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668章 设计

第668章 设计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261更新时间:2018-12-28 06:56:13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叶欣兰掩饰性一笑,急忙摇头,“没什么啊,怎么了?”

  她挥了一下手,“嗨,我刚才自言自语呢,都是我家老李,一大早的非得和我争辩。”

  那两个嫂子也没怀疑,听了笑一笑,“你们夫妻感情可真好。”

  叶欣兰矜持一笑,拢了拢脸颊边的头发,装作不在意的问道,“你们刚才说什么呢?”

  “啊,我们刚才去食堂打饭,就听特战队的在那边说,他们嫂子找到了。”

  “对啊,听说苏梨找回来了,看来可以好好办婚礼了,这事闹得...”

  两个嫂子高兴将最新消息分享。

  叶欣兰脸色却一下子变得铁青,不管怎么掩饰都没掩饰住。

  两个嫂子迟钝发现异样,小心翼翼闭了嘴,“夫人,您怎么了?”

  “没事,没事,就是觉得奇怪。”叶欣兰勉强一笑,随即转身就进了屋。

  两个嫂子相互看了一眼,忽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听说夫人一直觉得苏梨配不上邬生,所以听说这个消息,怕是没那么高兴。”

  “应该是...不过我真不理解,人家的事她瞎操心什么.....”

  两个搜子低声嘟囔着走了。

  而回到屋里的叶欣兰却不断转圈。

  “不可能啊,不可能啊,怎么可能呢......”

  她脸上又是不敢置信,又是不甘心,又夹杂着一丝慌乱。

  “事情就这样失败了?怎么可以,我...我花了那么多心思...”

  叶欣兰猛地顿住,“不行,我不信,我要亲自去看!”

  叶欣兰转身就要出门,到了门口又折回,深吸两口气后打了个电话,随即换了一身衣服,打扮了一番拿着包才出了门。

  天渐渐亮了,部队里嘛大家都要早起训练,家属孩子们也跟着早起。

  一路上叶欣兰遇到了不少人,她一一打了招呼,说自己要去和老朋友逛街。

  叶欣兰走出了家属院,上了一辆停在门口的车,没发现辍在后面的身影。

  苏梨不知道自己是又怎么熬过一天的。

  等黑夜再次降临,而磨墙凿墙的进度还是不够,还是不能爬出去,她想再继续,可是不管她怎么打起精神,也提不起一丝力气了。

  她的手已经完全冻僵了,又木又疼又僵。

  最后无力的苏梨尽可能的将自己裹成一团,躺在角落一动不动,全身已经冻僵了冻木了。

  她知道自己这样躺下去不行,她知道她应该起来走一走,可是她起不来了。

  她身上的力气,一点点的消失,不管她怎么打气也没用了。

  不知是昏迷还是睡着的,苏梨就那么过了一夜。

  她一直怕自己醒不来,一直想让自己保持清醒,可是没能保持,反而因此一直做着梦。

  那是噩梦。

  苏梨一直挣扎着想醒来却醒不来的噩梦。

  她好像回到了上辈子,一会是在哭,一会是在找唐陌,而一会是唐元宵,一直红着眼掐着她的脖子。

  唐元宵疯了,可是还是熟悉的,可本该最熟悉的邬生变成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人,怎么叫他都不答应,他好像完全不认识她了。

  苏梨叫破了喉咙都没用。

  而唐陌一下子长大了,熟悉又陌生,一切都挺好,就是不会说话了。

  唐陌又不说话了,苏梨哭着喊着让她说话,可唐陌就是不说,就是不说......

  苏梨从噩梦中醒来,发现自己满脸的泪痕。

  她恍惚了好一会,一直到听到熟悉的骂声才反应过来。

  她长长呼出一口气,说不上庆幸还是什么。

  梦里的一切都是噩梦,可是她醒来依旧处在噩梦中。

  苏梨全身都冻僵了,鼻子塞头一阵阵疼,一阵阵冷又一阵阵热。

  感冒发烧最后还是找来了,在她松懈下去,再没法抵抗的时候。

  这是...第三天。

  第三天了,她被绑来丢在这里的第三天。

  苏梨清楚知道自己已经接近危险边缘,她知道她的情况很危险。

  脱水还开始生病了,说不得...很快就会因为脱水而死去。

  才第三天呢,她就感觉到了熟悉的死亡之气。

  这样的感觉,苏梨并不陌生,前世她就是这样熬过去的,被赶出唐家被赶出苏家村的苏梨,比此时还痛苦。

  那时候若不是苏杏,她那时候就饿死渴死了。

  生命很脆弱,前世她听过,一个身体健康的人,如果有水没有食物,可以活六到七天。

  可没有水,普通人也就三到四天的生命。

  “邬生...唐陌...对不起...”苏梨干裂的嘴唇喃喃,却只有丝丝的声音,已经发不出声音了。

  对不起,邬生唐陌,我没能自救。

  苏梨想动,可是最后却只动了动手指,拼尽全力,也只是抬起了一只手而已,最后又无力落下。

  而耳边的聒噪还在继续,那熟悉的咒骂声威胁声,让苏梨有种恍惚之感。

  唐母的这个骂声,她实在太熟悉了,上辈子这个声音折磨了她太久太久。

  上辈子,因为这个骂声,因为唐陌,她胃癌痛苦早逝。

  这辈子她以为躲开了,想不到最后还是逃不开,竟然提前这么些年又要死在她手里吗?

  这到底是怎样的孽缘?

  唐母这辈子没早死,只是因为还没杀死她吗?

  苏梨脑子昏昏沉沉想着,想到这个问题,忽然特别想笑。

  唐元宵吼的‘我妈再不会伤害你们’的话还在耳边呢,结果转头就......

  呵呵呵......

  苏梨咧嘴露出一个虚弱的满是嘲讽的笑。

  “苏梨,我知道你还在里面,你别装死,就饿了两天,哪那么容易死,你别以为你不出声我就不知道你在里面!”

  “我告诉你,今天是你最后的机会了,怎么样?考虑过我说的条件了吗?把厂子车子还给我们唐家,你答应了我就救你出去,不然你这后天就是婚礼,可来不及了啊。”

  苏梨用力再用力,终于发出了声音。

  “给,我给,你去拿吧!”

  “什么,你说什么?”声音太小,唐母没听清,没忍住又骂了起来。

  “你到底给不给,那厂子本来就是我们唐家的...”

  唐母破口大骂,一时间竟然没注意到有人过来了。

  “你是谁?在这里干嘛?”等听到问声,唐母差点没被吓得摔下地。

  “你们是谁?来这里干嘛?”唐母做坏事被撞破,立刻反问了回去,看着面前尊贵的夫人,眼底满是惊惧。

  “你不是说这里绝对没人吗?快去看看人还在不在?”

  尊贵的人满脸烦躁,懒得看唐母直接吩咐道。

  唐母听了恍然大悟,“啊,你是绑了苏梨来这里的人....啊!”

  杀猪般的尖叫声从唐母嘴里喊了出来,下一秒就是一阵混乱。

  苏梨恍惚间吩咐听到了邬生的声音。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