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667章 找到了?

第667章 找到了?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52更新时间:2018-12-28 06:56:12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要是邬琪华没霸占着邬生,邬生是她这边养大,她一定不委屈邬生,一定会将新娘换成李安娜,李安娜才能配得上邬生。

  叶欣兰没敢真实想法说出来,心里懊悔,懊悔邬生不是她名正言顺的儿子,不然这一场婚礼,她绝对能办下来,将新娘换了,还没有一丝破绽的,风风光光把婚礼办了。

  坏就坏在主持婚礼的是邬琪华!她不能插手!

  在古代都是红盖头结婚的,换了新娘,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新郎想反悔也来不及。

  叶欣兰看电视剧看到这情节时,简直要拍案叫好了。

  媒妁之言,父母之言,这话她最喜欢了!

  叶欣兰眼底发着光,不知不觉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李献原本没在意,结果反应了一下不对劲,立刻打断了她的话。

  “你胡说八道什么,新娘怎么能说换就换,不要再胡说八道了。”

  叶欣兰不敢撇嘴。

  站在屋外的邬生,眼睛危险一眯,暗光涌动。

  听到李献说他会来,听着叶欣兰惊诧的呼声,邬生抬手轻轻敲了敲房间门。

  一阵跑过来的脚步声后,门很快被拉开。

  李献贪婪看着邬生,“来了,快进来做,快进来。”

  邬生顿了顿敛目进了屋,第一次踏进这个陌生的屋里。

  叶欣兰站在厨房门口,看着邬生来,因为太过惊诧,手里的汤勺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这....”她揉了揉眼,看着邬生还在那,眼底被不敢置信和狂喜代替。、

  下一秒,她忽然朝着邬生奔来,眼底满是疯狂。

  “邬生,邬生,我的儿,你终于愿意回家了!”

  眼看着叶欣兰就要冲过去不管不顾抱住邬生,眼底的疯狂,仿佛二十多年前的。

  李献脸色一变,在最后刹那,将叶欣兰抱住。

  “你闹什么,别闹了。”

  邬生将蠢蠢欲动的腿按住,若是李献没抱住,说不得他要忍不住踢一脚了。

  李献还在控制叶欣兰,邬生已经看到听到自己要看的听到的,立刻出声道。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先告辞了。”

  邬生不给他们反映的时间,直接开门走了。

  他也就踏进来两步,走出去的时候速度非常快。

  李献和叶欣兰僵住,反映过来,邬生已经离开了。

  “邬生!”

  “别走啊!”

  两人齐声喊着却已经来不及。

  “让你闹,看你闹什么!”李献没忍住黑脸,死死忍住才没骂出声。

  好不容易邬生才离他那么近,结果......

  “乖乖待在家里,别跟着出来!”李献警告了一句,顾不上穿大衣就穿着棉鞋就追了出去。

  屋内只剩下叶欣兰,叶欣兰待了一会,脸上满是不敢置信。

  不提叶欣兰的表情多丰富,追出去的李献,棉鞋都追掉了一直后,终于追上了邬生。

  “邬生,你等一下,对不起,对不起,我...”

  追上后,李献低声道歉。

  邬生目光远远看着不远处李献追掉后来不及穿回的棉鞋,看了一下后目光一闪,手不知不觉握成了拳头。

  李献没注意到邬生的目光,咬了一下牙齿,“刚才是我错了,我不该让你去家里的,我们去办公室好不好?”

  他的语气里有着不应该有的小心翼翼。

  邬生的目光收了回来,视线落在李献踩在地上的脚上。

  李献穿着一双棉袜,大脚趾这里通了小小的一个洞,踩在被铲了积雪后有些潮湿的地面上。

  这潮湿的地面,在晚上会结成冰,可想而知多冰多冷。

  袜子已经被浸湿,可是李献却似乎没感觉。

  就如同他好似没察觉他身上只穿着单薄的衣服,早应该冷得打哆嗦。

  “邬生?”李献小心翼翼试探叫声让邬生终于抬起眼睛来。

  他视线缓缓落在李献眼睛处,和他对视,喉结滚了滚终于回答。

  “不去了,我要去找苏梨。”声音暗哑。

  李献欲言又止,最后也没坚持要邬生去办公室,而是低声和邬生道。

  “我这边有些人,我和他们打招呼,你可以让他们帮忙。”

  邬生顿了片刻,最后看着李献的眼睛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谢谢。”

  邬生低低说了一声,深深看来他一眼,说了一声再见后转身就走。

  邬生每一步都走得用力无比。

  他心中还有一句话没对李献说,可是面对那个只穿了一只鞋的李献,他却没法说出口。

  邬生眼底冒着火,心底也冒着火,熟悉又陌生。

  从知道自己的身世后,邬生对这种感觉就不陌生,可是这一次却无比强烈。

  他心中第一次有了期盼。

  “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邬生心中默默说着,快步离开,消失在李献视线中。

  李献一直出神看着邬生的背影,直到看不到还没眨眼,直到被打断。

  “李爷爷,你在干嘛?”

  两个从外回来的半大小子看到李献,好奇的问声让李献回过神来。

  他收回视线和两个孩子笑了笑,却见两个孩子拿着他的棉鞋过来。

  李献谢过两个孩子,才发觉自己脚下一片冰凉,身上也凉得很,风一吹,只感觉透心凉。

  李献猛地打了一个冷颤,说不出的怅然。

  他背着手慢慢走回了家,听着叶欣兰叽叽呱呱的问声什么也没回答,只警告了一句。

  “你别轻举妄动,更不许再胡说八道。”

  叶欣兰目光微闪,低头应下。

  这一夜,不管是李献还是叶欣兰,都辗转难眠。

  等第二天天才蒙蒙亮,李献就起来了,叶欣兰也跟着爬了起来。

  照顾着李献穿戴好,又给他做了早餐吃,送走李献后,天蒙蒙亮。

  叶欣兰送李献走,看着李献的背影,一夜未眠的眼睛却亮得惊人。

  她低低呢喃,“再两天,在坚持过明天后天就好了......”

  叶欣兰深吸一口气,就要回屋去,却忽然听到不远处两个人的议论声。

  “听说找到苏梨了。”

  “对,听说昨晚找到了。”

  叶欣兰猛地转回身,想也不想斩钉截铁,“不可能!”

  她声音不大也不小,那边的人恰好听到了,转回头就奇怪看向她。

  “夫人,您说什么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