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553章 气死

第553章 气死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25更新时间:2018-12-28 06:53:29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苏梨笑不出来。

  “对不起...”

  而唐元宵在有唐母在的场合,对苏梨能说的,永远只有这三个字。

  “没事。”苏梨摇摇头,“我...”

  她习惯了。

  苏梨捡起脚边唐母丢过来的黄布包,关上车门走到唐元宵面前递给他。

  “这是你的吧?”

  唐元宵接过包点了点头,低低应了一声。

  这包是他的,原本是他背着的,是唐母说可以帮他拿着。

  这些日子,唐母没出什么幺蛾子,唐元宵休息有时间就想按照唐母的要求,推她出去买点东西。

  本来气氛很好,结果一见到苏梨就又发疯了。

  唐元宵和唐母解释过好几次,苏梨的厂子和唐家没关系,可唐母没法接受。

  或者说她不想接受,她不甘心那么大的厂子那么多钱让苏梨一人独有,特别是在如今家里欠债的情况下,她就越发接受不了。

  唐母的不甘心,再看到苏梨竟然开小汽车的时候,全部变成了愤恨,和想占为己有的私心。

  唐元宵深吸一口气解释,“我没告诉她你借过我钱,她以为我一直欠着战友钱。”

  苏梨点头,她挺理解或者说赞同唐元宵的选择,这件事是不能让唐母知道,而且唐母知道家里还欠钱,也能老实一些。

  “你的钱,年底我凑出来就还你。”唐元宵再次开口。

  苏梨摇摇头,“不着急。”

  唐元宵没说什么反驳的话。

  当初娶苏梨的时候,他从没想过他还有一天还会借苏梨的钱。

  当初岁初来部队,知道苏梨考上大学后,他说让苏梨不要崛他可以想办法‘借’她钱让她上学,而苏梨说她有钱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那时候苏梨说有钱,他也没想到苏梨真能这样有。

  唐元宵看看苏梨的车,想起唐母说的话,心中莫名惆怅。

  因为他脑子里莫名闪过一个念头:幸亏苏梨和他离了婚。

  为什么会幸亏,因为如果苏梨和他离婚,那唐母会是什么嘴脸,唐元宵根本不敢相信。

  即便唐母是他的母亲,他有时候看着她,都会觉得可怕。

  唐元宵正想着就听到苏梨道,“你先去看看她们吧,我先走了。”

  苏梨说的她们自然是林欢竹和唐母,唐母那个样子,苏梨有点担心林欢竹。

  “嗯。”苏梨不说唐元宵也知道要告辞了,他得去看唐母。

  苏梨和唐元宵告辞,上了车直接出发了,唐元宵看着苏梨的车开远,深吸一口气快步进了疗养院。

  三分钟后,唐元宵顺着唐母的骂声,找到了林欢竹和唐母。

  看到亭子里的场景,唐元宵无奈又松了一口气。

  唐母依旧被邻欢竹用衣服绑在轮椅上,动弹不得,而林欢竹正坐在另一边,悠悠然看着外面,似乎没听到唐母的骂声。

  林欢竹打了个哈欠,就看到了唐元宵,她眨眨眼,将打哈欠出来的泪花眨回去,站起身打了招呼。

  “来了。”

  唐元宵点点头,没去搭理叫他的唐母,走到林欢竹面前。

  “嗯,谢谢你了。”

  林欢竹不在意摆摆手,“没事,你来了我就先回去了,这太阳晒得瞌睡,我要回去补觉。”

  唐元宵看林欢竹不在意唐母在一边的怒骂,心中还是松了一口气。

  唐母的样子,唐元宵感觉无奈又觉得丢人。

  子不嫌母丑,可是唐母在不停歇挑战他的极限,像今天这样,他就觉得丢人。

  “好,你先回去休息,我有时间找你。”

  唐元宵想谢谢林欢竹,却不是眼下这情况。

  “嗯,走了。”林欢竹说着伸手拍了拍唐元宵的手臂,无声给他安慰。

  林欢竹走了两步,却忽然被唐元宵叫住,“你受伤了?”

  林欢竹的外套绑着唐母,手肘上苏梨帮忙包扎的白纱布露了出来,唐元宵注意到了。

  顺着唐元宵的视线,林欢竹看看了一眼摇头,“没有,就是擦破点皮,是苏...她看到了非得要帮我包。”

  “那就好...”

  唐元宵看着林欢竹离去的背影,脑海里想起的是之前苏梨帮忙他处理伤口的样子。

  苏梨...苏梨确实是那样子,她对自己身上的伤口好似不在意,对别人身上的伤口却总是很在意。

  之前去找小唐陌时,他手上擦伤,苏梨也是一定要帮他擦药包扎,那一路帮着邬生和他都包扎过。

  苏梨...苏梨....

  唐元宵思绪纷乱,很快被唐母的越来越大的怒骂声打断。

  “要不要我帮你叫其他疗养院的朋友一起来听你叫骂?”

  唐元宵深吸一口气,站到唐母面前,沉声问了她一句。

  “你这个不孝子,为了那个贱女人敢这样说我,还不快帮我松开,你还敢让林欢竹那个女煞神就那么离开,她那么对我,你竟然还谢谢她!”

  唐母噼里啪啦骂了一堆,“活该她嫁不出去,就她那样的,哪个男人会要她。”

  唐元宵上前无声将捆住唐母的衣服解开,扒开唐母拉他的手,退后一步。

  “你要骂就骂吧,要折腾随便折腾,掉下轮椅了就趴着吧,我先走了。”

  唐母折腾的动作一僵,“你说什么?”

  “我说我先走了,接下来两星期我就不来看你了,说好的外出买东西也取消,以后你再继续这样折腾,我就隔一个月再过来。”

  唐元宵发现他不在,唐母就不会闹,只要他在她就闹,既然这样,那他干脆就不来了。

  唐母满脸不敢置信,“你...唐元宵你敢,你这个不孝子!”

  唐元宵转身就走,根本不理唐母的叫嚣。

  唐母看着唐元宵头也不回走,差点没被气得憋过气去,可她最后也没敢乱折腾摔下轮椅。

  林欢竹推她回来时,选择了偏僻安静的林中亭子里,她咒骂了两个小时,最后也没人来。

  不是没人听见,而是就是有人听见了才不来。

  唐母的尿性,疗养院好多人都知道了,所以不打算搭理她,任她骂。

  唐母骂着骂着渴了,渴了之后又饿了。

  中午的午饭,她因为激动要出去,根本没吃多少,就想去外面买点解馋的,吃不饱饿得就快。

  再然后,太阳落下后,人也冷了。

  没一会唐母就开始冷得发抖了,因为身下冰冷啊。

  唐母尿失禁这么长时间,一激动就会失控,她骂啊骂裤子都潮了大半,这天一冷下来,瞬间打哆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