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594章 什么是记者(四)

第594章 什么是记者(四)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46更新时间:2018-12-28 06:54:16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村长的话说完,人群中的方玉兰想反驳说有他赵文明,却底气不足没开口。

  她明明想底气十足反驳的,可是看看电视机最后却硬是没能开口。

  虽然不想承认,可是苏梨真是十里八乡里唯一的大学生啊,当年还是什么市状元。

  其实本身就厉害,只是因为各种关系,他们才故意忽略那些优秀。

  甚至因为嫉妒的心态,他们酸苏梨,不知道记者是什么,却从没正视过记者是什么,甚至将它故意贬低。

  结果,在他们说什么有老师好吗有工人好吗的时候,苏梨用她自有的方式,出现在电视里,强势告诉了他们什么是记者。

  有没有比老师好有没有比工人好,个人看法不同,不过却也不该故意诋毁贬低。

  苏梨的镜头很短,很快不见了,甚至新闻都完了,可是杏花村的人还在呆着,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们真的看呆了,也惊呆了,因为原本觉得稀罕的不可思议的高高在上的捧着的电视里,苏梨出现在那里。

  出现在电视里啊,天。

  这一刻的震撼,杏花村的人很久没忘记。

  虽然不愿意承认,可是他们内心深处多了一份畏惧。

  之后他们提起苏梨,再没故意贬低,从这以后就算机缘巧合看到苏梨,看她的眼神也是畏惧的。

  这一份畏惧,在未来随着苏梨出现在电视的次数而一直保存,甚至更甚。

  李婶站在人群中,咽了咽口水,想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半村的人都在追的电视剧,终于开播了,以往都是兴奋高兴的直盯着电视看,这一晚大家却都有些心不在焉。

  过了好一会,大家才终于将注意力集中在了电视上。

  另一边的唐家,唐元宵照顾着唐母让她睡下,自己拿着唐母这一天换下的裤子被褥往河流走去。

  拿着手电筒,唐元宵在河里洗了。

  洗完手已经完全冻住了,晒好衣服,唐元宵擦干了手,搓着等手暖和,就着淡淡的月光出了唐家。

  他站在静谧的夜色中,看着前方呆了一会。

  这是他的道别,再一次和他的家乡告别。

  他道别,可脑海里却控制不住的想起了苏梨。

  想起当初他回来探亲时,短暂的相处时光。

  他的目光不自觉看向不远处的杏花树。

  杏花...又开了。

  唐元宵脑海里想起当初在杏花树下,夕阳下花瓣漫天下苏梨的样子。

  那样漂亮.......

  唐元宵闭了闭眼,呼出一口气。

  苏梨当时的样子,他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忘怀了。

  他也不想忘记,为数不多的美好的记忆,他想珍藏一辈子。

  唐元宵看看晒谷场的方向,就要转回唐家,就听见不远处村长家传来喧闹。

  “苏老师上电视了!”

  “苏老师真漂亮。”

  广告间隙,那些孩子跑到外面,尿尿的尿尿,疯跑的疯跑。

  唐元宵的脚步一顿,随即快步跑了过去。

  “苏...你们苏老师上电视了?”

  看到孩子肯定点头,唐元宵快步进了村长家里。

  电视上正在放广告,并没有苏梨。

  唐元宵呆了一下,才尴尬看向满堂屋和院子里的人。

  “元宵也来看电视啊,快坐。”村长反应过来招呼唐元宵,将自己做的板凳递给唐元宵。

  唐元宵推辞不过,尴尬坐下。

  大家纷纷和唐元宵打招呼,一直到电视剧开始。

  电视剧开始了,没有什么苏梨。

  唐元宵视线对着电视,眼神却呆滞,看得出压根注意内容。

  村长看了唐元宵几眼,知道他想看什么,靠近他低声说了一句。

  “苏梨刚才出来了,不过不会再出来了。”

  唐元宵尴尬点点头,低声应了一声。

  他待了一会,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回道没有一丝亮光的唐家,唐元宵抬头看看天空,看着夜空密密麻麻的星空,视线锁定在最亮的一颗星上。

  “你最终...发光发亮了....”

  苏梨就如同那天空上的星星,最终发光发亮了。

  说着类似话的还有邬生。

  “我的苏梨,在哪都发光发亮。”

  在苏梨进入电视台实习时,邬生就预料到苏梨有可能也会像之前在报社一样厉害。

  所以他早早和苏梨说好了,如果苏梨要在电视上露面了,一定要提早和他说,他好做好刻录准备。

  苏梨进入电视台实习后,邬生就先买了一套可以录电视的设备,就为了苏梨上镜录下来保存。

  苏梨争不过他,笑眯眯答应了,后来也和邬生说了。

  第二天新闻播出时,邬生想办法录了。

  唐陌很羡慕,他也想录,不过苏梨觉得不用录一份,所以没让他也买设备。

  唐陌虽然遗憾,不过还是很听话,只是在家守着电视认真看了。

  在杏花村的人震惊酸的时候,邬生邬琪华已经变着花样夸了苏梨无数次,说得嘴都干了。

  邬琪华在家重复播放苏梨上镜的录像带,邬生也嘚瑟的给人看,他们眼底的骄傲完全骗不了人。

  当然,大家也都很捧场。

  他们真觉得苏梨厉害啊。

  邬生在部队也特别高调的宣扬了,赞不绝口。

  这样一来一回,原先说的什么苏梨配不上邬生的话,少了很多。

  不是完全没了,不过却真的少了很多。

  邬生和苏梨正式订婚的消息,在部队里也不是秘密了。

  李献和叶欣兰也早就听说了。

  对订婚这事,李献内心很复杂,除了欣慰还有就是遗憾,欣慰自然是欣慰邬生终于要成家了,而苏梨是个不错的孩子。

  遗憾自然是因为自己不能去订婚现场,只能这样默默祝福。

  李献欣慰了,叶欣兰却不满极了。

  因为李献警告过她,所以叶欣兰没敢出幺蛾子,可是那内心的不满简直滔滔不绝啊。

  就算之前白心月那边出了那样的事,白心月不是良配,可是苏梨也不是啊。

  没有白心月,还可以有李心月赵心月,反正以邬生的身份,就应该有个门当户对的好妻子,而不是苏梨那一种!

  出生不好就算了,还离了婚带着个拖油瓶,简直不忍直视。

  叶欣兰不满意苏梨这个人,就算后来苏梨又在报纸发表了新闻,又在电视台露了面,叶欣兰还是不满意。

  不管苏梨表现多优秀,她嫁过人这一点,就永远不能让人满意。

  这是偏见,也是根深蒂固的想法,和在古代就算是公主,嫁过人就是不满意一个道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