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516章 一锅端(四)

第516章 一锅端(四)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43更新时间:2018-12-28 06:51:30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络腮胡瞳孔猛地一缩。

  “你说什么?”

  他一脸见鬼的表情,“你胡说八道什么!”

  张组长再次冷笑,“谁胡说八道了,我说的是实话。”

  “终日打雁,却被雁啄了眼,想不到吧?”

  络腮胡嘴角扯了扯,脸扭曲了一瞬,死死看着张组长。

  “我不信,就那一天到晚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屁孩,他们懂个屁,还能啄了我,别想刺激我,我告诉你我不信!”

  那些孩子能顶个屁事,能做个什么!

  “呦...受刺激了。”相比络腮胡的激动,张组长反倒越来越镇定。

  这是之前他们商议好的审讯技巧。

  络腮胡心神强大,普通的审讯,怕是什么都审不出来。

  他不交代也不影响他的判刑,可是他不说话不交代,那些被拐卖的妇女儿童下落就找不到,多少家庭等着呢。

  所以他们必须想办法撬开络腮胡的嘴。

  今天已经审一天了,他几乎是刀枪不入,唯一关心的就是内部的叛徒内奸。

  可是根本没有叛徒内奸,络腮胡的样子,就是不能接受失败的样子。

  大家集合了一下,经验丰富的公安们,总结分析后,想在络腮胡越来越不耐烦的时候,可是说出实话,让他受刺激,以击垮他的自信心,让他开口。

  张组长本来就是要在络腮胡又饿又困的时候开始的,络腮胡越来越烦躁,他也就不藏着掖着了。

  张组长笑得意气奋发,络腮胡看着却无比刺眼。

  他嘴角抽搐了一下,猛地拍桌,“别想骗我,就那些小屁孩!快说是谁,我死也不要做冤死鬼,我要知道我死在谁手里!”

  络腮胡将桌子拍得砰砰响,情绪激动到了一定程度。

  他说不相信,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却一直往下沉。

  他真的不能接受这个现实。

  张组长也是经验丰富的主,自然能看出络腮胡的真实心理状态。

  “你明明信了嘛。“

  张组长呵呵笑,“怎么?是不是很受打击?”

  “我没信,谁说我信了!”络腮胡立刻反驳,“就那些小屁孩能做什么,别想骗我,那些蠢女人只会哭的小屁孩...呵...”

  张组长也呵,“怎么不可能呢,你以为之前为什么能那么准确的抓了你那么多人,抓的地点还那么准确,就是因为那孩子啊,他记得那些地方,还记得那些人的脸,所以...”

  张组长可没撒谎,络腮胡却听不下去了。

  “放屁,放屁,就那小屁孩,他能记住真是见鬼了!”

  他骂完,忽然猛地起身,死死盯着张组长,“是谁,你告诉我是谁!”

  “你不是不信吗?”张组长呵呵他一脸。

  “快说是谁,你说名字,我倒要看看我死在谁手里!”

  “你觉得我能告诉你吗?总之告诉你了,你死在了一个孩子手上。”张组长继续呵呵。

  “你...你...告诉我,让我见见他!”

  络腮胡满脸不甘怒吼。

  “你老实回答交代我的问题,如果全部老实交代清楚,我可以给你透露点信息。”

  张组长好整以暇.

  “先告诉我是谁!我要知道是谁!你告诉我了我就交代!”

  “先说在交代。”张组长有恃无恐。

  张组长太淡定,最后是络腮胡失败告终。

  “好,我交代,我交代,我交代了你就得告诉我!”

  “如果你表现好,我可以给你提供一点信息。”张组长给他看到点希望。

  络腮胡咬牙切齿开始交代,他交代的信息,很快有人去验证,一晚过去,各地又确认解救了二十个受害者。

  两天后,络腮胡又闭嘴了,说不告诉他是谁,他就不说了。

  张组长终于给他透露了一点信息。

  “那孩子...是在帝都图书馆被你们拐走的。”

  张组长原以为络腮胡不知道,或者想不出来,结果络腮胡一下子就想到了。

  “那个叫唐陌的?”

  他满脸震惊,眼底满是疯狂,“不可能,不可能!”

  他一下子就想起来唐陌,连名字都叫了出来,倒是让张组长愣住了。

  他没想到络腮胡竟然想得起来。

  张组长不知道,络腮胡早前就拐过小唐陌,结果被苏梨救回去了,还折了他用得最顺手的人。

  从那时候开始,络腮胡就记住了小唐陌和苏梨,心里发誓要将小唐陌拐到手。

  后来络腮胡辗转又去了凤城县,结果没看到小唐陌和苏梨,就在他要放弃时,却在帝都偶遇了苏梨。

  从那时候起,他就再次将计划提上了日程。

  后来又失去了苏梨和小唐陌的消息,直到有一次偶然去吃饭,却遇到了落单的苏梨。

  那时候络腮胡看看周围环境,想也没想决定立刻行动,将苏梨抓上了车,他都想好等他玩一玩,就将她卖到深山老林或者让千人枕万人骑了。

  没想到的是苏梨竟然逃脱了!

  络腮胡简直不敢相信,他难得亲自有兴致亲自动手,却不曾想被苏梨逃脱了。

  苏梨不止逃脱了,还掰断了他的小手指!

  络腮胡带着手铐的手,不自觉摩挲着小手指,咬牙切齿,忽然想到了一个词——克星。

  他不愿意承认,可是还真是克星!

  在苏梨吃了几次亏,好不容易才有人帮忙抓到了唐陌,结果...

  那小屁孩,当初被抓时,和普通的孩子没什么茶杯,这次怎么会......

  不就是大了一点,可是那大了一点有什么用,十几岁的少年他们都不怕,十几岁二十几岁甚至三四十岁的妇女,他们也不是没拐卖过,可是有什么用!

  都是些没用的废物而已!

  那唐陌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你是不是骗我的?那唐陌怎么可能做到这一切,是他那妈苏梨做的吧?我早就知道这女人不简单,想不到!”

  络腮胡咬牙切齿,眼底闪过的蚀骨恨意和杀气,和几年前的一模一样。

  张组长看着他的目光心惊,而听到他再次熟练说出苏梨的名字,越发惊讶。

  “你...你还认识苏梨?”

  而且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是不是苏梨做的,难道他们原本还打算拐了苏梨?

  “你怎么认识苏梨和唐陌?”张组长面色一沉,猛地抓住络腮胡的胸前的衣服。

  络腮胡看着张组长的反应,咬牙切齿。

  “竟然真是他们!竟然真是他们!”

  一字字带着蚀骨的恨意,恨不能咬碎他们的骨头吞下去。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