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目录>

第489章 积压

第489章 积压

小说: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作者:花开花落年年字数:2223更新时间:2018-12-28 06:51:09

  

  全本言情小说 ,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

  这一年过年,唐元宵去没选拔,自然是能好好过年的,学校也放假了,他在年前将唐母接出了疗养院,带回家属院过年。

  唐元宵和唐母过了个团圆年,唐母好不容易出来疗养院,又因为知道自己儿子还欠着家属院好些钱,不敢放肆,倒是安安分分过了个年。

  唐元宵真是大大松了一口气,也觉得自己之前的选择真是没错。

  过完了年,唐元宵要忙,就把唐母送回了疗养院,也等不得过元宵节。

  等元宵节要到了,唐母非要给唐元宵买双新鞋子,说是给他过生日。

  唐元宵没办法,抽空就带唐母出去转了一圈。

  回来时,正遇到秦珊珊。

  唐母和唐元宵,看到秦珊珊那肯定都无法预料。

  唐母如临大敌,又恨又急的。

  “秦珊珊,你来干什么,抢了我们家那么多钱还赶来!”

  秦珊珊一听到那四千块钱,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

  唐元宵看到唐母那恨不能上去撕咬秦珊珊的样子,急忙制止。

  “妈,你别骂了,别又闹出事,快进去。”

  唐母看到秦珊珊哪里能不骂,恨不能吃了秦珊珊呢。

  “汤圆你让开,我怎么能不骂,这个臭女人,我呸,我骂不死她。”

  唐母扒开唐元宵,那叫一个激动。

  唐元宵很不耐烦,“妈,够了!”

  他沉声呵了一声,唐母瑟缩了一下住了嘴。

  唐元宵看向秦珊珊,“有事吗?”

  秦珊珊还没回答,就听见一阵脚步声从后面传来。

  唐母和唐元宵都看向了来人,似乎是认识的,秦珊珊也就回头。

  来人不是谁,就是林欢竹。

  林欢竹看看他们几个,“唐元宵,伯母。”

  她打了招呼,好奇看看秦珊珊,这是唐元宵对象还是什么呢?

  “你回来了。”唐元宵勉强一笑,大了招呼。

  唐母看到林欢竹,立刻就瑟缩了一下不动了。

  秦珊珊皱眉看着林欢竹,眉头皱得厉害,这女人...又是谁。

  不伦不类不男不女的,可是唐元宵对她态度不错啊,难道是新欢?

  秦珊珊看林欢竹不伦不类,一身气势却不凡,看着不像普通人,心里火气就一股一股往上冒。

  她这么不幸,凭什么唐元宵就有新欢!

  秦珊珊冷哼了一声,“唐元宵,借一步说话。”

  唐母立刻警铃大作,“你敢,你又想害汤圆,秦珊珊我告诉你...”

  林欢竹本来都要错身而过打算走了,这一下又停下了脚步,看看唐元宵难看的脸色。

  “需要帮忙吗?”

  唐元宵看看林欢竹点点头,“麻烦你把我妈推进去一下。”

  林欢竹爽快点头,“好。”

  说着就接过了轮椅,“伯母回去了啊。”

  唐母被林欢竹推住,本来破口大骂的嘴立刻又停住,瑟缩了一下,欲言又止着到底没敢对林欢竹说什么,最后被推了进去。

  唐母这本来惧怕的表现,在秦珊珊看来就是听话了。

  为什么听话,自然是因为这个人可能是未来儿媳了。

  以前唐母也挺她的话的!

  秦珊珊看心中所想变成了现实,眼底慢慢发红,那种背叛那种恨,铺天盖地。

  “唐元宵,你可真是好样的啊!这么快就找到了新的女人。”

  唐元宵深吸一口气。

  “秦菜花,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也别想折腾出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秦珊珊看到唐元宵冰冷的表情,被气得浑身颤抖。

  “好,很好,唐元宵,你可真够无情的!”

  她因为唐元宵,失去了女人最珍贵的东西,又被迫嫁给了苏旦,再到现在.....

  秦珊珊的眼睛慢慢发红,“唐元宵,你看到我这样子,你竟然连一句关心都没有,你可知道,苏旦是个什么样的坏男人!”

  “那个酒鬼喝了酒就打人,他还将我五个月的孩子生生踢掉了,你看到我这样子,竟然连一句关心都没有!你可真够狠心的,我这一切都是因为谁!”

  唐元宵眉头一皱,他刚才看到秦珊珊根本没想到她怀孕的问题。

  现在听秦珊珊说孩子五个月被踢掉了,才察觉异常,他觉得不舒服,可是.....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这和他有什么关系,秦珊珊一切都是作茧自缚,一切都是报应而已。

  秦珊珊听到唐元宵轻飘飘的一句“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脸色雪白,不敢置信。

  雪白后,她的脸又发红了。

  这发红,是气的。

  “好,唐元宵,你行,你行,你狠,你给我等着!”

  秦珊珊遭到唐元宵如此冷漠对待,又看到了林欢竹,又恨又气,心痛绝望恨得咬牙切齿。

  “唐元宵,唐元宵...”

  她爱了这么久为了他可以付出一切的男人啊,到了现在也依旧这样无情冷漠。

  屋漏偏逢连夜雨,秦珊珊走了没多久,天空竟然开始下起了雨夹雪。

  秦珊珊回到家时,整个人已经冻得发紫,濒临崩溃。

  她身心都受到了重创,可这一切还不是尽头。

  她回到家里等到的不是温暖的热水被窝,关心的问候,而是酒气冲天喝得烂醉的苏旦。

  苏旦等秦珊珊,等啊等,等啊等,一边等一边喝酒,等秦珊珊回来已经烂醉如泥。

  一喝酒就力气大增的苏旦,看到秦珊珊回来,二话不说就一巴掌打了过去。

  秦珊珊被打得摔倒在地,好一会爬不起来。

  而这,在慢慢长夜只是开始。

  苏旦的拳打脚底,犹如雨点般在身上落下。

  秦珊珊哭着喊着,浑身潮湿冰冷却怎么也挣不脱苏旦的魔抓。

  门,离她不过两臂的距离,可是却怎么也够不到.......

  苏旦打得累了,拖着秦珊珊去了床上,开始新一番的折腾。

  这一夜,秦珊珊再一次身处地狱中。

  第二天天明,秦珊珊浑身冷汗去全身疼痛醒来。

  她身上青青紫紫,还有各种见了血的抓痕,头皮一阵阵疼痛。

  而苏旦正在一边呼呼大睡。

  秦珊珊看到苏旦,条件反射瑟缩了一下,眼底满是恨意恐惧。

  她趁着苏旦没醒来,哆哆嗦嗦下去穿了衣服,然后夺门而出。

  出去后,她想了一下,又回来拿了相机。

  秦珊珊背着相机,目光直直的幽幽的最后来到了摆摊的公园。

  她开始摆摊,可是没人上前来。

  秦珊珊一直眼睛被打青了,嘴角也被打出了血,逢头垢面不说,那一身的阴郁恨意,让人看见就退避三舍。

  此时的秦珊珊的负面情绪积累到一定程度,多迟钝的人,都不会想靠近她的。

  秦珊珊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原地坐了多久,或者说僵了多久。

  直到她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那是苏梨的声音。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