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567章 不男不女(四)

第567章 不男不女(四)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52更新时间:2018-12-28 06:53:40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离婚?”邬夏呐呐重复,可是她面上没有太多惊奇,表示她不是没想过。

  “嗯,若是换我在你的处境,我会选择离婚。”苏梨顿了顿,目光有些悠远。

  “怎么说呢,原因一当然是因为邹立平的身体状况,不过这不是唯一的理由,这是先天发育的问题,错不在他,我没有歧视的心理。”

  “可是他们的问题,不只是身体出现问题了,最重要的是心里或者说心性问题。”

  “说亲时他们钻空子,我可以理解,瞒着身体状况结婚,我也能理解,可是结婚后在你发现情况后,不好好和你说,不好好对你,而是选择这样的办法,那就是他们的人品问题。”

  “他们从根上就坏了,这就是根本问题。”

  邬夏怔怔看着苏梨,苏梨佩佩而谈,句句在理,一句句让人听得心服口服。

  苏梨看邬夏听得认真,也就多说一些。

  “两性畸形就算不能恢复正常,可是也不是不能幸福生活,如果他们能真心待你,邹立平也能诚心待你,想来也不是不幸福的,可是......”

  邬夏猛点头,是的,就算邹立平这样,如果能好好过日子,她也能的,可是.....

  苏梨看着邬夏猛点头,心里酸酸的又软软的。

  “所以啊,我就说要是我,我大概会离婚。”

  没有两姓的婚姻不一定就不幸福,可是有家暴的那样欺辱的婚姻,绝对不会幸福。

  邹立平和邹母的本身人品就有问题了,不管造成他们如此是压力还是什么,苏梨不愿意邬夏为他们买单。

  若是外人,可以同情他们,可邬夏受的苦让苏梨不能。

  苏梨没有强迫邬夏接受她理念的意思,只是她的建议不会打折扣。

  “表嫂...你让我想想。”邬夏轻声道。

  “嗯,你好好想,这毕竟是一辈子的事。”苏梨点头看看时间,“这件事要和伯母和邬生说,还有奶奶和小姑姑也要说。”

  邬夏和苏梨说出来,又知道了最想知道的答案,这次没有任何犹豫。

  “嗯。”她用力点头,然后又犹豫问,“那...那他们怎么办?”

  他们自然就是邹立平邹母了。

  “他们啊,没事,交给我们就行了。”苏梨想了想,“这样吧,你去邻居家,我回去,一会我去叫你。”

  苏梨微笑,“放心,到时候邹家母子肯定不见了踪影,这件事交给我们。”

  邬夏看着苏梨的表情,用力点头,一直紧绷的肩膀猛地放松下来。

  她感受到了满满的安全感,因为她身后的家人是她强有力的依靠。

  从她新婚时开始,她的肩膀就一直没放松下来过,就算在梦里也如此,这么久了忽然放松下来,忽觉整个人好累。

  邬夏被苏梨送到邻居家,随即回了家。

  苏梨一进邬家,大家的视线就全部看了过来。

  邬琪华和邬生小姑姑是关心,邹家母子却不约而同的紧张。

  苏梨凉凉看了一眼邹家母子一眼,淡淡开口,“我们有些事要说,请亲家两位暂时先离开。”

  竟然毫不客气的直接赶人离开,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

  不过邬家的人,就算是小姑姑,也知道苏梨不是没有分寸的人,面露惊疑却没怪苏梨。

  邹家母子却被惊到了。

  “你...你怎么这么说话,是要赶我们离开吗?”

  母子两的心态都差不多,除了愤怒就是惊慌,他们为什么巴巴的赶来帝都,当然不是紧张邬夏,而是怕邬夏将邹立平的情况说给娘家人听。

  之前阻止邬夏回去,也是防止这个。

  如果邬夏说了.......他们简直不敢想象。

  越惊恐惊慌,他们就越想大声占理。

  “你算是什么东西,一个外人...”

  还没进邬家呢,凭什么这样说话。

  邹母的话还没说话,就被邬生打断了,“这里只有你们是外人!”

  竟然敢说苏梨算什么东西,找死呢!

  邬生生气,苏梨却淡定得很,“两位最好还是离开,不然我就要当着你们的面说些你们绝对不愿意听的话了。”

  邹家母子脸色一变,“你...邬夏那个贱人...她...她和你...”

  这次是邹立平说话了,脸色青一阵白一阵,脸都扭曲了,本来好好的一张脸,瞬间狰狞可怖起来。

  邹立平这一次开口,邬家脸色不约而同沉下去了。

  刚才道歉道得那么有诚意,还以为真有诚意,想不到转头就叫了贱人了。

  竟然叫邬夏贱人!贱人啊!还是脱口而出!

  邬家人面色大变,邹立平他们却顾不上了,看看苏梨冰冷的脸色,最后愤怒又忍耐的离开了邬家。

  邹家母子走了以后,大家都看向了苏梨。

  苏梨倒了一杯水喝,深吸两口气坐下,认真看向邬家人。

  “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苏梨低声将事情说了,小姑姑嘴颤抖着,被吓得话都说不出来。

  饶是邬生和邬琪华也变了脸色。

  “竟然...竟然还有这样的事,岂有此理!”邬琪华大怒。

  邬生面色一变,面上满是肃杀之气,“敢这样欺负我,不想活了。”

  小姑姑大口喘了两口气才终于缓过来,“天哪,天哪,我到底做了什么,我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竟然将邬夏嫁给了那样不男不女的人....”

  小姑姑嚎叫了一声,痛彻心扉,“邬夏这一年该多苦,该多害怕...我这个做娘的,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我...我都不如邬冬,不如一个弟弟,我到底造了什么孽啊,我家邬夏为什么要受这么多苦...”

  小姑姑嚎啕大哭,满满的自责。

  苏梨看着特别不是滋味,急忙起身去关门。

  邬琪华急忙去劝小姑姑,小姑姑却越哭越厉害。

  “我去接邬夏,她在邻居那呢。”

  苏梨低声和邬生说了,邬生一言不发和苏梨一起出来了。

  除了门口,邬生脸色很沉重,苏梨看着叹了一口气,“别太自责。”

  邬生抹了一把脸,“怎么能不自责...这些日子邬夏就在家里住着,我和妈一直想让她开口,却没发现她背负这这样的秘密...”

  “最后还是你...还是和你说了...”

  邬生看着苏梨,不管是不是在胡同,不管是不是随时会有人出来,忍不住一把将苏梨搂进怀中。

  “幸好有你...苏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