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515章 一锅端(三)

第515章 一锅端(三)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168更新时间:2018-12-28 06:51:29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作为集团头目之一的络腮胡,是在打拐行动最后一天,才被抓的。

  等被抓到时,络腮胡除了不解还是不解。

  他算是集团创始人之一。

  早年,也就是几年前,还没有集团这一说。

  他当时日子艰难,机缘巧合之下,开始了拐卖孩子的活。

  第一单心惊胆颤的买卖后尝到的甜头,让他彻底欲罢不能,走上了这条道。

  后来他卖得多了,认识的人也多了,之后他和一个专门拐卖妇女的和一个偷幼婴儿的就联合起来了。

  拐卖妇女的那是是女人,别看是女人,心却狠得狠。

  她占着自己长着一张脸和善的脸,到处跑,诱惑那些姑娘给他们找活计赚钱或者给她们找好老公为由,拐骗了多少姑娘。

  他们三人合伙后,慢慢的生意越来越大,下线也发展的越来越多大,胆子也越来越大。

  不过就在越来越肆无忌惮的时候,他们在四年前差点被一锅端。

  好在他们幸运的逃脱了。

  吃一蛰长一智,经过这次的事件后,他们三人就开始越发谨慎。

  他们不再直接参与拐卖活动,而是之指挥,为了避免被一锅端,每个线每个线之间相互不认识,分工明确,就是被抓了一两个人,也不影响大局。

  那以前偷幼婴儿的是个有本事的,他有一张能将死人说活的嘴,最理解人的心里,根据经验还总结出了最利于他们的方法。

  集团里的人根据他的办法,一层层传下去学习,越来越厉害。

  他们越来越讲究,不像以前盲干,而是大胆中带着仔细,观察入微,尽可能的避免危险,就算被抓了也有一套应对的方法。

  这一点苏梨之前就遇到过。

  当时她都把小唐陌救回来了,可是那些人贩子就是咬定小唐陌就是她卖的。

  他们通过观察能迅速判断苏梨是继母的身份,还会通过自我催眠,让方公安等人都差点相信他们说的是真的。

  而络腮胡,也有他的过人之处。

  他不在亲自动手了,可是还是会继续出动,他无处不在,神神秘秘,又哪里都没他,他伪装能力惊人,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被抓。

  他们三个创始人,都有各自的厉害处,合作后如虎添翼,简直就是毫无破绽。

  按照一般情况,就是打拐,最多就是打到几个最前线拐人的。

  可莫名地,在络腮胡他们还不知道的时候,却莫名被人抓到打到了内部,一次性被抓了不少骨干。

  这些骨干知道不少事,被抓是很危险的。

  络腮胡等三个合伙人,一开始以为是内部有人出问题了,或者有人潜伏进来做了间谍。

  他们排除半天,谁都有可能,谁都有怀疑,又谁都没问题。

  当他们开始相互猜忌时,公安动作越来越大,只逼得他们心惊胆颤。

  络腮胡他们三人顾不得猜忌,只想尽量保全力量,躲过这一次浩劫。

  可惜变故来得太快,络腮胡设计让公安抓了两位合伙人要跑路时,最后竟然也被抓了。

  被抓到后,络腮胡依旧是不敢置信的。

  他明确知道,自己这次被抓住后,是不能善了的,所以他更想弄明白,他为什么会被抓!

  络腮胡被抓到后,依旧处在震惊中,不管公安怎么审问,他都不回答,他只问一个问题。

  “我为什么会被抓,我们内部是不是有叛徒?还是你们安排了人打入了我们内部?”

  这是络腮胡唯一能想到的,唯一能猜到的,他就想知道是他是死在哪个杂种手里。

  他设计了两个合伙人进去,他的情况肯定被交代清楚了,他不做无谓的挣扎,他就想知道他怎么死的,死在哪个人手里。

  络腮胡被抓到后,一直重复着问这个问题,问便了所有来审讯他的人。

  络腮胡发现他问出这个问题后,发现听到问题后,那些公安表情的诡异。

  说出不为什么,也形容不出是怎么诡异,反正就是诡异得不行。

  有些公安虽然掩饰,可他眼睛,看得出来。

  有些公安则毫不掩饰,还能好脾气回答一句或者反问一句。

  “叛徒?呵呵...你觉得是叛徒啊,你自己猜猜。”

  “你自己猜猜是谁?”

  听了几次差不多的反问后,络腮胡越来越不耐烦。

  他问了一天,最后依旧没得到答案,而且公安们的表情,让他越来越烦躁。

  他眼底越来越暗沉。

  等到了夜晚,络腮胡和普通人一样开始困,可是他困了,却不能像普通人一样就睡。

  他注定是睡不了的。

  他必须交代之前拐卖的人的去向,交代更多的情况。

  络腮胡完全不想交代,因为交代不交代对他都没影响,那他为什么要交到。

  他就想知道谁是叛徒,公安都不告诉他,他就更不要回答公安问题了。

  “告诉我谁是叛徒!”

  络腮胡再次看到亲自抓了他的公安,看他满脸阴沉的脸色,再次开口。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实交代之前做下的事。”

  络腮胡又听到这句话,真是烦躁得要死,他看着面前公安的脸,脸上闪过恶意开口。

  “那小子死了吗?看着那么年轻,结婚了没?和你很亲近吧?”

  亲自将络腮胡抓回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张组长。

  他是最新帮忙找小唐陌,最新跟进情况的,掌握的情况最多,后来小唐陌自救后发回来的资料,让公安部知道了他的存在,之后的每一次抓捕他都有参与。

  这一次也是他亲自带人将最狡猾最难抓的络腮胡抓了,这可是大功劳,可是这大功劳不是那么好拿的。

  他带的一个后背,被络腮胡捅了两刀都没放开才将人抓到的。

  络腮胡此时说这话,想到病房里还生死不知的后背,张组长怎么能不心痛。

  他看着恶意满满的络腮胡,额头青筋跳动了两下,也露出了一个恶意的笑。

  络腮胡看到他笑容,心里有一个不好的预感,“你笑什么?”

  “笑你啊,天天高高在上拐卖那些柔弱的女人小孩,你是不是特别看不起他们?”

  络腮胡没回答,可他的表情已经给出了回答。

  他是看不起他们,在他看来那些女人孩子,就是他的赚钱工具,和那些做生意的卖的一件衣服一个包子差不多,只是他这个更值钱而已。

  在络腮胡的不屑中,张组长冷笑。

  “叛徒...我告诉你,没有叛徒!你被抓不是因为叛徒,而是你最看不起的孩子。”

  “什么?”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