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660章 绝路

第660章 绝路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77更新时间:2018-12-28 06:56:08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苏梨的厉声,让唐母不自觉回想起几年前她虐待小唐陌时苏梨的表情。

  明明她并看不到苏梨,可是唐母却不自觉回想起那个时候。

  她那时候害怕苏梨,结果证明她的害怕没错,苏梨这个没良心的,就那么将她送到了牢里。

  她的人生也才毁了。

  她一辈子的名声就那么毁于一旦。

  在那之前她虽然死了老公,可是杏花村里的人谁不羡慕她,有个优秀的孝顺的儿子,还有聪明的孙子,就算死了第一个媳妇,也又娶了一房自负。

  她是最注重名声的,十里八乡认识她的不认识她的,提起她谁不是竖起拇指,说起她的语气都是艳羡夸奖的。

  最后都是因为苏梨毁了一切。

  因为苏梨,她养了几年的孙子不是亲生的,她还多了一个离了婚的儿子,汤圆被她迷了心窍,打死不愿意再娶。

  而她也坐牢中风,一切都是因为苏梨毁了!

  她凭什么要放走苏梨,她没杀她就不错了,凭什么放她走!

  哪里有这样的好事!

  唐母眼底的惊惧,因为想到往事又潮水般退去。

  她不用怕,和她有什么关系,只要苏梨听话,她自然会做她该做的事情,苏梨不听话那就没辙了。

  苏梨休想吓到她,休想拿汤圆吓到她!

  唐母再次镇定下来,然后冷哼了一声。

  “苏梨,你别以为我还是以前的我,被你几句话吓破了胆,我可不怕,汤圆都出去执行任务了,是去立功的,还能牵扯到他头上?”

  “我告诉你,我可不会被你吓到!”

  苏梨闭了闭眼,心中叹了一声,没想到没吓到唐母。

  看这情况,唐母大概不是主谋,虽然不知道她扮演的角色,不过明显不是主谋。

  唐母是看守她的?还威胁她来要东西,一万块小汽车,这胃口,她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一个人的心太大,心眼太小,三观扭曲,心态摆得部队的,大概就会很受罪。

  唐母如今就是这样的。

  她总觉得厂子就是他们唐家的,是唐家该有的,因为这样的心态,所以平时应该没少难受咒骂,看到她这样了,立刻来勒索落井下石来了。

  苏梨呼出一口气,“我只能告诉你,趁现在事情还没闹大放了我,是最好的选择,如果事情闹大的了,你也别想逃脱。”

  “那等你逃脱再说吧!”

  唐母特别干脆的接话,“现在这情况,你还想威胁我,简直做梦呢。”

  唐母撇嘴,“还放了你,凭什么白白放了你,你想得美,你不给钱不给车是吧?行,那我不管了,你就当我从来没来过!”

  “看来还饿得不够,渴得不够,冻得不够,还敢和我谈条件,既然这样,那我就再等等,等你求我的时候再来!”

  唐母哼了哼,呸了一声,“到时候就等你磕头求我了!”

  至于条件,也一定不会现在这样!

  唐母想着眼睛一亮,说不出的诡异。

  她觉得这是个好主意,让苏梨嚣张,看她能嚣张到什么时候,哼!

  唐母说完还真是干脆的,说走就走了。

  最后真没有放了苏梨,就那么丢下苏梨走了。

  “喂,喂...”苏梨叫了两声,终于还是闭了嘴。

  唐母要走,她很着急,可是着急她也不能就这个时候妥协。

  以她对唐母的尿性,她不说还好,她要是有妥协的倾向或者去求她,她一定会得意洋洋,然后更得寸进尺。

  至于放了她.....苏梨现在都不敢想。

  让唐母放人,除非是吓到她,她刚才失败了,那就别想了。

  就算她被关在这里唐母不是罪魁祸首,唐母也是恨不能这样做的人。

  她怎么可能救她出去,肯定是希望她干脆关死在这里最好。

  苏梨脸色灰暗。

  用一只手艰难自己推着轮椅的唐母,慢慢挪动着,脸上满是阴沉。

  她没想到苏梨到这地步了,还敢这个态度。

  不过......唐母实时瞟到路边一个破箱子里放着的袋子,路上就露出了兴奋的笑。

  那是她之前放的,血下得不少,不过袋子却还能看见。

  袋子里是馒头和水,现在想来那馒头和水都冻成冰坨了。

  不过苏梨现在吃冰坨的都没有机会了。

  原本她还想着如果苏梨识相一点就给她丢了一个吃吃,结果她这样不识数。

  那就怪不得她了!

  唐母看看那隐藏的袋子,再次慢吞吞离开了。

  苏梨侧耳听着唐母离开的声音,一点点远去,直到在没有声音。

  唐母真的走了,没有折回。

  而她这里又彻底恢复了宁静。

  是的,宁静。

  虽然比昨晚那种安静得恐怖的情况好一点,可是还是好安静。

  她靠近小窗户,踮起脚细细听,能听到不远处是有一点声音的,或者汽车的喇叭声,或者其他声音,可是没用。

  离得真的很远。

  苏梨支撑着饶了几圈,知道唐母不会回来了,最后又折回小窗户边开始呼救。

  “有没有人?救命啊,我被人关在这里了,有没有人?”

  一夜多时间十几个小时过去了,苏梨滴水未进,之前又喊了太多,又和唐母舌战了一番,声音早已沙哑了。

  苏梨身上衣服穿得很厚,可是天太冷了,冻得可以,又加上昨晚一直走保持热力,如今体力已经透支了。

  她竭力放到声音喊,可是声音却没那么大。

  而且喊了也没有任何用。

  苏梨试着将东西丢出去,花了几个小时,用尽了全力,可最后还是没用。

  下午来临,苏梨终于死心,确定这里不会有人来。

  大概就是因为这样,唐母才敢那么嚣张,绑她来的人才那么放心的丢下她一个人。

  “是不是真想把我关死在这里面?”

  苏梨无力坐倒在地,无声喃喃。

  她想出去,前所未有的想。

  她甚至不敢多想邬生唐陌知道她失踪了会怎样着急煎熬。

  唐陌经历那那么多事,如今看着一切正常,可她心底明白,唐陌的安全感比起常人,要低得多。

  唐陌对她的依赖,甚至比表现出来的还严重些。

  就如同她也离不开唐陌了一样,唐陌也离不开她,当初唐陌被拐走,她的绝望...唐陌大概已经体会到了。

  苏梨想得心疼。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