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665章 自知之明

第665章 自知之明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43更新时间:2018-12-28 06:56:10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苏梨不吃不喝已经有两天两夜了,饿得厉害,更渴得厉害。

  人两天不喝水比两天不吃东西,除了无力,更让人难受的是抓狂。

  若馒头上面没有那口浓痰,苏梨一定会顾不上是不是冰坨还是馊的坏的,亦或者是被下药都顾不上直接拿起来吃掉的。

  除了一心求死的人,是人就有求生欲望。

  更何况苏梨,苏梨想活,她比任何人都想活。

  可惜,她的低头换来的毫不意外的是更严重的欺辱。

  苏梨舔舔干渴开裂的唇,感受着熟悉的胃痛,面上露出一丝苦笑。

  她不想重蹈覆辙再得胃病,所以一直注意保养胃,结果…结果胃还是被折腾了。

  她现在竟然只能寄希望于有人路过这里,或者邬生救回她了。

  邬生…邬生…

  邬生还不知道怎么着急呢......

  后天就是婚礼,苏梨真的不想死,更不想错过婚礼……还有唐陌......

  苏梨想着再次打起精神,再次那窗户旁边再次开始磨。

  这一天,对于苏梨来说,是比前两天更难熬的一天。

  对苏梨如此,对邬生和唐陌也如此。

  邬生已经将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所有能怀疑的人都怀疑过了,可惜还是没有结果。

  除了帝都,周围的地方也延伸出去找了。

  之前几乎翻了整个帝都,可是说来说去只是一个说法,帝都太大了,要找一个人,不是那么简单的,无异于大海捞针,需要时间。

  可是时间,偏偏却是邬生缺的。

  无论心里怎么躁动煎熬,邬生也只能压制住满心的暴虐之气,开始配合公安在帝都开始地毯式搜寻。

  苏梨失踪的时间越长就越危险,每一分每一秒时间的逝去,对邬生都是心如刀割。

  从苏梨失踪后,再没合过眼的邬生,眼底布满了血丝。

  当这一天再次过去时,邬生眼底情绪已经濒临失控。

  这天再黑下来,苏梨就要渡过失踪后的第三夜了。

  邬生身上气息开始紊乱,不要说普通人,就是早已熟悉他的人,都觉得有些不敢靠近。

  可是不管怎样,天还是慢慢黑了下来。

  邬生从天黑下来后,身上那一直若有若无的狂暴忽然慢慢平稳下来,可惜却越发让人可怕。

  跟了邬生好几年,最熟悉邬生的娃娃脸,再看到邬生后,心一惊,感觉脊背整个凉了下来。

  “老大。”娃娃脸僵硬打着招呼,脊背上一直冒冷汗。

  这样的邬生,娃娃脸这么多年只见过一次,不...上一次,老大还这么吓人。

  那一次一个战友牺牲了,邬生带着他们不要命的追击了七天,终于将凶手抓住。

  那时候老大和眼前有一点像,可是此刻的老大,是最可怕的。

  娃娃脸心一阵阵发凉,若是找不到嫂子,老大会作出什么,他根本不敢相信。

  娃娃脸全身的肌肉,不自觉紧绷,抬头看了一眼邬生后,就低着头不敢再看。

  “说吧。”邬生只说了两个字。

  “您让调查的几个人都调查过了,暂时没有看到异常的情况。”

  娃娃脸咽了咽口水,顿了一下才有条不紊继续报道。

  “电视台那边的李安娜,没有任何异常情况,和她接触过的人也都查过了,没发现异常,现在还有人一直看着她。”

  “白心月还在国外,没有回来,白家那边的人也没异常,近两年白家一直低调,没发现异常。”

  “葛家那边这一段时间乱得很,也没发现异常。”

  “那秦珊珊也没发现异常...”

  娃娃脸一个个的说了最新情况。

  邬生面无表情听着,根据最新传回来的消息,那苗凤花苏旦那边也没异常现象,甚至都不知道苏梨失踪的情况。

  娃娃脸没看邬生的表情,还在继续报道。

  “上面的人都是外面的人传进来的,还有一个消息,老大,唐元宵那边受伤还没醒来。”

  “还在昏迷?”邬生终于出声问了一句。

  “嗯,还在昏迷,因为撞了头,所以医生说不能移动,还在那边的医院没归队。”

  娃娃脸飞快看了邬生一眼,“他受伤后一直昏迷的消息,听说怕他那已经偏瘫的母亲受刺激,还没告诉她。”

  “那个唐母在疗养院,没有出入自由,兄弟们那边没有二十四小时盯着,目前看来还没发现异常。”

  邬生嘴角紧绷,眼睛深沉,一时间没说话。

  虽然他不想多想,可是唐元宵和苏梨失踪的时间差不多,不知为何,总让他有些介怀。

  他和苏梨小区的门卫大爷早就熟了,邬生感谢门卫大爷对苏梨的照顾,每次过去手里都不会空,或者拿着点小酒,或者一点烟,都是感谢门卫大爷的。

  门卫大爷和邬生说过,唐元宵之前来找过苏梨,还说了些可笑的话。

  唐元宵多不甘,从那些话里就可以听出。

  临近结婚,苏梨却失踪了,邬生完全有理由怀疑唐元宵冲动做了什么阻止苏梨和他结婚。

  可是唐元宵那时候正好受伤了。

  邬生不知道这是不是又是一出戏,所以还是一直让人关注唐元宵的情况,结果到现在唐元宵还没醒来。

  所以唐元宵的嫌疑,基本可以排除了。

  唐元宵也不是,那可能作出这件事的嫌疑人范围就更小了。

  除去报仇报复的原因,不想苏梨和他结婚,想破坏这场婚礼的人,这人的名字几乎要呼之欲出了。

  邬生眼底暗光一闪,直接开口问道。

  “李凯旋那边没异常吧?”

  “没有,就是很幸灾乐祸。”娃娃脸都想撇嘴了。

  “叶欣兰那边呢?”邬生再问,只不过叫了一个名字,却仿佛要将叶欣兰咬碎了一般,听着让人心惊。

  娃娃脸咽了咽口水,死死忍住没后退,声音有些紧绷的道。

  “没发现太大破绽,就是很活跃。”

  不动神色的盯叶欣兰,也就是只有他们特战队的人能做到了。

  毕竟李献是和叶欣兰生活在一起的,盯叶欣兰,在一定时间程度上也是盯着李献。

  李献可不是任何人能盯的,被发现麻烦就大了。

  好在叶欣兰和李献重叠的时间也很少,除了夜里睡觉,其他都是分开的。

  娃娃脸说叶欣兰很活跃,并不是夸张的。

  这两天叶欣兰没露出破绽,可是很快‘机缘巧合’知道了苏梨失踪的消息。

  不同于其他人的担心,叶欣兰是认为苏梨是终于有自知之明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