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591章 什么是记者(一)

第591章 什么是记者(一)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37更新时间:2018-12-28 06:54:13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苏梨从厂里出来,本来是直接要去市里的,结果没几分钟,不经意看着窗外却看到了一个熟人。

  一开始苏梨差点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立刻叫停车。

  “大哥,麻烦停一下车。”

  司机一听急忙往路边停了车,苏梨下车往后看看,终于确定了。

  真的是熟人。

  “李奶奶。”苏梨抬脚大步跑了回去。

  是的,是的,苏梨遇到的就是李奶奶。

  当初苏梨要离开唐家,来县城独立准备考试时,就租了李奶奶的房子。

  李奶奶当初对她照顾颇多,她考上大学还给她送了礼。

  李奶奶家里只有一个人,这两年李红芹他们有时间就会过去看看,原本听说都挺好的,没想到这偶遇状况却不是很好。

  “李奶奶,你怎么样了?”

  苏梨急忙去扶住半跪在地上的李奶奶。

  李奶奶年纪越发大了,眼睛花的厉害,一开始没认出苏梨来。

  她就是觉得声音熟悉,急忙回答。

  “没事,就是摔了一跤,一时间没缓过来,缓缓就好了。”

  眼神不好,一下子就摔了,好在就摔了一下也摔得不重。

  不过老人到底是老人了,老胳膊老腿的,一下子还起不来。

  李奶奶觉得没事,苏梨却紧张得很,和赶过来的司机一起,将李奶奶扶到了车上。

  “李奶奶,还是去医院看看啊,我是苏梨啊,你还记得吗?以前租过你房子,我高考时你还给我煮过饭的。”

  “不用去医院,费那个钱干嘛...”她说完忽然反应过来。

  “苏梨,你是苏梨?那个大学生啊,我记得啊,我家里住过大学生我当然记得。”

  李奶奶努力去看清苏梨,聊了几句,司机已经将车开到县医院了。

  苏梨扶着李奶奶,去看了医生,说问题不大才放了心。

  不过这次摔得没问题,可是李奶奶老了,苏梨请医生开了些对老人家好的保健品。

  苏梨付了钱拿了药,就要和司机扶着李奶奶离开医院,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片混乱,夹杂着尖叫声。

  “杀人了!”

  “啊!”

  “杀了你,我杀了你,让你看不起我,让你贱,我都要死了,我拉一个垫背的值了!”

  一个疯狂而暴怒的声音后,是更大的惊叫声。

  苏梨当机立断,“快,扶奶奶上车。”

  可不能被人撞到了。

  车就停在门口,苏梨很快扶着李奶奶上了车,回头拉住一个从里面跑出来的年轻小伙子问。

  “里面怎么了?”

  “里面杀人了,一个男的把一个医生给捅了。”小伙子还在心惊肉跳。

  “医生?真杀人了?”苏梨追问。

  “嗯,那血都流了一地,可别提多吓人了!”小伙子拍拍胸口,“太吓人了,我要赶紧跑!”

  苏梨没再继续追问,没有一丝犹豫的利索去拿后座上的包。

  “大哥,你和奶奶在这里等我一下,我进去看看。”

  苏梨关上车门,和司机说了以后,摄像包就跑了进去。

  她这次来可是带着采访任务来的,虽然没有摄像师一起随行,不过摄像包被允许带过来了。

  本来实习生是没这资格的,不过苏梨已经上手了,情况例外。

  摄像机是老旧的,却足够用了。

  苏梨提着摄像包,一路往里跑进去。

  就这么一会,刚才还安静的医院已经完全乱了。

  穿着发黄的白大褂的医生护士乱窜,病人到处跑,到处都是嘈杂声。

  苏梨快步朝着嘈杂中心跑去。

  比起那种害怕的,或者兴奋的,苏梨兴奋又冷静得可怕。

  她这都是练出来的,也是条件反射。

  她去嘈杂中心可不是看热闹,而是之前的见习实习练出来的条件反射。

  听到这种事,她第一反应是记录下来,弄清楚情况。

  脚步匆匆,灵巧的躲避开路人的苏梨,很快看到了案发现场。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倒在血泊中,旁边站着嗣后的几个医生。

  “快止血啊!”

  而一旁,一个拿着一把匕首的男人却在疯狂的笑。

  那匕首上还沾着血迹,他笑着挥舞着,脸上满是疯狂,笑着,却又觉得悲伤透了。

  “止什么血,她就应该死!”

  拿着匕首的男人,年纪大约二十多到三十多,具体看不出来,人瘦得厉害,眼睛充血,他大叫着,因为刀没人敢上前。

  白大褂的医生,在混乱中开始了及时抢救,没顾得上男人。

  男人指着越来越多的白大褂医生护士,指着他们破口大骂。

  “你们救这个恶心的女人救得这么积极,为什么就不能救救我!”

  “说什么我得绝症了,活不过三个月了,我想活啊!”

  “你们说我没救了,好,我接受了,可我就是拿个药,还要看人脸色,我都活不了了,为什么还要被人看不起,为什么还要看人脸色。”

  “你们知道我的心情吗?知道我有多难受吗?”

  “你们穿着白大褂,是医生是护士,都厉害的人啊,不是应该好好对我们这些生病的可怜人吗?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看不起我,拿白眼看我,还骂我乡巴佬滚一边去,还说我听不懂话!”

  “我都要死了,为什么还要受这份罪,为什么!”

  男人是凤城县的人,用方言快速乱吼着,声音因为激动失控,有些模糊,不过在场的都是凤城县的人都听清楚了。

  事情起因,也差不多都知道了。

  挤在人群中最前面的苏梨,早已开了摄像机,将这一切都记录了下来。

  她听着男人的话,再看看地上的白大褂,脑海里第一反应就是‘医患矛盾’。

  在未来,这已经是稀松平常的了,各有各的苦,反正前世作为患者,苏梨太理解患者的心了。

  去医院就是身体不好,身体不舒服,人的心里也会变得极其脆弱,可谓身心都脆弱敏感。

  如果患上绝症,那更是天都塌了。

  这个时候,如果医生护士或者工作人员,态度不好或者怎样,心中的委屈愤怒可想而知。

  绝望又愤怒之际,冲动之下做出冲动的事,就如同眼前的事件,直接一刀捅了护士.......

  “担架来了。”

  随着一声喊,担架来了,几个医生急忙合力将人送上担架。

  “让一让,让一让。”

  担架从苏梨面前推过,苏梨终于看清了被桶的护士的面貌。

  那是一张有些陌生却又熟悉的脸。

  秦舅妈,那是秦珊珊的舅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