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702章 喜宴(四)

第702章 喜宴(四)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35更新时间:2018-12-28 06:56:41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苏旦可吃过邬生亏的,整个人一抖,就想把手抽出来,却没抽成功。

  苏旦面色一变,顾不上其他的急忙用两只手却抽。

  看着这一幕的守卫面色奇怪,邬生却仿佛没注意到,只是看着苗凤花。

  苗凤花面对邬生咽了咽口水,不自觉紧张,听了他的问题急忙回答,一时之间没注意到苏旦的异常。

  “我们也是临时决定来的,而且你们忙,也不需要你们接。”

  苗凤花和苏旦一直犹豫,苏梨的结婚要不要来,想去敲一笔,可是又忌惮邬生,而且也怕苏梨不要脸要嫁妆,就一直犹豫。

  这一犹豫就一直犹豫到婚礼临近。

  苏梨的结婚不是秘密,凤城县的厂子这边很多人都知道日期,苏家村的人见过邬生提亲,也知道这个日子。

  后来没少问苗凤花和苏旦要不要去,苗凤花和苏旦听啊听的,最后到底没忍住来了。

  他们是苏梨的亲生妈妈亲生哥哥,难道还不能作为娘家人来了,苏梨那个没良心的都不知道叫他们,她越不叫他们就越要来。

  而且他们不止要去吃,还要捞点好处。

  结婚那天人那么多,不管是邬生苏梨都会要面子,他们要面子,他们就可以要好处了。

  苏梨从手缝里漏一点出来的好处也够他们吃很久了。

  如此想着,他们就咬牙来了,来了有好处拿,不来还没脸,为什么不来。

  苏家村上上下都看着呢,苏梨结婚他们可必须去啊。

  除了这个,他们来也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秦珊珊。

  秦珊珊就要出狱了,可是苏旦和她还含糊着没能离婚,苏旦没个主意,苗凤花却忍不住了。

  苏梨都要第二次结婚了,苏旦作为哥哥,年纪也不小了,可不能在耽搁了,得早点休了秦珊珊这个不会生蛋的母鸡。

  反正苏梨离过婚也嫁了,苏旦是男人更不会愁娶媳妇,踢了秦珊珊好娶新媳妇啊。

  苗凤花决定亲自来解决这件事,又有苏梨结婚的事,一石二鸟,何乐而不为。

  打定主意后的苗凤花和苏旦,在最后时刻赶上火车,赶着点来了。

  结果没想到被拦住了,差点没进去。

  好在邬生出来了。

  苗凤花脑海里这些念头一闪而过,真实的想法情况却不会说。

  她眼珠转了转,忽然面露悲戚。

  “邬女婿,你是个好的,却不知道苏梨有多狠心,她眼里哪里还有我这个妈,都没...”

  苗凤话满含心机的诉苦才起了个头,下一秒就被苏旦的哀嚎声打断了。

  “啊啊啊啊,疼,快放手。”

  苏旦用上两只手也没将自己的手救出来,还被漫不经心仿佛没用力的邬生捏得嗷叫,感觉手要断了。

  苗凤花吓了一笑,邬生似乎才反应过来。

  眼底笑意一闪而过,又用力捏了一下,在苏旦哀嚎声中,放开了苏旦的手,满脸无辜。

  “不好意思,我就是大老粗,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力气。”

  他特别真诚的问苏旦,“疼得厉害吗?”

  “当然疼啊,都要被你捏断了。”苏旦疼得都要哭了。

  苗凤花紧张得不行,嘴一张就要嚎,下一秒就被邬生嘘了一声。

  “嘘,你们别叫,这里禁止喧闹喧哗,不然他们会开枪的。”

  邬生煞有其事的指了指门口负责守卫的守卫。

  这些守卫听了邬生说的,看邬生眼神的示意,反应极快,的啪的一声举起了抢。

  整整齐齐黑黝黝的枪口就对准了苗凤花和苏旦。

  苗凤花被吓得到了嘴边的嚎叫就卡住了,差点没一屁股坐地,本来哀嚎的苏旦,更是差点没被吓尿。

  疼得满脸通红的他,死死咬住自己的唇,将被邬生捏得通红的发抖的手举国了头顶,做出了投降的姿势。

  邬生和举枪的众人:“......”

  这货要在早前,可能会做个汉间。

  枪一指,什么都能抖出来。

  邬生嘴角抽抽着,对这效果倒是满意。

  知道怕就好。

  苗凤花和苏旦满脸惊恐,不知道事情会为啥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邬女婿,他们...这是为什么啊。”

  邬生抚了抚额头,露出为难的样子解释。

  “这帝都饭店不是普通的地方,管理很严格,一般人根本进不去,而且今天宴席上还来了不少...大领导,他们要保护安全,所以会紧张一些。”

  “为了安全,你们现在开始最好不要大声喧哗喧闹,做出什么不合规矩的举动,不然再喊一次或者有什么坏心思,再被他们发现,可能就不是警告,而是直接开枪了。”

  邬生看着他们脸色煞白,小腿都抖了,才回身对举枪的守卫道。

  “误会,误会,他们就是不小心大叫了一下,身上不会有什么危险物品,也不会随意在大声喧闹或者作出不合规矩的举动了,请谅解一下。”

  邬生说完,那枪才放了回去,不过那目光却还是一样可怕。

  苗凤花和苏旦狠狠松了一口气,腿发软的相互搀扶着站稳身体,眼底慢慢有了惧意。

  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们的计划还没开始实施呢,就遭遇了...这样的滑铁卢。

  “我们...我们就是来吃个酒席的,绝对不会吵闹或者作出什么事的。”

  苗凤花和苏旦立刻做出保证。

  邬生微微敛眉,眼底暗光一闪而过,面上却笑了起来。

  “那就行,你们随我来吧,进去以后别到处乱看,别到处喧哗到处乱说话,也别乱跑或者拉着什么人,不然...”

  邬生指了指里面,在指一指门口的守卫,“里面的人比外面的这些更厉害,二话不说就...你们懂得。”

  苗凤花和苏旦被邬生说得...都不想进去,打退堂鼓了。

  “里面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这么...”

  “将军啊,管着我们华国所有公安的公安领导啊。”邬生低低说道,“还有一些领导人,你们在电视上应该看过。”

  苗凤花和苏旦倒吸一口冷气,这可是他们想都想不到的阶层了。

  在他们眼里,就是村长也是大官,镇长县长之类的就是了不得了,踩死他们就如同踩一只蚂蚁。

  那什么将军还有管着全国所有公安的公安老大,那岂不是说打死就打死他们了?

  苗凤花和苏旦猛地打了一个冷颤,“我们一定会很老实的。”

  两人此刻...后悔来这一趟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