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703章 喜宴(五)

第703章 喜宴(五)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03更新时间:2018-12-28 06:56:41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邬生听了他们回答满意点了点头,带着他们往里走,又问了一句,“你们身上没有什么刀啊之类的东西吧?”

  苗凤花和苏旦头要得拨浪鼓似的,“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等进了宴会厅,看到宴会厅周围角落真站着穿着军装扛着枪的守卫,苗凤花和苏旦的心彻底老师了。

  苏旦还抖着被邬生捏过的手,低着头,老老实实和苗凤花一起,鹌鹑似的入席。

  不管是帝都饭店还是宴席厅还是桌上的一切,都让苗凤花和苏旦感觉眼睛看不过来了,耳晕目眩的。

  两人坐下后,低着头悄悄打量,等真看到眼熟的仿佛在电视上看到的大人物,彻底安静了下来,再不敢想幺蛾子。

  他们老实的样子,苏梨都看在眼底,看回来后继续敬酒的邬生,眼底满是好奇和笑意。

  也不知道邬生是怎么和苗凤花和苏旦说的,竟然让他们折磨老实。

  邬生像是后脑勺长了眼睛,忽然回头看了一眼苏梨,促狭的眨了眨眼。

  苏梨没忍住笑了。

  将酒敬完,邬生喝得脚已经有些飘了,脸也红了。

  苏梨急忙将邬生扶到桌上让他吃点东西压一压。

  邬生今天光兴奋了,早饭也没好好吃,又一直喝酒,也饿了,也不客气埋头就吃。

  苏梨也吃了一点好克化的。

  客人吃得很开心,吃得满嘴油,摸摸吃得饱饱的肚子都很满意。

  小孩子吃完后,拿着鸡爪或者鸡翅啃,一边啃一边追着玩,嬉嬉笑笑,好不热闹。

  苏梨看了一圈,看着喜宴厅上贴着的大红喜字,再看看坐在旁边的邬生,嘴角一直带着笑。

  唔,说来看了一圈,她这边请的人好像都来了,就缺了一个林欢竹。

  苏梨眼底带出疑惑,林欢竹答应说一定会来的,怎么没来呢?

  苏梨疑惑一闪而过,之后的注意力就被到了她旁边的唐陌转移了注意力。

  她不知道,林欢竹没来,是有原因的。

  她确实打算要去的,结果...回了疗养院后却没去成。

  上午唐元宵那边一切都处理好后,林欢竹又回分局处理了一下事情,等中午的时候才赶回了疗养院。

  林欢竹赶回疗养院,先找到了姨妈廖瑾,和廖瑾说了唐元宵已经清醒的情况。

  林欢竹的心意,没能瞒住廖瑾,廖瑾不满意唐元宵的条件,可是也没能改变林欢竹的心意。

  唐元宵受伤的消息传来,林欢竹什么也顾不上就去了,回来自然要和廖瑾认错说明。

  “...人醒了,我就回来了,对不起,姨妈,让你操心了。”

  林欢竹说完就看见廖瑾复杂的眼神,心里也不好过。

  “姨妈,你放心,如果唐元宵不乐意,我也不会一直上赶着的,我只是不想以后后悔而已,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我们家的恩人,他住院期间,就照顾照顾他,当报恩了好不好?”

  廖瑾点点头,表情还是有点奇怪。

  林欢竹没看懂,摸了摸鼻子,“唐元宵托我和他母亲说一下,他执行任务回来了的消息,他怕他母亲担心,不想让她知道他受伤的消息,我就给她带个信。”

  “姨妈,她在哪你知道吗?”

  廖瑾叹了一口气,表情越发复杂了。

  “欢竹啊,你暂时是见不到她了,她...不在疗养院。”

  “呃?她不是不能随便出去吗?去哪了?”

  廖瑾深吸一口气,“她被公安抓走了。”

  林欢竹眼睛猛地瞪圆,“什么?”

  到了这时,林欢竹才从廖瑾嘴里知道了唐母做的事。

  唐母被抓走,疗养院的工作人员,才知道了唐母做的事。

  廖瑾知道的时候简直被吓到了,完全想象不到唐母会作出这样的事,到今天她也依旧就得不可思议。

  林欢竹听了事情全部过程,手不知不觉紧紧捏成了拳头。

  呆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这事...这事还是得告诉唐元宵,他..他到现在还不知道。”

  “那唐母手脚断了,还在治疗吧?是在哪家医院?知道唐元宵受伤的消息吗?”

  “在治疗,就在...”廖瑾说的医院,让林欢竹再次无语。

  唐元宵今天回来帝都,去的医院恰好就是唐母待的,所以他们母子...现在竟然在一个医院!

  廖瑾摇摇头,“她知道唐元宵受伤的消息了,一直哭着嚷着要见唐元宵呢。”

  作为疗养院代表,廖瑾去看过唐母,知道唐母近况。

  林欢竹抓了抓头发,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唐母所作所为,唐元宵知道后,不用说,肯定大受打击。

  他伤成那样了,还惦记着唐母的身体,不想让她吓到,结果...在他在生死间徘徊时,唐母却做着那样的事情。

  唐元宵对苏梨又......

  想到唐元宵那拼命也要见苏梨的样子,林欢竹沉沉叹了一口气。

  这件事还真是,还真是......

  林欢竹呆了好一会,思索要怎么将这件事告诉唐元宵。

  瞒肯定是瞒不住的,肯定得说,问题是怎么说,怎么才能将打击减到最小。

  林欢竹想了半天,可惜最后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这件事,不管怎么说,对唐元宵都是打击。

  林欢竹回来本来是打算给唐母带了唐元宵口信,然后趁着有时间炖点鸡汤,自己洗漱收拾干净,将晚餐带给唐元宵后就去做客参加苏梨婚礼的。

  结果一下午过去了,什么都准备好了,却没去成苏梨的喜宴。

  没办法,去不了了。

  林欢竹到了医院,想了想先去看了唐母,唐母情况不好,还住在医院。

  林欢竹也是公安,很快见到了唐母,林欢竹进去的时候听到唐母喊冤,完了就嚷嚷要见唐元宵。

  因为太担心唐元宵,唐母已经绝食两天了,以示她的决心。

  可惜说绝食也就是说说而已,她这情况本来也吃不了多少东西,靠着输液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应该说,最坏也就这情况了,再不能坏到哪里去了。

  林欢竹原先就知道唐母不是什么善人,可是看她做的事,却觉得自己还需要重新认识一番。

  唐母又骂又闹,林欢竹听了片刻,没出声打招呼,直接走了。

  出来唐母病房,确定过事情后,林欢竹最后还是深吸一口气去找了唐元宵。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