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572章 引起关注(二)

第572章 引起关注(二)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59更新时间:2018-12-28 06:53:44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对女人对自己的老婆拳打脚踢的,很多人都骂是人渣,可是骂过了也就骂过了,对打人的没有在造成任何影响。

  接下来该打继续打,谁也管不了。

  打老婆孩子天经地义。

  这是很多家暴男人的想法,也是时下很多人的想法。

  人家打老婆孩子,作为邻居路人,阻拦一下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其他的,都是人家的家事,外人不好管不好插手嘛。

  时下还没有反家暴法,也没有反对家暴,家暴就要离婚的女性保护思想,更没有找公安的觉悟。

  对这种家事,公安也没法管不是。

  在这样的形式状态下,还没有人对这种现象和问题给予关注,新闻报道就更少了。

  苏梨却报道了。

  以余姐的凄惨时间为切入点,将这件事报道了,与此同时,还引入了很多调查数据。

  那些数据让人触目惊心。

  经过数据统计,帝都各区针对各年龄、职位阶段,40%以上的女性,都承认遭受过家庭暴力,只是程度不一而已。

  40%中,其中四分一也就是10%,只是被偶尔打过。

  “一年也就一两次,吵架的时候就是被打巴掌或者被打一下头,推推搡搡,不会造成太多伤痕。”

  其中四分之二也就是20%,那情况就严重一点。

  “一年内会被打几次十几次,有时也会受伤,只是不是日日挨打,打得也不会太严重。”

  而身下的百分之十也就是10%,情况就是余姐这样的了。

  挨打已经是家常便饭,只要老公在家,只要不顺心随手就能打,只是看打得重不重而已。

  “...被打断腿或者手脚受伤,并不算稀奇事。”

  这一类人就是余姐配偶这样的类型。

  问卷调查不止针对女性,还针对男性。

  百分之三十以上的男性,承认打过自己的配偶。

  承认的这部分中,百分之八十以上的,都不认为自己打老婆有什么错。

  还是那句话,打老婆孩子天经地义嘛。

  他们打老婆孩子天经地义,那女性挨打受苦也是天经地义吗?

  苏梨在报道中,将这个问题通过余姐的事点了出来,或者说问了出来。

  余姐小产大出血,再加小腿也骨折断了,好不容易救回来,却失血过多,心灰俱灭,虽然人看似还活着,实则已经是行尸走肉了。

  “...我护着孩子护到现在,我就想平安将她生下来,结果...”

  “不过没生下来也好,没生下来她就不用跟着我受苦了......”

  余姐好似不知道痛一样,麻木着,在大家都哼哼的病房中,伤得最重的她,却木着一张脸,如同没有痛觉一般。

  照料余姐的护士,眼睛都是红的,因为气愤,因为心疼,因为无奈。

  余姐家就在这附近,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从很早以前开始就是医院的常客。

  余姐身上的大大小小的伤口,她都看到过,说惨不忍睹也不为过。

  除了小产断腿,她身上还有青青紫紫的伤口,挫擦伤、撕裂创不断,眼角、嘴角都被打青了,另外一只腿也有骨裂的症状。

  余姐这样惨,丈夫却只看了一眼,嘟囔一句没事就好,直接就走了。

  在医院走廊呼呼大睡,事不关己。

  因为小产下来的是个成型的女胎,所以他也完全不可惜,嘴里还嘟嘟,“丫头片子,没生下来最好。”

  这十余年来,他对妻子余姐做的那一些伤害加起来,都可以做老几年牢了。

  可因为他是丈夫,他完全不用有这方面的担心,只要没打死他就不怕。

  当然,打死他也不会怕。

  臭婆娘不经打打死了,也就是抬出去埋了了事,谁也不会去关注追究他的事。

  这种事,又不是没有过。

  如此的血腥和残忍,可除了女方的家人为她哭泣不值外,没人去关注。

  苏梨当初从医院出来时,整个人都是颤抖的。

  余姐老公骂骂咧咧的声音,还在背后断断续续传来,她拼尽全力才忍住没骂人。

  苏梨花了一个小时时间冷静下来,之后才写稿,稿子一气呵成,那些数据早已在她的脑海中,她要表达的也早已在心翻滚了无数次。

  因为老师带着苏梨去投稿,最后直接被采用,第二天就发了出来。

  这可真是新的不能再新的新闻了。

  看到新闻,再看看苏梨照相的配图,引起的震撼可想而知。

  报纸版面有限,苏梨拍下来的照片被缩小,又是黑白,比不上高清大图,不过却不影响效果。

  余姐在病床上毫无生气的样子,以及她丈夫没有丝毫悔意的样子,对比实在强烈。

  这样的新闻,这样的数据,怎么可能不引起关注。

  看了报纸的人,百分之六十左右的都被这则新闻吸引,一半以上的人展开了讨论关注。

  见报当天,在邬琪华和邻居炫耀时,新闻当事人所在的医院,陆陆续续有人去了。

  有些只是好奇去看,可大多都是因为关心,想去看看余姐怎么样了。

  之后两小时,陆陆续续有人来,医院的人才知道,原来是这件事上报纸了。

  那位护士没指名道姓,也在其中提到了。

  好些冲动的人,看到那丈夫都恨不能过去厮打一顿,唾弃的人不少。

  到十二点中午的时候,区妇女联合会妇女主任带着人来看望余姐,确认是不是真如报纸上所说。

  余姐的丈夫这才知道上报纸了,看那么多人来看,恨得要死,当着众人的面就狠狠打向了余姐,之后不管她的身体允不允许,拖着人就要回家,不让她在外面‘丢人’了。

  他的所做所谓,这一下真是引起众怒了。

  不说同为女同胞的女人,就是男人也受不了这男人了。

  那妇女主任被气得发颤,医院的护士医生去护着余姐,她们则直接去拉了男人,直接将他控制起来。

  看男人不依不饶的,最后一怒之下请了公安来。

  公安也是有女儿母亲姐姐妹妹的,这一看还得了,直接将他抓走了。

  什么家务事不好插手,他们再不动,人都要死了。

  不敢是是不是夫妻,要死人的事他们可不能不管!

  事情闹得太大,引起的关注越来越多。

  日报社很快接到不少民众的电话,都是询问这件事的。

  电话响个不停,相信还有很多来信还在路途中。

  苏梨的报道引起关注重视了。

  报社主编接到消息,出乎预料又觉在预料之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