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664章 当狗

第664章 当狗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86更新时间:2018-12-28 06:56:10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苏梨闭了闭眼,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笑。

  唐母,来的人除了唐母,竟然没有其他人了。

  那一声声冷笑,要多讽刺有多讽刺,苏梨都可以想象她脸上多得意洋洋多嘲讽了。

  也真是奇怪,就在不久前,唐元宵还嘶声竭力对着她说,唐母如今已经没有了威胁,在疗养院里根本出不来,再也伤害不到她和唐陌呢,结果呢。

  唐元宵说的话还历历在耳,转头唐母就.......

  可真是.....可真是......

  苏梨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这世上就是有一种人,永远都在这世界蹦跶,像是打不死的小强似的。

  唐母就是其中一个了。

  苏梨听着唐母的声音,没出声。

  刚才她忙着磨,倒是忽略了她来的声音。

  唐母不可能放她出去,既然如此,她也懒得费口舌了。

  苏梨沉默不搭理,唐母冷笑不停。

  “怎么?你也知道自己丢脸了啊,昨天在我面前大义凛然的,今天喊救命觉得丢人了?呵...这算什么,这才第二天你就受不了了?呵...”

  唐母慢慢悠悠的声音传了过来,“想当年闹饥荒,我挨了多少饿,我受的苦是你永远想象不到的,你嫁到唐家来,我待你如亲闺女,对你那么好,结果你确实个白眼狼,我呸!”

  “我告诉你,这就是报应,这是你的报应!”

  唐母骂了起来,然后就一直没玩没了。

  苏梨原本以为她不搭理唐母,唐母一会也就该走了,结果唐母却开始骂上了。

  这一骂二十分钟都过去了,还骂得欢,从当年的事骂到如今,什么事她都骂了出来,没完没了,话也越来越难听。

  苏梨相信,如果她不阻止,唐母看样子能再骂三个小时不停嘴。

  苏梨已经够难受了,实在不想听她骂人。

  最后没办法,苏梨还是出声了。

  “可以了,别在这里浪费口水了,今天你来,我还是昨天的老话,直接放了我,别想什么一万块钱小汽车的,我不会答应。”

  唐母给的东西,她可不敢随便吃,毒死她都有可能!

  唐母看苏梨答应了更有劲了。

  “哈,还想空手套白狼让我直接放了你,你怎么那么大脸呢啊,做梦呢!”

  “到了现在还不醒悟,还真是死鸭子嘴硬,还有我告诉你,苏梨,一万块一辆车那已经是昨天的交易了,今天你就算愿意给,我也不乐意了。”

  唐母冷笑,“今天的价格也是往上涨的,可不是昨天的价了。”

  她哼了哼,“如果你能将厂子还给唐家,还有你的房子车子都还给唐家,我就救你出去,你不是要结婚了吗?出去了才能结婚,不然呵呵...”

  这是唐母昨晚想的,苏梨不识趣,昨天还嫌弃她贪,那今天她就让她知道什么是贪心。

  她要拿回他们唐家所有的东西!

  苏梨要想活命就只能给,不然一切百搭,死了就死了。

  唐母冷笑不已。

  苏梨也笑了起来。

  唐母的话,还真是再次让她开了眼界。

  一切都给她,她就救她出去...呵呵,这胆子可比一般绑匪大多了。

  那些绑匪要赎金也是有分寸的,唐母呢,直接狮子大开口就要全部,想得可真美啊。

  “我昨天就和你说过了,我就算打水漂也不乐意让你得到一分一厘,滚吧,别影响我休息了。”

  唐母听了冷笑,“你以为自己是女英雄呢,还宁死不屈,哎呦喂...你死了那邬生应该很快就会再娶一个吧,也不知道那小杂种没了你会过什么日子,哈哈....”

  唐母痛快笑了起来,笑得无法抑制。

  苏梨整个人一僵。

  唐母笑完整个人都觉得痛快了。

  “怎么样?要不要求求我,你求求我磕磕头,我就给你一点吃的,让你不至于饿死。”

  “至于我说的,你自己慢慢考虑,反正我有的是时间,如果你想通了,就说到做到,我救你出来了你就可以去结婚了,虽然什么都没有了,好歹还有一个老公不是。”

  “再说了,你不是很有本事吗?还是记者,应该饿不死的。”

  唐母说完等了片刻,却没等到苏梨的声音。

  “怎么?还嘴硬呢,行吧,那我走了,你自己考虑吧。”

  唐母说着要走,人却端坐着不动,特别笃定的看着脚边的袋子,等着苏梨妥协。

  她昨天匆匆忙忙来,也没有什么技巧,差点没被苏梨虎了过去。

  今天可不会了,她昨天昨晚想了一天怎么和苏梨谈,苏梨就是个没心没肺的,她对自己都狠得可以,只有面对那小杂种的时候才会有点人样。

  她就要拿小杂种威胁,不怕苏梨不怕不怕苏梨不妥协。

  听苏梨求她,她想一想就全身舒泰。

  唐母等了片刻,终于等到了苏梨的声音。

  “好,我求你,求你给我一点水。”

  苏梨木着脸,终于开口。

  不管怎么说,她得争取时间,能屈能伸一些也好,不就是动动嘴皮子,求救求。

  唐母听了苏梨的声音,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竟然真求我了,哈哈!”

  唐母心情大好,“好,好,你求我了,我就给你点好处,你今天想好,如果想通了,明天就磕头求我将所有的都给我!”

  唐母低头看看袋子,看看那已经冻得冰块子的水杯,想了想艰难拿起了已经冻成冰块似的馒头。

  苏梨想要水,她偏不给!

  唐母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开口,“看在你求我的份上,我就给你一个包子吃吃,你可接好了。”

  她说完,特别大声明显的咳了咳,然后呸得一声将浓痰吐在了馒头上,然后侮辱性的将馒头从小窗口丢了进去。

  “吃吧,不想饿死就吃,我就当喂了狗。”

  唐母将包子丢了进去,全身心都舒畅了。

  哼,如果苏梨吃了,她一辈子都可以侮辱她,想想实在是解气。

  你不是很了不起吗?还不是得吃她当狗一样丢给她的馒头!

  如果不吃,那她就饿着吧,饿死她!

  唐母感觉前所未有的舒爽,推着轮椅走了,感觉这些年受得气都出了。

  她希望能永远这样关着苏梨一直折辱她,如果能将苏梨关一辈子,像狗一样关一辈子,看着她跪在她前面乞讨,求给她一个馒头该是怎样的好!

  唐母眼睛发亮,整个人仿佛一下子年轻了许多,容光焕发。

  唐母走了,屋里的苏梨捂着干瘪的钝痛的胃,看着落在地上沾着浓黄唾沫的的冰馒头,闭了闭眼竭力忍住恶心。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