒是没顾得上,没想到...哎呀...”

  邬生哎呀个不停,苏梨...苏梨要羞死了。

  “邬生,你快闭嘴,别打扰我洗澡,你快去别的地方。”

  苏梨开始赶人了。

  “泡澡不是无聊嘛,我就想陪你聊聊天。”邬生特别光棍的说道。

  刚才他说的真是实话,因为苏梨的身体,他可没时间想酱酱酿酿,而且虽然这一天他已经等得花儿都要谢了,等得都要成忍者神龟了,可是之前确实不敢多想也不想想。

  苏梨身体状态不好,他原本没想过今晚就怎样的,结果苏梨自己先脸红了。

  邬生嘿嘿想着,听着里面的水声,忽然愣了愣。

  呃.......水声......

  苏梨在里面...泡澡.......

  邬生脑海不受控制的奔驰了一番,脸僵住了。

  “咳咳咳...”邬生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忽然觉得他今晚笑苏梨,还有在浴室门外陪苏梨洗澡,好像是给自己挖了个坑。

  而且是...巨坑。

  邬生觉得大概结婚,脑子太高兴所以离家出走了,他才会做出这么蠢的事!

  邬生骂着自己蠢,可是脑子却有点不受控制。

  他的耳朵慢慢红了起来,然后感觉身体骤然热了起来,鼻子有点酸有点痒....这种熟悉的感觉是.....

  邬生一下子想起了之前流鼻血的坑爹事件。

  抬手,邬生毫不客气的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让自己清醒。

  “啪”的一声,声音特别清脆响亮。

  苏梨在里面也听到了,“邬生你在干什么?“

  她猛地抱住了自己的双肩,神色紧张看着门。

  “有蚊子...我打一下。”邬生找了个世界上最烂的借口,开口才发现声音不对劲。

  那种暗哑沙哑...简直要命了。

  邬生咳咳咳咳了一下,竭力正经。

  “我先去喝点水,苏梨你慢慢洗,不过也别泡太久,别泡晕过去。”

  说完邬生二话不说逃了。

  苏梨低低应了一声,红着脸将脸埋了进去。

  邬生那声音,苏梨一听没忍住就红了脸。

  因为热水,因为心情,苏梨白玉般白嫩的皮肤慢慢染上了一层粉色。

  洞房花烛夜.......两辈子了第一次真要那什么的苏梨,不可避免的紧张了。

  她又羞又紧张,恨不能就不从这里出去了,可是...没一会,就感觉人晕乎起来。

  知道再泡下去可能就真要晕了,苏梨急忙站了起来。

  除了毛巾,一旁还备着大红色的睡衣以及那什么......

  咳咳咳....苏梨差点没咳出来,之前邬生准备她没想太多,现在看到除了里衣都有,简直...要羞死了。

  苏梨微微颤抖着手将自己收拾好,花了三分钟的时间鼓足勇气才出了浴室。

  在屋子里想尽办法好不容易让自己平静下来的邬生,看着从浴室里走出来的苏梨后:“.......”

  好想戳瞎自己的双眼!

  邬生只看了一眼就急忙移开视线了,可是苏梨的样子还是深深刻在了自己脑海里,然后成功再次让他整个人都热了起来。

  简直要了老命了!

  “你先回房间,我去洗澡。”

  邬生极快进了浴室里,看着浴室里还未消散的雾气,闻着里面的的馨香,很想再给自己一巴掌。

  作死啊!

  就不能等一下吗?刚才为什么要嘴贱!

  大冬天的用冷水洗澡洗得面无表情的邬生,冷漠着脸思考一个问题:

  要不要打电话给邬琪华,让他们也过来新房这边?

  这里是新房,按照邬琪华的识趣,这里今晚肯定是不会有人来的,她不会过来,也会带着唐陌一起在那边住下,这都是心照不宣的。

  好让他们有个舒心的不用担心的洞房之夜啊。

  可是...邬生担心苏梨的身体,所以觉得其实可以打。

  冷静下来的邬生,打定主意,决定出来后就和苏梨说一声打电话。

  邬生在浴室里挣扎,苏梨在大红色新房里也是坐立不安,心一直砰砰乱跳。

  心不在焉的擦着头发,苏梨看着贴着囍字的大红色房间,紧张不已,胡思乱想着,时间过得慢得不行,又过得无比快速。

  邬生已经从浴室出来了,一听浴室开门的声音,苏梨差点没跳起来,心更加快速狂跳起来。

  苏梨急速从床上站起来,想平静来着,却紧张不已。

  “你...你洗好了?要不要喝水?”

  邬生侧着擦头发并没看苏梨,“不要了。”

  他低垂着视线不去看苏梨的脸,视线扫过她穿着拖鞋的脚,“怎么不去床上?”

  苏梨没忍住‘啊’了一声。

  这就要进入主题了?

  听到苏梨的啊声,邬生尽力不让自己多想解释。

  “床上暖和,刚洗了澡就该进被窝里,你也没穿袜子,还到床下来,别冻着了。”

  邬生想起找到苏梨时苏梨那冻得都要僵住的样子,一下子也顾不上不去看苏梨的决心了,急忙催着苏梨上床。

  等让苏梨上床用被子裹起来,让她躺下前,邬生看着苏梨还湿漉漉的头发皱眉了。

  “头发还没干?”

  苏梨眨眨眼特别无辜,“当然没干,哪能干得那么快。”

  苏梨看看邬生同样还潮湿的头发,“我这是长头发。”

  没有吹风机的年代,只能用毛巾擦干,没那么容易干的。

  邬生呆了一下,又将苏梨扶正,“头发没干可不能躺下,我帮你擦头发。”

  苏梨团在被子里乖乖点头,“嗯。”

  邬生起身去拿新的毛巾,坐在床边给苏梨擦头发。

  理头发的时候不小心碰了一下苏梨,苏梨愣了一下,“手怎么这么凉?”

  苏梨伸出手一把抓住邬生的手,摸到了一手的冰凉。

  “没事。”邬生要让开,却没挣脱。

  “都这么冷了怎么没事,怎么凉得这么快。”打死苏梨也没想到邬生是洗的冷水澡,顾不得其他急忙将邬生拉上床。

  “穿得这么薄,还...”苏梨有些自责,邬生都是为了擦她的头发才被冷着的。

  邬生一般都是顺从苏梨的,在反应过来前就被苏梨拉上了床,然后被苏梨用被子裹住了。

  反应过来的邬生:“......”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