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532章 救人(七)

第532章 救人(七)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098更新时间:2018-12-28 06:53:13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桃源村拐卖人口,这件事,要追溯历史,还真没法具体到哪一年。

  反正村里最老的老人就说祖辈就干这事了。

  人贩子这职业由来已久,而桃源村做这事也由来已久。

  因为地处偏僻,靠天吃饭实在太难了,难得娶不到媳妇,娶不到媳妇难道就这样断绝?

  最后就走上了这条路。

  本来做人贩子,按理应该不缺钱,可是他们一直很穷很穷。

  因为他们做人贩子赚来的钱,都用来买媳妇了。

  他们村里的女人少得很,或者说女娃少得很。

  大家家家户户就想生儿子传宗接代。

  村里的接生婆很会看,是男是女,看肚子就能看出来,是男孩就留下,是女孩就流了,偶尔生下来,也是不背重视的。

  日子过不下去了,或者为了给兄弟娶媳妇用,这些女孩子也会被卖掉。

  这些女孩子没觉得卖掉他们有什么不对,还会希望自己卖的钱多一点,没卖了之后也会勤勤恳恳和丈夫过日子。

  村里男人生下来,唯一的目标就是赚钱赚钱,然后买媳妇生孩子。

  一代又一代,就这样轮回,直到今日。

  因为祖上有将自己拐来的女人变成自己媳妇,最后这个媳妇防火烧了全家的案例,之后就有遗训,就是村里人自己拐来的媳妇,千万不能带回村子,更不能做媳妇。

  所以他们不断拐妇女卖,最后又从其他人贩子手里买媳妇,一直都是这么干的。

  除了买来的,剩下的还有一部分是出了很多聘礼去其他地方娶回来的,不过都不多。

  桃源村看着和其他普通村子一样,天天种地干活,只是在农闲时候,那些男人才会分批出去做买卖。

  剩下的人就在村里等着他们赚钱。

  他们不觉得买卖女人是犯罪,只觉得那是他们的营生。

  这一次苗枝他们被买回来,也是如此。

  村长儿子见识多,未来不出预料也是要继承他爹的衣钵继承村长职位的,他比其他后生眼光要高得多。

  他看了三次了,可是没一个看得上的。

  不是嫌人不好看就是嫌人身材不够好,或者嫌弃人家没文化,嫌弃来嫌弃去,终于挑到了合意的。

  苗枝细皮嫩肉,还有野性,人漂亮肉滑溜手感也好,他都挺满意,最后花了大价钱买了下来。

  这价钱差一点的都够买两个了。

  村里人又夸又羡慕。

  村长儿子将苗枝带到地窖,脱了她的衣服,免得她逃跑后,看着苗枝的样子,那是恨不能立刻就行事的,可是最后生生忍下了。

  村里有习俗,结婚传宗接代是大事,得在好日子办才最好。

  村长儿子就死死忍下了,等着村长给他看好大喜日子,每天没事下去解解馋。

  苗枝恨死也羞死郁闷死了,太过绝望差点没自杀。

  一家人辛苦了十几年,好不容易攒钱买到的媳妇,怎么能让人自杀。

  村长儿子恨生气,后来没少教训苗枝。

  过了两天,很好运气的,好日子定下来了。

  村长儿子很高兴,迫不及待和苗枝分享了这个消息。

  “我们成亲结婚的日子已经定下了,等结婚了咱们好好过日子,你放心只要你生得出儿子,安安心心和我过日子,我会对你好的。”

  苗枝一点没感觉到好,她只想逃,可是压根逃不出去。

  被关的第五天,苗枝终于想办法摸出了地窖。

  她顾不得没穿衣服,随便裹上毛巾,就想逃,结果才出院子,就被村民和狗发现了,又被抓了回去。

  之后地狱般的日子苗枝不想回忆,等到了结婚的日子,苗枝整个人恍恍惚惚,离疯已经不远了。

  她终于被带离了地窖,被两个女人按着洗了个干净,然后还给她打扮,穿上了崭新的大红嫁衣。

  可嫁衣穿好了,绑她的绳子,塞在她嘴里的毛巾也随之而来。

  拜堂、坐在堂屋听着一村人办喜酒,被迫听着热闹,苗枝心如死灰,已经决定今晚能拉一人拉一人,共赴黄泉。

  好死不如赖活着,可是她真的熬不下去,她知道今晚等着她的是什么。

  他们大概以为,彻底成为了村长儿子的人,她就会安心过日子了,可她做不到。

  宁死也做不到......

  就在苗枝想着怎么死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了异常,再然后竟然听到了苏梨的声音。

  苗枝一开始以为自己是幻听了,可是就算幻听,可不管是不是幻听,苗枝还是竭尽全力想求救想引起注意。

  苗枝手脚被绑,又被两女人拉着动不了,唯一能动的是头,她拼命动想引起注意。

  可没一会,她就听到了低低的威胁。

  “要是不想让那个和你一起来的女人死,你就乖乖的!”

  苗枝自己想死,可是想到那个一路照顾生病的她,那个共患难的女孩子,她却舍不得他死。

  苗枝一下子僵住了没在挣扎,就在她绝望的以为苏梨就这样走时,峰回路转,她被救了。

  想起半个月内经历的一切,苗枝再想一想之前无忧无虑的日子,只觉恍然若失,仿佛那是上辈子的事情。

  她恨桃源村的人,恨他们所有人,她咒骂着咒骂完又上前抓起一个女人大声问。

  “和我一起来的那个女孩子在哪里,快带我去!”

  那女人看着跟过来的苏梨和邬生,再看看对着他们的黑漆漆的枪口,哆嗦着点头。

  “我知道,我知道在哪里。”

  “你敢!”

  这女人话音刚落,立刻响起了三声暴喝声。

  来自村长、村长儿子还有那买了女人的男人。

  那男人看着近三十了,拼死拼活好不容易买来了个媳妇,怎么甘心就这样被救走。

  “不许带他们去,我就不信他们真敢将我们全部杀了,我们这么多人呢,还打不过他们几个!”

  村长精神一震,无视公安的警告,也大喊。

  “没错,大家家里都是有家伙的,快冲出去拿,他们是公安,根本不敢打死人!”

  村长这一鼓动,所有村民都蠢蠢欲动。

  那个男人就更是要跳起来了。

  就在这时,就听到异口同声的冷哼声。

  “谁说我们不敢!”这是队长和邬生。

  队长看了一眼邬生,随即毫不犹豫对着村长的腿就是一枪。

  “砰”一声后,就是村长杀猪般的惨叫。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