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659章 震慑

第659章 震慑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56更新时间:2018-12-28 06:56:07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苏梨看不到唐母的表情,可是却完全能猜到唐母现在什么样子,她想了什么。

  她没想到唐母会这样一次次突破她的极限。

  原本以为上辈子的唐母已经是最疯狂最可怕的了,结果这一生,没死的唐母随着活的时间越长,越让她长见识。

  没有更疯狂,只有最疯狂。

  苏梨呼出一口气,咽了咽干渴的喉咙,微哑声音开口。

  “是,你可真聪明,真会想,对你这样的事可能一辈子不会坐牢,不过你兴奋之余,是不是得了解一点。”

  苏梨冷声,“杀人偿命,除了坐牢还有死刑呢,你是不是忘了还有这一条了,或者说你已经老了残废了活着没意思了,觉得死也无所谓。”

  唐母听了,本来兴奋得满脸通红的脸一滞,咬牙切齿起来。

  谁会不想活,这世上如果可以,谁不想长生不老,就算苟延残喘活着,也比死去的强。

  她这样活着,是很辛苦,可是她也想活着,她不想死!

  唐母一想到死,没控制住抖了抖,身下就传来一阵熟悉的湿热。

  原先唐母还会有点表情,不过此刻,唐母却毫不在意。

  因为她习惯动不动尿崩了。

  苏梨没听到唐母反驳,却可以猜到唐母难看的脸色。

  她冷冷勾了勾唇,刚要继续说话,却忽然感觉一股若有若无的骚臭味飘来。

  苏梨皱了皱眉,一开始满是不解,不过很快,她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唐母上次被送去坐牢,除了偏瘫,还得了个尿崩的毛病。

  苏梨听说过这消息,所以这味道是唐母的?

  苏梨嘴角抽了抽,想到唐母都被吓尿崩了一下子解气起来,继续说道。

  “判死刑可不在意被判刑的人偏不偏瘫,不在意她老不老,判了就判了。”

  苏梨微微勾唇,“这判死刑后,死法也不是单一的,可以绞刑可以枪毙还可以安乐死。”

  “你大概听不懂绞刑是什么吧,绞刑啊,就是将你的头套起来,然后上吊...挣扎啊挣扎,最后吊死,有些人挣扎得大了,脖子扭出来掉了,翻白眼吐舌头算是轻的。”

  “至于安乐死,其实就是毒死了,虽然快,不过也需要一段时间,得五脏六五全部腐烂腐蚀了,七窍流血,然后才熬死,听说都是死不瞑目的,怎么也不能把眼睛合上......”

  苏梨巴拉巴拉说着,唐母不知里面真假,听得毛骨悚然。

  “闭嘴,闭嘴,胡说八道什么。”

  “我可没胡说八道,我说的都是真的,枪毙的话呢就是用枪打死了,这个子弹呢也不是免费的,得家属出钱买,也就是唐元宵要出钱帮你买,还得给一些消费给那开枪的,希望能一枪打死人。”

  “要是打偏了还是怎么滴,人一下子死不了就得熬着,家属还得再买一个子弹再打。”

  唐母尖叫了一声,“闭嘴,别以为你能吓到我!”

  苏梨嘴角一翘,嘴里忽然发出“砰”地一声。

  唐母猛地一抖,差点没从轮椅上一头栽下去,脸色发青,身下又是一阵熟悉的湿意。

  除了湿意,还有......

  唐母的脸上一僵。

  苏梨的脸上也微微一僵。

  她正忽略空中的某味道想象着唐母被吓的样子呢,结果空气中又飘来了一股不可言说的味道。

  一股混合的难掩的让人恶心的味道。

  除了尿骚味还有......

  苏梨没忍住一声干呕,微微掩住了鼻子,后退了两步。

  唐母脸上满是难堪,不过看看一边的那结实的大锁,又出奇冷静下来。

  “苏梨,我告诉你,你别以为你能吓到我,我不怕,什么死刑,都是你吓人的!”

  苏梨听唐母的声音,心下微微一沉,急忙再次开口。

  苏梨说这么多,也是为了刺激唐母,希望能攻破唐母的心理防线,然后能刺激唐母以取得好的效果。

  或者能让她害怕放了她,或者能让她在外露出破绽,让邬生察觉来救她,或者说出什么,好让她能自救。

  苏梨坚信,邬生肯定在找她,也希望他能早日找到她。

  唐母好不容易露面了,面对这个元凶,苏梨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唐母如果真是罪魁祸首,那唐元宵肯定是不知道的,唐元宵如果出任务回来看唐母察觉异常,说不定她也能获救。

  苏梨脑海里瞬间闪过这千思万绪,嘴里顿了顿继续刺激唐母。

  “好,你不怕死刑,你也不怕去坐牢,不过你骄傲治愈,是不是忘了,代替坐牢的事赔偿,之前秦珊珊那四千块钱你是不是忘了?”

  苏梨带着些笑意的声音传到了唐母耳中,“你犯罪了不能去坐牢就要赔偿啊,你想让唐元宵一辈子都在背还不清的债务,然后被毁了一辈子吗?”

  “啧啧...上次四千块还不知道要还多少年呢,我大小也是有些影响力的记者,若是出点什么事或者死了,不是偿命也是偿一辈子,得赔多少钱呢?”

  “唐元宵这辈子会不会还请,或者得还两辈子?你的丈夫唐元宵的爹,在地下有知会不会气得爬起来?”

  唐母在意的,唐元宵是一个,苏梨也不想一直这样说唐元宵,可是她没办法。

  苏梨狠下心,啧啧不停,冷笑不已,“你说唐元宵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竟然遇上你这样的妈。”

  唐母心神巨震,心不可避免的慌乱起来。

  “你,你胡说八道!你这个贱女人,给我闭嘴,闭嘴!”

  唐母喊得歇斯底里,想想苏梨说的那画面,死了都能跳起来,简直要疯了。

  “你给我闭嘴,我告诉你,苏梨,我不怕,你吓唬来吓唬去,都吓唬不到我的,我可不怕,又不是我绑...”

  唐母说到这里猛地闭嘴,似乎说漏了什么。

  苏梨眼睛猛地一眯,极快接话,“又不是你绑我吗?“

  她眼睛死死盯着那窗户,过了一瞬,唐母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却是否认的。

  “我说了吗?哼,我只是说我不怕你,谁也查不到我头上!”

  短短隔了一瞬,唐母的声音却镇定了许多。

  苏梨眼睛眯了眯,轻笑一声,“你这么自信查不到你头上,为什么这么自信?是不是你不是主谋,或者不是你绑的我?”

  苏梨声音一提,厉声喝道。

  “唐桂花,趁现在还来得及,快放我出去,否则你和唐元宵都别想跑了。”

  唐母的手不受控制的抖了抖。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