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627章 邬还是污(二)

第627章 邬还是污(二)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61更新时间:2018-12-28 06:55:41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苏梨刚才虽然最快速度闭眼了,可是邬生的腹肌还是看到了。

  都怪邬生速度太快了!

  虽然之前去邬家村苏梨已经看过了,不过在这样狭窄的空间里在看到还是要羞死了!

  苏梨整个人都懵了,抬手蒙住脸满脸通红,心跳砰砰的要跳出来了。

  “邬生你快把衣服穿上,这还在路上呢,你干什么...”

  苏梨说着说着,忽然听到一声轻笑,下一秒就感觉邬生靠过来了。

  苏梨猛地往一百年躲去,心跳差点要停止。

  她胡思乱想,要是邬生忽然靠过来或者抱住她,她就要大叫要打他.......

  苏梨正想着,就感觉脚下一暖。

  她一怔,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就停住了。

  下一秒,她的脚,准确的说,是那只受了伤的脚就被一团温暖的柔软小心包住了。

  苏梨心里一动,慢慢松开手睁开眼睛看过去。

  邬生正将她的脚小心放在鞋上,那脚连同脚踝已经被包住了。

  被邬生刚才脱下的汗衫。

  邬生直起身来,“你别乱动了。”

  他身上已经套上了衬衫。

  他里面汗衫脱了,衬衫扣子没扣露出了一片精壮的胸膛。

  苏梨看了一眼猛地移开,可这次眼睛却舍不得移开,而是回到了邬生脸上。

  邬生正看着她呢,看到她看过来,他边极快扣上纽扣边道。

  “外套太硬了,还有点臭味,又没热气,还是汗衫好,我穿得暖烘烘的,也柔。”

  邬生说着话已经扣好了衬衫,长臂一伸将外套穿上,下一秒就重新握住了方向盘。

  车重新启动了,苏梨却还呆呆看着邬生。

  邬生嘴角飞快翘起一瞬,“我那么帅吗?侧脸是不是也特别帅?”

  苏梨猛地回过神来,忙不迭移开目光,“你......”

  她想说话,声音却完全哽住了。

  她看看脚下的汗衫,感受着那上面传来的温暖,鼻尖忽然酸酸的,酸得不行。

  他竟然这样对她...他是不是傻,竟然这样......不就是冷一点,一下子也就到了,他何必.....

  “你是不是傻...”

  苏梨的话里已经带了点鼻音。

  邬生猛地回头看了她一眼。

  看到苏梨双眸中的水光,邬生愣了一下,他猛地将车停在路边。

  车挺稳,邬生手臂一伸,搂住苏梨的后脑,倾身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

  “你才是傻子,小傻子。”

  邬生喃喃着,低头,轻轻吻住了苏梨的眼睛。

  那浸出的一点泪珠,带着丝丝咸味,却让邬生不止尝到了咸味。

  “还说不疼,这都疼哭了是不是...我想好好最快速度到医院还不行了。”

  他边呢喃边吻着苏梨的双眼,直到苏梨的小手揪住饿了他的衣服,“我没哭...”

  邬生轻笑了一声,“是,你没哭,你只是...”

  他退后一些,眼底狡黠一闪而过,“你只是叫了,小傻子,老实交代刚才看到我脱衣服你想了什么?”

  感觉到怀里的苏梨僵住,邬生眼底笑意更甚。

  “捂着脸又那么叫......啧啧....肯定是想了什么坏事,小苏梨,看不出来啊.....你是不是想,这孤男寡女的大晚上的,在这车上的邬生是不是要扑过来了....”

  邬生吃吃偷笑,笑声让胸膛震动不已。

  苏梨的闭着眼,脸红得都要熟透了。

  邬生这个坏蛋,他是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竟然...竟然......

  “你闭嘴,乱七八糟说什么。”

  苏梨闭着眼猛地推开邬生,她发誓,以后她再不感动了,每次感动都要被邬生破坏!

  她要把感动喂狗!

  苏梨气呼呼的,眼里都在喷火了。

  邬生笑得不行,“不行了,苏梨我要笑死了,你这是恼羞成怒了是不是,你刚才真那么想了。”

  他啧啧两声,“你之前还老笑话我说我是名副其实的老污,现在看来,你也是个污苏梨。”

  污苏梨...污苏梨...污......

  苏梨真的要被羞死郁闷死了。

  之前邬生和唐元宵一个叫老唐,一个叫老邬。

  每次苏梨听到老邬这个称呼就想笑,想起来也笑,后来被邬生看出端倪,变着法的问了几次,最后被邬生套了出来。

  知道邬的同音字‘污’的意思后,邬生每次听到有人叫‘小邬’‘老污’都忍不住想龇牙。

  因为别人不知道这个意思,他平时也就和苏梨开玩笑时才说。

  结果邬生叫她污苏梨!

  苏梨又害羞又郁闷又着急,急忙开口威胁,

  “你再啰嗦,我要打你了,快不快开车,不是说怕我疼吗?”

  邬生脸色一正,“疼了吗?”

  苏梨看着邬生紧张的样子,忽然就委屈起来,脚上的疼也越来越清晰。

  最后,苏梨鬼使神差的道。

  “嗯...我疼。”

  她真的疼。

  她真的会疼,她不是没有神经痛觉的人,她只是习惯了疼,可是她也会疼的。

  她真感觉到了疼,她只是下意识去忽略而已。

  既然开口了,苏梨忽然觉得说疼,也不是什么难事。

  邬生看着苏梨的样子,又听到她说疼,面色一变。

  “好,好,我知道了,是我错了,我们现在就去医院,就去。”

  车,飞快开了出去。

  苏梨坐在一边,看着邬生紧张开着车,她脸上的红晕慢慢褪去。

  她低头看看被汗衫包住的脚,再看看邬生,嘴角又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她的邬生,就算他几次破坏气氛,就算他老是气她,她也要感动。

  那份感动她不喂狗了,她要留给自己。

  “疼得厉害吗?”邬生转头问苏梨,脸上有一丝懊恼,都是他,刚才就不该和苏梨闹,就该赶快去医院。

  苏梨看着邬生摇摇头,“没有很厉害。”

  “那就是还是疼了。”邬生接话,车速没忍住加快了一点。

  苏梨没反驳,就静静看着邬生。

  邬生发现她耐疼忍疼的毛病后,每次一点点伤她就特别紧张,一点疼不想让她受,他那样紧张着,这么长时间下来,她好像...真的会疼了,或者说耐疼的耐力好像小了。

  她真的感觉疼了,她还能......叫疼。

  像无数的被父母宝贝着娇宠着长大的孩子一样,会叫疼了。

  到了医院,坐在病床上,被医生按着脚趾检查时,苏梨被按疼了,竟然自然而然转过去和邬生道。

  “疼。”

  “邬生,疼。”

  邬生一听苏梨叫疼,差点没将医生直接丢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