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563章 家暴

第563章 家暴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49更新时间:2018-12-28 06:53:37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邬冬为什么会带邬夏来,这件事情还得从邬冬暑假回家说起。

  邬奶奶去年年底,和过年后年初连接办了两场婚事。

  去年年底邬生正受伤时,邬夏出嫁。

  年后也就是年初,给邬秋娶了儿媳。

  邬冬暑假回去,家里少了二姐邬夏,却多了个嫂子。

  嫂子脾气好,又勤快,和家里没什么龌龊,相处得倒是不错。

  唯一的不好,大概就是邬夏一直没回娘家。

  邬春嫁出去后,倒是经常回娘家的,特别是他暑假回家,回娘家住两天都是家常事。

  邬夏却一直没回来,说家里忙。

  她作为新嫁过去的新媳妇,不能经常回娘家,邬冬在邬奶奶的劝说下也算理解。

  一直到邬冬要开学报到了,二姐邬夏还没回来,邬冬最后没办法,就在走之前拿着行李去邬夏嫁去的邹家和邬夏道别。

  结果这一去,邬冬被气得差点没被气死。

  邬冬第二次来邹家,去的时候还有些踟蹰犹豫,在门口犹豫了一下刚要叫门,结果就听到了里面传来打骂人的声音,还有邬夏的闷声。

  邬冬顾不上其他,冲进了邹家,正好看到邹立平打邬夏的画面。

  “助手!”邬冬看到立刻冲了进去,推开邹立平护住了邬夏。

  邬夏看到邬冬大惊,一个劲说自己没事,让邬冬快走。

  邹立平看到邬冬一开始还有点惊慌,后来就恢复了从容,似乎没发生之前的一幕一样,招呼邬冬这个大舅子。

  邹立平笑得出来,邬冬可笑不出来,他什么也不想手,一个劲的问邬夏有没有事。

  这一问一看,邬夏手臂上的新旧不一的青紫痕迹就露了出来。

  接下来的事,一下子就失控了。

  邬家春夏秋冬四姐弟感情本就好,邬夏之前因为婚事受挫,邬冬本就心疼他二姐,看到邬夏被打了哪里还能冷静。

  邬冬二话不说,就打向了邹立平。

  邹母看到邹立平挨打,哪里能站着,立刻去撕邬冬,邬夏一看又去护着邬冬。

  一时间,四人打成了一团,连村里人都惊动了。

  最后邬冬不管不顾将邬夏带出来了,说不要邹立平了,要邬夏离婚。

  “打女人打老婆的算什么东西,二姐离婚,不要在他们家受苦,你回家我养你,一辈子养你。”

  邬夏不想让邬冬管这些大人的事,不想影响他,不跟着邬冬走,邬冬一个小男子汉都哭了。

  邬家奶奶小姑姑最后都被惊动了,可是按照传统的办法,这件事在最后邹立平说改了之后还是会老样子。

  最后邬冬直接将邬夏拉上了火车,拉到了帝都,来找邬生邬琪华。

  “...他们之前来说亲的时候,明明说好会好好对二姐的,结果他们那样对二姐,这样还不如不嫁了。”

  “那邹立平看着人模狗样的,完全不是东西,他能打第一次,肯定能打第二次,二姐怎么能留下那家里!”

  “舅妈,表哥,你们一定要给二姐做主,我一定不要二姐回去。”

  邬冬身上衣服还有些脏乱,鼓着劲将自己的说法说了。

  本身就不能接受二姐被打的事,更何况如今的邬冬已经在帝都开阔了眼界,还是法律专业的学生。

  邬琪华和邬生听了邬冬的话,沉默不语,片刻后,邬琪华先起身,却是拉着邬夏进去了卧室里。

  邬琪华什么也没说,先脱了邬夏的衣服,检查她身上的伤。

  邬夏想拦着,邬琪华直接拍开了她的手。

  等脱了衣服看到邬夏身上的伤痕,邬琪华脸色一下变了。

  苏梨赶到邬家时,邬琪华刚让邬夏洗澡上了药。

  看舅妈表哥什么也不说,邬冬正一个人生闷气呢,看到苏梨来,眼睛一亮,可怜兮兮凑了上去,“表嫂。”

  “哎,人没事吧,怎么不洗洗,吃了饭吗?”

  苏梨上下打量邬冬,嘴里急忙问道。

  邬冬委屈得差点没哭,“表嫂还是你最好,表哥他们都不理我,我明明是为了二姐好。”

  邬生站在他伸手狠狠敲了他的头,“快去收拾收拾,别拉着你表嫂撒娇。”

  邬冬不敢反抗,不情不愿去了房间收拾了。

  “怎么回事啊?”苏梨这才问邬生。

  邬生脸色不是很好,“具体的还不清楚,那邹立平打了小夏,小夏又什么也不说。”

  出了这样的事,天气又闷热,闷得人烦躁,也没心情吃饭。

  苏梨和邬生去外面买了凉面回来,随便对付了几口,随后就关了房门谈事。

  邬冬又控诉了一番邹立平,还说邬奶奶和小姑姑太软了,嚷着要邬夏回家来,他一辈子养着她都可以。

  邬夏脸色难看,却不知为什么,还是什么也没说。

  她瘦得厉害,满腹心事,好似有什么事,又犹豫着没开口。

  除了邬冬这个疼姐心切的,邬琪华邬生苏梨看着都不想逼着她开口,准备给她些时间。

  “今晚在家里歇下,明天邬冬去学校报到,好好上学,接下来的事交给我们,你别管了。”

  邬琪华一锤定音,不管邬冬不服气的嘟囔声看向邬夏。

  “奶奶小姑姑那边,我会发电报回去告诉他们你们在我这里,小夏你就在家里住下,有什么事都有我们呢。”

  听到最后一句话,邬冬才不嘀咕了。

  邬夏就这样在邬家安顿了下来,她本身性格就有些内向害羞,加上婚事不顺,婚后又遭遇了这样的事,越发沉默。

  苏梨看天色晚了才驱车离开,顺道送邬冬。

  邬冬之前一直叫嚷,上了车反倒安静下来,只说心疼二姐。

  “你是个好弟弟...没事,总会有解决的办法,别着急。”

  苏梨安慰邬冬,回到家夜里躺在床上,却压根睡不着。

  家暴,是苏梨最不能容忍的。

  对女人动手的男人,不管平时多好,不管什么原因,要是苏梨是邬夏,不论如何也会离婚。

  华国文化里面有“家丑不可外扬”“别人家里的事不好管”的说法。

  很多人觉得被家暴这样的事情说出来,太丢人,而且为了孩子等各种原因就“能过就过下去”,不会选择离婚。

  除了现代很多人会离婚,在早前,女人都是默默忍受忍耐,忍几十年直到生命终止那一刻。

  邻居亲朋好友看到家暴,也因为是别人家的事不好管而不管,让这悲剧一直延续,甚至越来越严重,让家暴的妻子遭受了痛苦,更多的还会影响了子女的性格。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