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652章 重伤?

第652章 重伤?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32更新时间:2018-12-28 06:56:00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等他们好不容易平静下来一些,苏梨继续丢炸弹。

  “小陌小学跳级,初中也跳级,高中也准备跳级了,今年高一是去国外上,是交换生。”

  李丽和同学:“.......”

  唐陌在一边乖乖坐着,没多说,嘴角抿嘴笑,脸蛋稍微有些红。

  被苏梨这样夸,他有些不好意思,可是又有点小高兴小骄傲。

  李丽代表同学问话,“这么小就去国外,他会外语?”

  苏梨毫不犹豫:“当然,很熟练,而且会的不止一门,至于几门,还是别说了,省得你们以为我在炫耀。”

  李丽:“.......”这还不叫炫耀吗?

  不过...有炫耀的资格啊!

  她要有这样的儿子他,她也炫耀,一天到晚挂嘴边,说几千遍几万遍也不嫌嘴酸啊。

  李丽过了一会才吐出一口气,“苏梨啊,你平时很低调啊,今天带着小陌就感觉好高调。”

  高调得要上天了喂。

  苏梨哼,“我想低调也低调不起来啊,你们问起来我自然只能说了。”

  李丽和同学相视一笑,决定不理苏梨了,而是抓紧时间和小天才说话。

  “小陌啊,能不能和阿姨握握手啊,沾一点聪明才气。”

  “我也是,我也要。”

  李丽说得更过分。

  “我也想,我以后能不能多来看看小陌啊,特别是怀孕的时候,说不定多看看小陌,我也能生下个小天才,最少也是个聪明孩子。”

  “你真行,还没结婚就说怀孕,不知羞。”

  几个人笑闹起来。

  之前没毕业的时候,看到同学也就觉得那样吧,可是毕业了才发现同学真的很珍贵啊。

  这些同学情谊中没有混杂太多东西,不像那些同事,虽然要好,可交心总是很难。

  一般情况下,能做一辈子朋友的,大半都是同学时期交下来的。

  或者小学同学或者初中同学或者高中大学同学,反正一般都是同学了。

  时隔几个月后的聚会,惬意的咖啡时光,大家都很放松。

  来的女同学对结婚婚礼啊,是很感兴趣的,问了苏梨很多问题。

  苏梨能说的都说了,最后还问道了饭店的问题。

  “...听说那里一般人都进不去的,去的时候有什么讲究吗?”

  他们可是记者,到时候可不能丢脸,已经想好要穿最好的一身衣服了。

  “没什么讲究,到时候会有车来接我们的,你们就差不多时间到我家这边来集合,然后一起去男方家,再之后才去饭店的,那饭店就在不远处,离得不远,走几分钟就到了。”

  苏梨详细和他们说了,“我老家不在这里,所以就不在家单独设宴,全部都是一起的。”

  “当然,你们也可以看着时间直接去饭店那边,都是可以的。”

  这就是新旧结婚方式都结合在一起了。

  以前结婚,大半是在家里办酒席,女方家男方家都是,没有去饭店吃的说法,不过这两年很多都是去饭店吃了。

  苏梨邬生他们也不例外。

  主要是家里办的话没那么大的空间,而且太忙碌,不如直接定在饭店,味道有保证,而且外人看着也觉得光鲜。

  不过虽说去饭店吃饭了,可是呢,之前的程序也不能乱。

  新郎迎亲、吉时拜堂都是不少的。

  按照老规矩,拜完堂了新娘该送去洞房,然后新郎去招待宾客喝酒,直到喝得差不多了回来就挑盖头喝交杯酒。

  这中间还得一般还会有个闹洞房,闹完就该洞房了。

  不过眼下可不能完全按照旧的规矩,苏梨可不能在新房坐几个小时等邬生,她也得出去敬酒啊。

  所以商量的结果呢就是,拜天地送洞房挑盖头喝交杯酒一起完成,再然后苏梨一起去敬酒吃饭。

  完了再一起回来。

  亲厚的亲朋好友,一般都会到女方家或者男方家,关系一般的就直接去饭店吃个饭也就是了,吃完也不会跟着回男方家再说话吃酒什么的。

  就看怎么方便了。

  听苏梨说了,同学们就表示他们都会去苏梨家。

  李丽就更不用说了,她是伴娘啊。

  大家杂七杂八聊,聊聊这聊聊那,再聊聊职场同事,吐槽吐槽,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就到了下午。

  本来要一起去吃饭的,结果却没去成,大家都有事。

  苏梨没办法,就和大家先告辞了。

  看天色还早,苏梨准备先把菜买回去再去接唐陌。

  苏梨和同学们聊,可唐陌在中间却会无聊,所以中途的时候,唐陌就决定先去穆豪杰家。

  路都是熟的,也不远,唐陌也慢慢长大了,自己单独走过很多次,苏梨叮嘱了一通,也就让他自己去了。

  苏梨计划着先回到家附近,刚想去才市场买菜,没曾想刚到门口就看到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朝着她跑过来。

  “嫂子,老大受伤了......”

  他身上穿着的是苏梨熟悉的军装,人很高很壮是大块头,单眼皮,面上满是沉痛焦急。

  苏梨耳朵里嗡嗡作响,“什么,你说什么?”

  她这辈子再不想第二次听到的话,为什么毫无预兆的就这个时候响起起来。

  苏梨脸色惨白,满脸不敢置信。

  大块头男人在苏梨面前停下,“领导让我来接您,您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我就在这里等着。”

  苏梨腿一软差点没站稳,她上前两步,扶着一边的树哑声问。

  “邬生在哪里?伤了哪里,受伤严不严重?”

  她出来了一下午,因为那大哥大实在太重了,她想着也没什么事就没带着它,谁曾想到......

  不应该啊,邬生不应该受伤啊,他今天就算去部队,也就是做个交接休个婚假而已,为什么会受伤?

  苏梨嘴里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问出来。

  “他为什么会受伤,他怎么会受伤,过几天就是我们的婚礼,怎么会受伤...他在哪?”

  那男人因为苏梨不间歇的问题,都没有回答的时间,这是终于回上。

  “老大在医院,他的具体情况我也不大清楚,我被派来接您过去。”

  从天堂掉到地狱,大概就是这样的。

  苏梨心神大乱,满脑子都是邬生之前受伤的模样,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

  “走,我们走,我们快去。”

  她扶着树站直身来。

  那男人在一边虚张着手,紧张看着苏梨,急忙把她往一边的车引。

  “嫂子,车在这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