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653章 异变突生

第653章 异变突生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15更新时间:2018-12-28 06:56:01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大块头男人比苏梨高了好大一截,小心翼翼又紧张看着苏梨。

  “嫂子,您别着急,千万被摔了。”

  “我没事。”苏梨机械回答着,朝着车走去。

  大块头打开了车门,小心护着,不让苏梨撞到头。

  苏梨坐上车,之前全部聚集起来的力气一松,眼泪不知不觉就流了下来。

  大块头本来要关上车门了,看到苏梨的眼泪,想了想从衣兜里拿出块手帕,笨拙的递给苏梨。

  “嫂子......”

  苏梨看着面前几乎要碰到脸的手帕,随手接过,“谢谢。”

  她随手擦了两下,深吸一口气镇定下来。

  她不能哭,不能动不动就哭,得打起精神去医院。

  大块头坐上驾驶位,车很快开动起来。

  苏梨将之前流的泪擦干,缓缓呼出一口气,看着街边倒退的景色,咽了咽喉咙,哑声开口。

  “邬生是怎么受伤的?伤在了哪里?”

  “嫂子你没事吧?”那大块头没回答,而是从后视镜看着苏梨。

  苏梨看看手中的手帕摇了摇头,“我没事,谢谢你,你可以说实话,我能承受。”

  苏梨说完就感觉头有些晕,她猛地摇了摇头打起精神就要听答案。

  结果越摇头越晕,眼前一阵阵发黑,头越来越晕眩。

  苏梨猛地惊醒过来,察觉不对劲,“怎么回事?你....”

  她迟钝的发现,她上的车是普通的汽车,而不是军绿色的娃娃脸他们经常开的那一种。

  苏梨心中一惊,猛地看向前方的人,“你......”

  她想咬舌保持清醒,想去开车门,可是都来不及。

  车门已经关闭,根本打不开。

  而伴随着晕眩而来的还有深深的无力,全身的力气都一下子被锁住,她全身如同一滩烂泥,根本使不上劲。

  就连牙齿都是一样。

  咬了一下却因为无力,短短的一阵刺痛,只换来一秒钟的清醒。

  那一秒钟,苏梨只来得及在后视镜里和大块头的眼睛对视了一眼。

  那眼睛里在没有之前的焦急和担心,只有冷漠期待和紧张。

  苏梨最后眼前一黑,整个人直接陷入了黑暗中。

  而前面的大块头回头看了一眼倒在座位上的苏梨,将车停在了路边,终于缓缓松了一口气。

  他呼出两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继续开车往前。

  车子很快消失不见。

  而小区门口,刚去了厕所回来的守卫大爷谢过帮他看一会的老伙伴,说了几句话,送走老伙伴,看到苏梨的车停在门口猜测。

  “又去买菜了吗?都要结婚了,还这么勤快。”

  “哎呀,好姑娘啊,这么能干还这么勤快....”他叹了一口气,满满的不舍,“结婚搬走了,这里就不回来了吧...”

  难得出来的太阳,渐渐往西落去。

  ********

  离帝都两百公里远的某地方,进行着一场搏斗。

  穿着军绿色军装领头的真是唐元宵。

  大冬天,他身上却出了一层薄汗,凶狠的一次又一次朝着前面的硬骨头攻去。

  他们一直训练不落下,身经百战,可对面的人招招恨毒要人命,一时间竟是势均力敌。

  好在慢慢的,胜负已见分晓。

  经过一番拼搏,终于将人制服。

  将人全部捆绑起来,众人才松了一口气,体力已经接近极限的几个人直接瘫倒在地。也顾不上地上的烂泥了。

  几个人或者瘫倒在一边,或者相互靠着瘫在一边。

  大家喘着气感慨了两句,就看向了一边单独坐着的唐元宵。

  唐元宵这几天心情不好,大家都看得出来。

  比以往更沉默,比以往更拼命,那种不要命的架势,简直让人心惊。

  这世上本就没有不透风的抢,很多秘密也是守不住的。

  唐元宵和苏梨之前离婚,再加上那些事情闹得轰轰烈烈,家属院到部队,很多人都知道听说了。

  现在苏梨要结婚了,也不是秘密,大家都看得出来。

  所以这两天大家都在看唐元宵脸色,说话也特别注意。

  大家特别有默契的没像以前一样和唐元宵说话,就他们自己嘀咕两句,视线是不是注意唐元宵。

  唐元宵能察觉大家的打量和视线,大家的小心翼翼他也能察觉。

  他心中不是滋味,可是他也没说什么。

  他们也是关心他,他都知道,他也领会他们的好意了。

  只是他还是没法提起兴致。

  这一次出任务,他其实可以不来,不过他还是选择来了。

  因为他真的没法安静等着苏梨结婚,没法待在苏梨邬生待的地方,他怕他冲动做出什么来,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开。

  可是...可是人物提前完成了,他要归队,最后还是要回去。

  在苏梨结婚前回到那边。

  这是造化弄人,是天意。

  唐元宵真看着天空,一个战友过来,要给他处理一下手上的伤口。

  “没事,回去再处理吧。”

  唐元宵勉强打起精神道。

  战友看着唐元宵欲言又止,似乎想说句什么又没说出来。

  唐元宵心中叹气,勉强露出一个笑拍了拍战友的肩膀,“别担心,今天是我父亲的忌日,我提不起兴致而已...”

  唐元宵话音未落,异变突生。

  只见原本躺在一边,先前查看时是咽气状态的歹人,不知什么时候醒来了。

  唐元宵察觉不对劲看过去时,就看到那满是血的脸和呆滞恨毒的目光正狠狠看着他们,而手里赫然是手枪。

  唐元宵看过去时,正好看到他扣动扳机。

  “小心。”唐元宵想也没想喊了一声,猛地扑上前,将背对着歹人的战友推到了一边。

  “砰”的一声,尚未来得及避开的唐元宵猛地一僵。

  “唐队!”

  静了那么刹那后,随着一声暴喝,本来已经闲散下来的气氛再次紧绷。

  冲向歹人的冲向歹人,踢掉手枪重击。

  另外一部人则冲向了天唐元宵。

  可是就连离唐元宵最近的那位战友也只来得及伸手,却来不及拉住往坡下栽去的唐元宵。

  他们本就待在郊外山坡上,一个又一个的小山坡相连,唐元宵本来就在小山坡上。

  本来唉唉的小山坡不算什么,偏偏唐元宵中枪了,一头就往山坡栽下去。

  迟了一步的战友向下看去,就看到唐元宵肩膀上渗出的殷红血迹,一点点蔓延。

  而唐元宵已然人事不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