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547章 背后的付出(一)

第547章 背后的付出(一)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215更新时间:2018-12-28 06:53:25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流言?”苏梨听到流言两字,一下子就想到了白天苗枝和她说过的。

  “对,就是那些不像话的流言...”钱胜利顿了顿,“不知道你听到了多少。”

  “我有听到一点,不过没放在心上,你们...”苏梨很少不解,“是不是有什么我不知道的?”

  虽说是邬生的朋友,可是苏梨和邬生毕竟还没结婚,上次见过后就没再见,而且之前出事,后来是陆陆续续在忙,也不会联系,按理不该联系她的。

  电话那一头的钱胜利听出苏梨的疑惑,也是满脸无奈。

  “呃...也不是有什么你不知道的,只是还是想和你解释一下,说什么邬生重新找了对象,并不是真的,就是我小妹帮着我跑了一次腿,然后她小孩子乱说话而已,就想请你千万不要误会...”

  钱胜利说得真是纠结郁闷死了。

  苏梨听着眨了眨眼,唔...好像不是同一个流言啊,关于这个她还真什么都没听说。

  不对...前两天邬生和邬琪华都和她说过两句,说要是听到什么流言别在意,流言什么的,苏梨经常听,当时听了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看来他们说的也是关于这个了。

  竟然还扯到了钱海洋的小妹,苏梨顿了顿,“你说的这个...其实我没听到什么流言...能和我说说吗?”

  钱胜利:“.......”

  他抬手拍了拍脑门,恨不能时光倒流,然后自己没打这个电话。

  打死钱胜利,也没想到苏梨根本没听到流言。

  “就...就...”钱胜利开了两次口,最后无奈苦笑,“你没听到啊,我还以为...”

  他纠结了两天,最后还齐集了赵钱孙李四个人商量了好一会,最后想来想去才想着还是解释一下,免得影响邬生和苏梨的感情。

  结果人苏梨压根不知道这事......

  可他又不能现在挂电话,他说出来了苏梨好奇了,就要解释了。

  钱胜利呼出一口气,看着面前三个不敢看他眼睛的好友,只能硬着头皮解释。

  “事情是这样的...”

  这事还得从好几天前开始说起。

  人贩子集团的事,被报道了好几天,好多人都知道了,部队里也有电视报纸,自然也不例外。

  再加上之前小唐陌还涉及其中,邬生还出动帮忙过,审判结束后,秦珊珊那番言论就传了开来。

  本身之前就有苏梨配不上邬生的传言,于是不少人在议论,而就在这关头,钱胜利那小妹来帮钱胜利送东西,在大庭广众之下,搂住了邬生的胳膊。

  邬生虽然很苦挣脱了,却好死不死的被最爱八卦的看到了,最后流言再次升级。

  说邬生不满意苏梨,所以找了另外一个门当户对的,传得像模像样的。

  邬生澄清过了,不过背后还是有人说,钱胜利听到后问过邬生,邬生只说不用在意,当时邬生因为其他事情脸色不是很好,钱胜利就以为是流言的缘故。

  钱胜利也结婚了,吃过一次流言的苦,差点没和妻子玩完,所以做不到不在乎。

  作为邬生的好友,钱胜利不想自己那还不懂事的小妹影响邬生和苏梨的感情,想来想去,就想替邬生解释一下。

  苏梨听完事情始末,“这样啊...”

  钱胜利叹了一口气,“对,就是这样,希望你不要在意,邬生对你很在意,之前要带我们和你一起吃饭,也是准备了很久,还和朋友绝交了....”

  钱胜利猛地闭嘴,在三位好友的无奈眼神中,啪的一声自打嘴巴。

  他这简直就是嘴上没把门了,说完了事情始末,一放松什么都说出来了。

  钱胜利在自打嘴巴,电话那一头的苏梨,这一次却是实打实的愣住了。

  “和朋友绝交了...是什么意思?”

  苏梨顿了好一会轻声问。

  钱胜利扶额,“弟妹...我今天真是...不过,既然说到了这里,说一说也没事。”

  债多了不愁,这话说多了,就多说点把,钱胜利破罐子破摔的倒是放松了。

  他拿着听筒坐下,拉家常似的道,“这事我们猜着你可能不知道,想不到你真不知道。”

  苏梨轻轻嗯了一声,表示自己在听。

  “邬生是我们这些哥们中,唯一还没结婚还没对象的,大家年纪差不多,从小一起玩,长大后该结婚结婚该谈对象谈对象,就邬生没有。”

  “等大家都结婚生子了,孩子都能打酱油了,邬生还是兴致缺缺,本来以为他就这样混了,结果就听到他找了对象。”

  “我们真是好奇,一直好奇,早前就崔他带给我们看看稀奇...呃,就是想见见你。”

  “结果他一开始推三阻四,说还没追上,一直拖,直到不久前终于松口了。”

  “他松口了,却有些不好的传言,邬生大概在意,所以这之前,都和我们见了一面。”

  苏梨听着钱胜利不紧不慢的声音,一下子想到了之前的事,想到了她那时候的纠结。

  她那时候还挺有压力,怕他的朋友不接受他.......

  “他和你们说了我的事,提前和你们打了招呼对吧?”苏梨笑了一下问钱胜利。

  “是也不是。”钱胜利喝了一口水,“他不止打招呼那么简单,还附带威胁呢。”

  事情过去这么久,当时的情况钱胜利还记得清清楚楚。

  邬生那时候约他们出来涮了羊肉,吃了半饱,在热气中邬生开口简单说了一下苏梨的情况,“...不管她离没离过婚,不管她有没有带个孩子,我都不在意。”

  邬生抬头看看他们,“我是真心实意要和她在一起的,她是我一辈子的选择,是我未来的妻子。”

  “我想请你们尊重我妻子,尊重她就是尊重我,我带你们见面,你们可别说什么难听的话。”

  “要是不能接受呢?”钱胜利当时多嘴问了一句。

  “不能接受啊,就以后别到苏梨跟前,更别当面说什么。”邬生毫不犹豫回道,“和你们说啊,不能接受的现在就说了,就不用见面了,不然到时候难看,朋友也做不了了。”

  邬生说出这话,冲突也就起来了。

  “这叫什么话,我们多少年的哥们了,难道你还要为了个女人和我们绝交?为了个女人值得吗?”

  邬生一听这话筷子就放了下去,“值得,她是我妻子,我放在心里的人,我们夫妻一体,我说了尊重我就是尊重她。”

  钱胜利带着感慨的语气,将当时的情况和苏梨说了,连同对话。

  苏梨怔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