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705章 质问

第705章 质问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236更新时间:2018-12-28 06:56:43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唐母脸一阵青一阵白,“是,都是我的错,可我都是为了谁,我都这样子了,一直脚都踏进棺材里了,难道还会在意那些东西,我还不都是为了你!”

  “之前因为我,欠了那么一大笔外债,我晚上睡觉都睡不安稳,就担心你,我就是想要回钱来还了欠债,让你轻松一些,然后让你娶个媳妇,我有什么错!”

  “我为了你我才和她要回那些东西,那些本来就是属于我们唐家的东西,我要回来怎么了。”

  唐元宵神情悲愤到了极点,“你说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哈哈为了我...哈哈哈...”

  世上最可笑的又最可悲的莫过于他了。

  多可笑啊,唐母差点害死苏梨,可到头来却是为了他。

  苏梨受那些苦,归根结底是为了他?

  哈哈,为了他,为了他......

  “我不为了你还能为了谁,你是我唯一的儿子,我活着唯一的牵挂,我当然是为了你!”

  唐母没听出唐元宵的悲愤压抑,接话继续辩解。

  “如果苏梨识相一点,也就不必受那些苦了,那些明明就是唐家的,怎么也该有唐家的一份的。”

  唐元宵听着唐母牵强的话,气得咬牙切齿反驳,“我早说过了,那些是苏梨的东西。”

  “苏梨没花过唐家一分钱,那些钱她都还给我了,你为什么还要固执认为那些东西是唐家的!”

  “因为苏梨曾经嫁到唐家,她的东西就是唐家的吗?你所做所为所想的,就好似在大街上随便拉住一个人说她所有的东西是唐家的一样!”

  唐元宵深吸气在深吸气,“拿走水和馒头,你就是想敲诈吧,你说你冤枉,说你没绑了苏梨,可你做的都是绑匪才做的事。”

  “我就是想教训她一下下,又不是故意拿走的...”唐母争辩。

  “到现在你还在撒谎,呵...不是故意拿走的,是有意拿走的是不是?你到现在还不后悔吗?你差点害死了苏梨,你差点成为杀人犯了!”

  唐元宵打断唐母的话,厉声大吼。

  他后怕,后怕得发抖,这一世他只愿苏梨能平平安安健康到老,再面对一次前世被病魔折磨得瘦骨如柴的苏梨,他会疯的。

  唐元宵后怕得全身都在颤抖,可罪魁祸首唐母,却一点悔改的样子都没有,还在争辩争辩争辩。

  唐母被唐元宵吼得一抖,然后也终于忍不住吼了起来。

  “她不是还没死吗?她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她现在还要结婚了,她都好好的,你为什么要吼我,我可是你的妈啊,你有没有良心!”

  “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我说了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过要她的命...”

  唐元宵再次厉声打断唐母的话,“够了,别辩解了,我知道你恨她,你就想折磨她,我都知道,你别在辩解了。”

  唐元宵说得咬牙切齿,看唐母的眼神犹如看仇人。

  唐母身上疼得厉害,之前又一直担忧唐元宵,结果唐元宵来了,连问一句她疼不疼都没问,就开始因为苏梨来骂她!

  唐母又气又恨又愤怒,怒声吼了回去。

  “对,我就是恨她恨不能她死了,我怎么可能不恨她,我们家这么惨还不都是因为她!”

  “还有你,你这个不孝子,见了我连妈都不叫一声,我疼不疼你也不问半句,就知道为苏梨讨回公道骂我,我怎么可能不恨她!”

  “我手脚被打断,都这样了还不够吗?你这个不孝子,这么看我不顺眼,干脆让我死了算了!”

  “人家有了媳妇忘了娘,她都已经不是你媳妇了,你还忘了娘,不孝子,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谁!”

  “还不都是为了你!为了你!”

  唐母大吼。

  再次听到这句话,唐元宵的表情一点点僵住,叫后退了一步,差点没站稳。

  “为了我.....又是为了我。”

  他脸上露出惨笑,失魂落魄,“所以,我活着是你犯罪的根源,我活着就是错的是不是?如果我死了,你是不是就不会犯罪?”

  “我这次...应该死的,死了一了百了,不,我应该早就死了的。“

  “在你虐待陌陌的时候,在你那么疯狂的去做所有事时,我就应该醒悟的,我阻止不了你,永远阻止不了你,就算瘫了就算关着,你都能这样,我应该早点醒悟的。”

  他死了,一切大概也就不存在了。

  他死了,她也就不会为了他去做犯罪的事了。

  “我该把这条命还给你的...”唐元宵无力退后两步,倚靠着墙顺着墙角滑下。

  唐母听着唐元宵的话又惊又怒。

  “你...唐元宵你又威胁我,你又来威胁我,好啊,一起死啊,我们母子两一起同归于尽啊,省得还要受这折磨!”

  “没出息的东西,苏梨那野男人把你妈我打成这样了,还要让公安追究责任,你不站在你妈这边就算了,还恨我拿命威胁我,我告诉你,我不怕,要死一起死!”

  唐母被疼痛折磨得,被恐惧折磨得,更被失望折磨得,浑浊的眼睛里满是疯狂。

  “我还告诉你,如果你死了,一切都不会解决,我会想尽办法杀掉苏梨,折磨死她,因为都是因为她,本来好好的孝顺儿子被她勾搭成了不孝子!”

  唐母满脸恶毒,丝毫不掩饰,“反正我都这样了,一条贱命,拉上苏梨也值了。”

  唐元宵看着唐母的样子,胸膛起伏着,却心如死灰。

  一个人称之为人,首先得有一点人的道德底线,若都没有了,也就不算人了。

  唐元宵这一次终于不得不承认,他的母亲就是恶魔,就是神经病。

  以前苏梨就说过唐母永远不会改,他还不赞同,现在...他认同了,他服了。

  邬生...伤得好,他早说过如果他不能管束唐母,他不介意帮忙教训管束,现在邬生做了。

  唐元宵已经麻木得不知道心疼了,心疼着心疼着也就麻木了,而且也要有心疼的价值。

  她是活该。

  她是活该的。

  唐元宵看着唐母深深告诉自己,也更愿唐母再没有动的能力,别说轮椅,连房间门都出不了才算安全。

  唐母生不如死又如何,不,其实...其实死了更好。

  唐元宵看着疯狂的唐母,这一刻脑海里闪过疯狂的不可控制的念头。

  他宁愿唐母死了。

  宁愿她像上辈子一样早早死了。

  他可怕吧,不孝吧,可是他真如此想了。

  他上辈子的记忆里,母亲一直是慈祥的,一直是让他难忘的,可现在呢...现在只有可怕,只有如果我不是她儿子该多好的念头。

  活着...不如死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