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706章 污污

第706章 污污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84更新时间:2018-12-28 06:56:43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唐元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病房的,满脑海都是那疯狂的念头。

  至于唐母冤枉的叫嚣,要他一定要想办法从公安手里就出去的话,他完全忽略了。

  他这辈子再不会为唐母奔走了。

  她自己好自为之,才应该是唐母正确的归宿。

  当然,他也不想再为唐母交罚款了。

  他卖命才赚来的血汗钱,为什么要这样一次次被挥霍出去......

  他不要,他拒绝......

  唐元宵如此想着,眼前一阵阵发黑,他想打起精神,想看清前方,却怎么也清醒不过来了。

  彻底陷入黑暗前,最后大记忆是林欢竹焦急的喊他名字的声音,随即好似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林欢竹不放心唐元宵,一直等在病房门口,她并不是有意听里面的谈话,可是争吵声太大,还是让她听了个大概。

  唐元宵没出来,林欢竹就知道唐元宵会什么情况,却没想到唐元宵竟然没撑过去直接晕了。

  林欢竹险险接住唐元宵,请了护士帮忙,将唐元宵送回了病房。

  医生看过后,也就说是情绪过于激动晕过去的,让休息就可以了。

  这样的情况下,林欢竹怎么走得开,最后也就没去成苏梨的婚礼了。

  苏梨注意到了林欢竹没来,不过也没多想,主要是...忙,没时间多想了。

  而且她也累了。

  虽然因为结婚,她心情好,看着状态一直挺好,也一直撑着,可实际上,苏梨就是强撑着而已,就是那一口气在那提着而已。

  健康的常人结婚一天下来都累,更何况苏梨。

  之前身体消耗得太厉害,她完全没康复,这样耗费心神身体的婚礼办下来,哪里吃得消。

  喜宴结束,苏梨和邬生送客人离开时,就算化妆了,就算还有满脸的笑容,可是脸上的苍白还是慢慢透了出来。

  特别是嘴唇,因为吃了饭,唇妆退了,唇色一下子白了很多。

  一直注意着苏梨的邬生,第一时间注意到了,也不管客人才送了一半,道着歉先搂着苏梨撤了。

  邬琪华也知道情况,二话不说拉着唐陌顶上送客人。

  唐陌担心苏梨情况,不过知道有邬生,也没多说,乖乖跟着邬琪华送客人。

  唐陌虽然不姓邬,可是今天在这样的场合露面,邬生就是承认唐陌是他儿子,以后就是邬家人。

  邬琪华拉着唐陌也是表明她的态度,总之,唐陌从此就是邬家人,被邬家罩着了,外人想说难听话,或者想做点什么,可得掂量掂量,做错事,以后可别怪他们不客气。

  宾客都是聪明人,看到这一点都明白。

  对邬生苏梨提前离场更不会说什么,他们基本都知道苏梨之前被绑的经历,也不会怪罪,只让她快去休息,苏梨最后想挣扎一下的心思也彻底熄灭了。

  邬生半搂半抱着苏梨,快步向车里走去。

  上车后,邬生立刻拿出厚厚的军大衣将苏梨裹住,“累坏了吧?胃疼不疼?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邬生问着握住苏梨的手,“这手冰得...应该敬完酒就直接走的。”

  “没事,我没事。”苏梨安抚,“虽然有点累,不过都还好。”

  “好什么,我又没瞎,你自己看看你自己的脸色。”邬生搓着苏梨的手的,等暖和点了,立刻开车回家。

  家很快到了。

  邬生进去就一通忙,保证苏梨保暖,给苏梨到了水又去厨房。

  最后端出了熬得正好的玉米山药粥。

  “来,先喝点粥,这是邬夏去饭店之前熬上的。”

  苏梨看着这一碗粥,感受到浓浓的幸福。

  将一碗粥都喝了,胃慢慢暖了起来,苏梨的脸色也有了一点红,没那么白了。

  邬生松了一口气,却心疼得厉害。

  “你哪里不舒服一定要说,不要硬撑着,现在婚礼也结束了,知道吧?”

  苏梨看着邬生认真的眼点头,“我知道,我就是没力气,然后胃一直有点不舒服而已。”

  顿了顿,苏梨补充,“嗯,还有点冷,不过冷也正常,漂亮也是要付出点代价的是不是?为了漂亮冷一点也值得。”

  苏梨说完嘿嘿笑。

  邬生摸了摸苏梨的头,“虽然今天你真的是世界上最漂亮的新娘,不过平时也漂亮,现在就不要想漂亮了,想暖和吧。”

  给苏梨倒了杯水后,邬生去放洗澡水。

  “泡个澡去乏,还能暖和起来。”

  邬生去忙了,苏梨看着这个还不算太熟悉的家,看着上面贴着的大红囍字,想到以后这里就是她和邬生的家,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苏梨慢慢站起身看这屋子,等看到新房,看到里面的红烛还有一屋的红色,特别是那大红色床时,脸慢慢的诡异的红了。

  洞房花烛夜......作为新娘子,苏梨不可避免的想到了什么什么。

  苏梨逃也似的红着脸从新房出来,却一头撞进了邬生怀里。

  “小心点。”邬生小心扶住苏梨,一下子就看到了苏梨脸上的红晕。

  “脸怎么这么红,是发烧了?”邬生第一时间的反应是这个,急忙去探苏梨的额头。

  “没有,没有发烧。”

  苏梨低低说着就想走。

  “没发烧脸为什么这么红?”邬生纳闷。

  苏梨哪里能告诉他,她就是想到洞房花烛夜的酱酱酿酿才红脸的,急忙抽身向浴室跑去,“我去洗澡了。”

  “小心一点啊。”邬生嘱咐完,看着苏梨的背影,他站了一下,看看新房再想想苏梨的红脸,忽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哦...是这样啊。”邬生露出不怀好意的笑,摸着下巴乐开了。

  苏梨逃进浴室松了一口气,等泡进水温合适的浴缸里,又暖又舒服的缓缓呼出一口气。

  一口气才出来,就听到门口忽然传来邬生的声音。

  “苏梨,你刚才想到什么才脸红了吗?”

  苏梨眼睛猛地瞪圆,差点没直接从浴缸里站起来。

  “什么...你说什么?”苏梨心虚气短结结巴巴想蒙混过去,“什么想到什么,我什么都没想到。”

  “真没想到什么?那为什么我闻到了一点污污的味道?”

  门外的邬生坏坏笑了一下。

  苏梨:“...!!!”

  要爆炸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