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626章 邬还是污(一)

第626章 邬还是污(一)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75更新时间:2018-12-28 06:55:40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当然不会!”邬生冷汗都要出来了,他随口一说竟然是给自己挖了个大坑。

  邬生冷静下来解释,“我这个人没什么年轻女人缘,也就是一些老人家或者小孩子喜欢我,拉着我手不放的都是老人家,抱着腿不放的也是小孩子。”

  苏梨嘴角飞快翘了一瞬又死死摁住,慢悠悠道,“是吗?之前我怎么听某人说他魅力可大了,很招人喜欢呢?还是年轻漂亮的小姑娘。”

  邬生:“.......”

  此一时彼一时啊,这个时候当然说这种话了啊。

  “苏梨,你放心,以后年轻漂亮的我都让张铭他们去救,我只救老人家和孩子1”

  邬生严肃说道。

  开出不远的救护车上,娃娃脸忽然打了个喷嚏。

  “怎么回事啊。”他摸摸鼻子嘟囔。

  这一头邬生等苏梨再次露出了笑容,才傻笑起来。

  苏梨电视台的主编,耐心的等了好一会,看着苏梨和邬生腻歪完了的样子才上前。

  “苏梨啊,今天你也累了,其他的事就交给他们吧,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也放你一天假,你就在家看看新闻休息休息吧,今天可累坏了。”

  苏梨眼睛亮晶晶的,“谢谢您主编,你真是太好了。”

  主编笑了个哈哈哈,和邬生握了握手,说了两句话,才带着黑脸的李安娜等人离去。

  现场后续的事情还有被转移的居民回归等问题,张队长会安排,邬生这边也可以撤退了。

  将队伍集合后,邬生说了两句,就交给队长带回了。

  邬生处理好了事情,就去找和张队长说话的苏梨。

  张队长看到邬生来,就知道他是来接苏梨回去的,急忙道,“好了,苏梨你们先回去休息吧,今天真是谢谢你们了。”

  “又不是外人,说这些客气话做什么。”苏梨和张队长道别。

  “走吧。”苏梨和邬生向一边的车走去。

  上车的时候,苏梨不小心踢到了车,一下子倒吸了一口冷气,“嘶。”

  “怎么了?”邬生立刻紧张问。

  “没事,就是踢到了大脚趾....”苏梨话音未落,整个人就被抱了起来。

  “小心头。”邬生抱起苏梨将她送到车里,刚才还温和的面孔已经变严肃了。

  苏梨本来要说出口的‘没事不疼’的话,再看到邬生的脸后,理智的咽了回去。

  邬生微微皱着眉头,准确抬起苏梨刚才抬起的脚,小心翼翼解开鞋带开始脱。

  “疼你就喊。”

  “我自己来...”苏梨看他的工作,弯腰想去接,就被邬生看了一眼。

  苏梨又立刻闭了嘴,没忍住缩了缩脖子,看着邬生小心翼翼脱了她的鞋。

  别的时候,邬生都会让着她,不过这个时候,邬生总是板着一张脸,寸步不让。

  上次她切菜被菜刀切了一口子,换在平时,也就是按一按不出血就行了,可是因为邬生当时在现场,因为她不在意的态度,最后不仅被压去医院在医生奇怪的眼神中包扎处理了,之后邬生还两天没搭理她。

  那可是....头一次啊。

  历来都只有她不搭理邬生的份,可是那一次却是邬生不搭理她,好像她犯了好大的错。

  后来还是她厚着脸皮哄了邬生,又严肃保证以后就算是被菜刀切了手也会严肃以对,不会不在意才将邬生哄好。

  苏梨想起这一段坑爹的过往,紧抿着嘴乖乖配合邬生脱了她的鞋。

  邬生没注意到苏梨的表情,小心脱了鞋子又脱了袜子。

  看了一眼,邬生就皱起眉头,“都肿了,还红,怎么弄的?你刚才没感觉吗?”

  苏梨一下子更紧张了,想说没感觉,却没敢说。

  邬生看她没回答,抬头看了她一眼,“这不是刚才那么一踢踢的,是之前就受伤的,应该是被砸到或者踩到了,你怎么一直没说。”

  “我...刚才太乱,大概是刚才...”苏梨的声音在邬生的目光中越来越小。

  不知为毛,还越来越心虚。

  她不知道为什么要心虚,又不是她盼着心虚的!

  苏梨想着要硬气一点,可是话还没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她......硬气不起来。

  “去医院让医生看看,都肿成这样了。”邬生小心捧着苏梨的脚,仔细看着得出结论。

  苏梨根据之前的经验张了张嘴,到底没说出不去医院的话。

  看着邬生半蹲在她面前,小心捧着她的脚,好似再捧什么珍贵的宝物的样子,让她有些窘迫。

  就是一直臭脚.....今天跑了一天说不定还有些汗味......

  苏梨想着就脚就动了一下。

  “别乱动,会疼。”邬生一察觉立刻轻轻握住了她的脚轻斥了一句。

  邬生抬头看了一眼苏梨,说完又低下头来。

  手上的触感也慢慢传递过来。

  软软的温润的小脚,和苏梨整个人都不同,圆溜溜胖嘟嘟的,摸着也像是馒头。

  因为太白,大脚趾上的红也就越刺眼。

  邬生蹙蹙眉,小心将苏梨放在鞋上,“你别乱动,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

  苏梨:“.......”

  她想说不用了,应该没大碍,不过却没说出口。

  邬生开车前去医院,路上一直问苏梨疼不疼,不时看一眼苏梨的脚。

  看一眼就皱一下眉,只觉那红越来越刺眼。

  等到路口,邬生让车时忍不住弯腰去摸了摸苏梨的脚,“冷不冷?”

  “不冷。”苏梨回答了,不过明显邬生不信。

  “脚都这么冷了,还说没事。”

  邬生看了苏梨一眼,二话不说脱了身上的外套,“还有十来分钟才到医院,先用衣服包一下。”

  虽然春天了,不过早晚还是很冷的。

  苏梨想挠头了,“真不用,没事,一下子就到了,你快把衣服穿回去,别着凉了。”

  “我不冷。”邬生本来都弯腰了,结果又起身了,苏梨以为他听见去了松了一口气。

  “你快把衣服穿上...”刚松了一口气的苏梨,刚开口就因为邬生接下来的动作说不下去了。

  “邬生,你干嘛呢。”见鬼了,忽然开始脱衣服做什么。

  脱了外套不算,还解开衬衫纽扣脱了衬衫干什么!

  在苏梨的瞪眼中,邬生以无比快速的速度脱了衬衫,然后...然后手从下往上一拉——

  “啊...邬生,你...你...疯了!”

  苏梨紧紧闭上眼大喊。

  孤男寡女的,大晚上的,在这车上的,脱外衣脱衬衫不算,竟然将最里面的汗衫也脱了下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